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人應立法保護保守派學生的言論自由

BySamuel Smith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2月27日|01:56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共和黨人應立法保護保守派學生的言論自由
(圖:基督郵報/Sam Smith)
2017年2月25日,在馬里蘭州奧克山蓋洛德國家度假酒店及會議中心舉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上,專家們進行關於美國高校的言論自由問題的專題討論會。左起:電台主持人、作家勞倫斯·瓊斯,保守派活動家阿曼達·歐文斯,保守的評論家麥迪遜和主持人布萊恩·伯尼思。

馬里蘭州國家海港——除非共和黨議員通過法律,禁止大學對保守派學生權利置之不理,否則全美校園基督徒學生說出自己想法的權利仍會繼續被左翼學術領袖侵犯,一位學院院長周六在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簡稱CPCA)上說。

馬修·斯伯丁(Matthew Spalding)博士——華盛頓特區私立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教育項目院長——參加題為“事實,不是感覺:雪花、安全空間和觸發警告”(Facts, Not Feelings: Snowflakes, Safe Spaces and Trigger Warnings)的專題討論會,參加討論的還有兩位保守派活動人士,她們都有在大學校園表達保守觀點的第一手經驗。

過去幾年來,學院、大學和教授報復或者審查那些表達或者想表達諸如婚姻或墮胎等問題保守觀念的學生,許多這類的事件都記錄在案。

據報道,就在去年,一名就讀於密蘇里州立大學的碩士學生因為對同性婚姻的觀點而被趕出了諮詢項目。另一起事件中,南阿拉巴馬大學的一家反墮胎學生組織被命令停止建造臨時的“無辜者的墓地”(Cemetery of the Innocents)。

Like us on Facebook

參加小組討論的麥迪遜(Madison Gesiotto)榮獲2014年度美國俄亥俄州小姐,她是俄亥俄州立大學的法律系學生,她在2015年寫作了關於墮胎怎麼會是“美國黑人的頭號殺手”的專欄文章后收到威脅。她向觀眾解釋說,她的專欄文章發表后,她被校園其他人威脅和騷擾,甚至被學校法律雜誌開除。

據此前報道,美國俄亥俄州立政府並沒有保護麥迪遜,也沒有制裁那些威脅她的人。她說,去年行政人員甚至試圖讓她向那些威脅她的人道歉。

麥迪遜和另一位參與討論的阿曼達·歐文斯(Amanda Owens)——保守機構“未來女性領導”(Future Female Leaders)創始人——建議觀眾中保守的大學學生,如何打擊校園中對他們的偏見。

她們建議,他們需要招聘保守派加入校園組織,並與其他保守派組織和地方組織合作,以集會和其他公共事件的形式推動事業發展。

她們還表示,高校管理人員審查的學生組織需要尋求諸如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等法律組織的幫助,這些組織非常樂意在法庭上代表言論自由的觀點。歐文斯還建議,保守的大學生應該在校園創建和學生的對話,這樣其他人就可以理解其政治立場背後的善意。

但無論保守派大學生如何在自己的校園打擊偏見和言論自由的鎮壓,斯伯丁堅稱,還有更大的政治鬥爭,需要州議會立法解決這個問題。他聲稱,現在是共和黨議員進一步採取行動的時候。

“共和黨人對州議會的控制,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多。因此,他們有很多資源,”斯伯丁解釋說,”言論自由,就像所呈現的,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應該投入這些戰鬥中,恰恰像[麥迪遜和歐文斯]展示的,但你必須記得,這是場政治鬥爭。”

“當涉及公立校園,州立法機關需要使用更多資源,對自由言論設立更多規則,”他繼續說道。“當涉及私立機構,那就更難了。你怎麼對他們動用資源?你需要做的是,打破他們的壟斷。高等教育整套經濟模式絕對腐敗了。他們從政府得到了30%至40%的預算。這種方式不能繼續下去了。他們沒有壓力進行改變。”

斯伯丁總結說,當涉及校園自由言論問題時,共和黨需要繼續採取攻勢。

“這不僅僅是個更大的政治問題,這非常重要,不僅僅是言論自由,”他強調說。“我們必須捍衛言論自由,但那隻是防守。我們需要繼續採取攻勢,追擊學術界,特別了是那些付出了巨額捐贈的人,他們支付了6萬美元的學費和住宿費。”

“這是絕對荒謬的。除非他們有真正的壓力,允許保守派的聲音以某種方式參與這種討論,我們就不會看到這些校園的變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