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可以看《天堂小屋》嗎?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3月8日|01:48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電影《天堂小屋》顛覆上帝傳統形象引爭議 主演回應
(圖片:theshack.movie)
奧克塔維亞·斯賓塞(右二)在電影《天堂小屋》中飾演上帝,這部電影將於2017年3月3日在各大影院上映。

取材於同名小說的電影《天堂小屋》剛剛上映就熱議不斷,許多知名基督徒領袖認為這部電影中出現了神學錯誤,提醒基督徒務要警惕。

  • 基督徒可以看《天堂小屋》嗎?
    (圖片:卡門·拉伯德提供)
    卡門·福勒·拉伯德,長老會信徒委員會(Presbyterian Lay Committee)主席,廣播節目《重新聯合》(The Reconnect)主持人。

基督郵報採訪了卡門·福勒·拉伯德(Carmen Fowler LaBerge),廣播節目《重新聯合》(The Reconnect)主持人,她認為這本書及電影在某些重要方面有不符合聖經的謬誤。

“[媒體公司] 獅門娛樂在無意識的背景下建構電影,試圖解決人們對這本書的一些擔憂,” 拉伯德說到這部電影的爭議,“所以, 我們在神學上並沒有期待心靈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會以同樣的方式工作。”

“但是用這種方式解釋是為了回應對電影的一些最激烈的批評,也就是,呈現出現的神不僅是三位一體,而且聖父和聖靈以人的形式表現出來,”她指出,這種有形的呈現“與舊約和新約中聖父和聖靈的呈現方式背道而馳”。

Like us on Facebook

然而有些人抗議說,人們對這部電影太小題大做了,尤其是因為這顯然是一部虛構的作品,從未宣稱是聖經。 基督郵報記者問拉伯德是什麼讓威廉·保羅·楊格(William Paul Young)的《天堂小屋》不同於其他虛構寓言文學作品,比如同樣採用聖經主題的C·S·路易斯《獅子·女巫·魔衣櫥》。

“亞斯蘭是路易斯書中代表基督的人物,是三一神唯一的位格,雖然這有形地呈現出來,但書中從未明確稱其為‘基督’或‘耶穌’,”她說。

但是在《天堂小屋》中,裏面的人物自稱為三一神,而且他們明確地自稱是三一神中的具體位格。”

她指出,美國普羅大眾可能不太會理解 “我們試圖在這裏分享的神學有多淺薄”。

“所以我擔心的是會有數以千萬計的人觀看這部電影,很多人會認同痛苦的深度與真實,生活中的邪惡”,併合理地質疑神在其中的位置,拉伯德說。

這部電影回答了一些問題,“以我們應該探討的方式”,她繼續說道。

這部電影3月3日(星期五)上映,帶我們走入麥克·菲利普斯(薩姆·沃辛頓飾演 )的世界。在經歷了一場家庭悲劇之後,他陷入很深的低谷,甚至開始質疑自己的信仰。面臨信仰危機之時,他收到了一封神秘來信,邀請他去俄勒岡州荒野深處的一間廢棄小屋。儘管有種種懷疑,麥克還是踏上了去小屋的路途,並邂逅了包括“帕帕”(斯賓塞飾演)在內的三個陌生人。通過這次邂逅,麥克找到了重要的真理,這會改變他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的理解,並永遠地改變他的生命。

觀看過這部電影的基督徒可能會發現“電影中描繪上帝的方式與上帝在舊約和新約聖經中彰顯自己的方式如此不同” ,拉伯德說。

但是明確持有符合聖經的世界觀的基督徒只佔美國人口的很小一部分。

正如基督郵報此前所報道的,由美國文化和信仰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喬治·巴納(George Barna)主持的一項最新調研表明,無論用何種標準衡量,只有10%的美國公眾,僅有4%的美國千禧一代仍持有基督教世界觀。

“因此,去成為‘闡釋者’,這就成了基督徒的工作,因為同時熟悉文化和聖經,可以去幫助那些在情感和屬靈上受到這部電影影響的人……幫助他們從電影帶來的影響中走出來,進而明白聖父、聖子與聖靈關係的真理,”拉伯格強調。

榮獲奧斯卡最佳女配的奧克塔維亞·斯賓塞(Octavia Spencer )在劇中飾演“帕帕” ——演繹聖父的角色 。她接受基督郵報的採訪時說,她喜歡這個故事,因為這部電影所呈現的“ 與上帝的傳統形象和我們腦海中上帝的樣式都不同”。

  • 莫勒認為同性戀療法「膚淺」 罪人需要拯救而不是修復
    (圖片:SBTS/EMIL HANDKE)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院長阿爾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在聖經輔導認證協會(Association of Certified Biblical Counselors,簡稱ACBC)年度會議上發言,此次會議於2015年10月5-7日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舉行。

但是,南方浸信會神學院院長、《The Briefing》主持人阿爾·莫勒(Al Mohler)上周在其網站上寫道,《天堂小屋》說明了福音派基督徒“失去了聖經辨謬的藝術”,這是源於“對聖經知識的巨大缺失”造成的。

“在評估這本書時,必須要記住,《天堂小屋》不過是一部虛構的作品,” 莫勒說。

“但這也是持久的神學辯論,這是不可否認的。很多著名的小說和文學作品都包含着不正常的神學,甚至異端教導,關鍵問題是這些異常教義是故事的特色還是作品的信息。”

最令莫勒感到困然的是,很多人被這些明顯的神學信息吸引了過去,但他們並沒有區分聖經真理和謬誤的能力,“不能看到這在許多關鍵問題上與聖經產生衝突。”

“沒有教義就沒有洞察力,”他最後總結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