你的教會為何該成為社交俱樂部?

ByGARY L. WELTON | 基督郵報客座撰稿人
2017年03月20日|08:26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基督郵報或其編輯的意見。)

別誤會。教會意義遠超社交俱樂部。但也有證據表明,我們的教會需要成為社交俱樂部。

  • Gary L. Welton
    蓋理L.韋爾頓(Gary L. Welton)博士是格羅夫城市學院心理學教授和機構評估的副院長。

作為基督教領袖、意見領袖,美國的世俗化是我們必然關注到的一個問題。有調研表明,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自認為是無神論者。按照喬納森·希爾(Jonathan Hill,我從前的學生)在他專著Emerging Adulthood and Faith(暫譯為“擺脫成年與信仰”)中的說法,這種局面常常爆髮式出現。無神論者數量的增加並非由教會裡那些虔誠人群轉變而來,而是來自於那些自認為很少去、不怎麼去教會的人。參與宗教活動的青少年很容易成為虔誠的成年人,儘管有時也有證據顯示他們在成長的時候會經歷幾年上下求索的時光。

無論如何,作為信仰宗教的父母,我們很關注自己兒子、女兒們的信仰成長。有什麼因素有可能影響下一代,讓他們會繼續成為有信仰之人的呢?

Like us on Facebook

格羅夫城市大學(Grove City College)心理學系的一個研究團隊評估了191名13到16歲間青少年的宗教信仰狀況,並在四年之後進行了回訪。該人群的宗教程度下降不大,卻也很明顯。來自這些即將成為成年人的反饋表明,從一定意義上說,相對比四年之前,他們不那麼傾向於宗教了。

宗教狀況的穩定與衰退之間有何預兆呢?

作為調研的一部分,我們詢問那些即將成為成年人人的他們朋友、家人和其他一些重要的成年人之間的社交互動和共有價值觀的狀況。

他們社交關係的頻率和質量又如何呢?

結果表明,只有青少年與他們朋友的社交互動能影響他們的宗教穩定狀況。青少年與朋友們的活動頻繁程度非常重要。我們花在青年團體、青年外出活動上的時間是非常重要的投資。

然而,你不必擔心我是鼓吹在所有教會生活中進行年齡區分隔離的做法,我接下來就要說青少年與家人、其他重要成年人的社交互動甚至比與朋友社交互動更重要。

這些家人和成年社交互動有31%到42%可能成為宗教狀況穩定的標誌。我與教會裡青少年們一起的時間對他們未來的宗教狀況非常重要,這就像我承擔家長職責對孩子的未來極其重要一樣。我們和青少年們在一起的時間能穩固住下一代的信仰狀況。

然而,為了不讓讀者你誤會我又要建議減少敬拜與教導以增加社交互動時間,我現在就要提到另一個變量——共有價值觀——這是更強大的影響因子。

當青年人表示他們自己與朋友、家人和其他重要的成年人擁有共同價值觀時,他們的宗教信仰就更加穩定了。共有價值觀對宗教穩定性的影響力比社交互動的影響大32%到47%。作為意見領袖,我對教會裡孩子們、青少年而言可謂影響深遠,正如我作為家長對孩子也影響深遠一樣。確認共有價值觀有助於穩定下一代的宗教狀況。

現在,我們能把這兩部分區分開了。我認為只有要通過社交互動,才能讓青少年來理解、欣賞我們擁有的共同價值觀,跨越代際鴻溝。社交互動和共有價值觀其實具有內在關聯。

我們教會必須繼續成為敬拜神、教導基督徒的堡壘。然而,教會生活在社交層面也有其價值所在。

在一個家庭不穩定、人群流動太尋常的文化里,人的社交狀況越發艱難,在這種情況下,重要的是我們教會能提供青少年、即將成年之人所亟需的社交穩定性、力量和支持。我們的教會不能忽視其在基督教教育中的職責,但也不應忽視基督教人群的社交需求。

我們的教會不僅僅是社交俱樂部,但必須提供必要的社交支持,在世俗壓力的文化之中促進宗教的穩定性。

(翻譯: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