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夫漢克改信東正教 基督教研究所創始人家人要其辭職

ByStoyan Zaimov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7月14日|05:28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漢尼·葛夫漢克
(圖片:FACEBOOK/HANK HANEGRAAFF)
「聖經解答者」漢尼·葛夫漢克(Hank Hanegraaff)。

基督教研究所(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下面簡稱CRI)創始人華特·馬丁博士(Dr. Walter Martin)的家庭成員呼籲CRI現任主席漢尼·葛夫漢克(Hank Hanegraaff)辭職,因為他從福音派改信東正教。

馬丁博士的家人多數都簽署了這項聲明,要求這位“聖經解答者”辭去領導職務。

馬丁博士的長女吉爾·馬丁·里奇(Jill Martin Rische)周四接受基督郵報電話採訪時表示,她和許多其他福音派基督徒對葛夫漢克4月正式加入東正教感到“震驚和意外”。里奇與丈夫凱文·里奇(Kevin Rische)一起帶領華特·馬丁事工 (Walter Martin Ministries)。

她認為,葛夫漢克在“聖經解答者”節目上的教導融合了東正教和福音派的觀點,她稱這“根本不誠實”。

Like us on Facebook

葛夫漢克7月在NPR夏洛特分台WFAE的採訪中說,他的神學信仰在極大程度上並沒有改變。

他說:“所以在基督教信仰的主要和基本教義上,我與福音派、羅馬天主教會和東正教站在一起。”

但是,里奇提及了一篇發表在waltermartin.com上的文章,其中強調了東正教與福音派神學之間的主要區別,並說兩者之間沒有大的分歧乃是謊言,比如在唯獨聖經方面。

“福音派相信聖經是絕對和最終的權威,而東正教卻不是,”她說。

福音派人士相信得救是神的恩典,她補充說,東正教認為得救是基於善行的過程。

里奇認為,葛夫漢克一直“嘗試將東正教神學與新教神學融合起來”。

她指出,她的父親在1960年創立CRI,表示現在由一名加入東正教的人帶領該機構非常不妥。

“一位東正教信徒帶領一個新教事工是不可行的,”里奇說。

“你要麼是東正教,要麼是福音派。從神學角度看,漢克·葛夫漢克在‘聖經解答者’節目上教導東正教,這是很不誠實的做法。”

簽署這份呼籲葛夫漢克辭去CRI主席聲明的人還包括里奇的丈夫和馬丁博士的其他家庭成員,包括馬丁的孩子——丹尼爾、伊萊恩和黛比,以及他的遺孀達琳。

聲明稱,葛夫漢克轉入東正教,馬丁“也會感到震驚”。

“CRI是建立在聖經的絕對權威和因信稱義的教義上,而這是東正教的教義所否認的。拒絕這個基礎就是拒絕聖經真理。從歷史和神學角度看,東正教和福音派是明顯不同的信仰,無法融合,”聲明的部分內容寫道。

“鑒於此,葛夫漢克先生應立即停止在新教‘聖經解答者’節目上教導東正教教義,並辭去基督教研究所主席之職。從聖經的角度來說,不透明是不道德和不誠實的。”

辛迪·馬丁·摩根(Cindee Martin Morgan)也是馬丁的女兒,她沒有簽署聲明。在5月基督郵報的採訪中,她反駁對葛夫漢克轉信的批評。

當時辛迪告訴基督郵報,“我的父親華特·馬丁博士教導天主教會持守基督教的‘本質核心’教義。他不同意該教會添加的一些教導,並警告要提防這些。”

她補充說:“鑒於東正教會與天主教會在一些方面非常相似,並且持守基督教教義的本質核心——我相信馬丁博士以同樣的方式來看待這個教會。”

“他從來不會宣布這些教會中有人‘離棄了信仰’,如果一個人在基督里的信仰透過他們生活中顯明出來。”

辛迪告訴基督郵報,雖然不想變成一個姐妹之間的論戰,但她認為里奇關於父親信仰的說法並不真實。

作為證據,她向基督郵報發送了馬丁博士對羅馬天主教評論的系列作品,這位已故的CRI創始人說:

“今天正在發生一場偉大的運動,新教正在與羅馬天主教再次合一。共產主義的威脅正在推動東正教——希臘人、科普特人、埃及人——和羅馬天主教徒聚在一起……我願意回到一個普世教會和有一位最高主教的模式,如果這個教會的神學符合神的話語……我們用聖經權威來試驗一切,包括教會,任何不符合聖經的都不值得我們效忠。我們效忠的是基督。”

馬丁補充道:“雖然我是受勸說加入浸信會,但馬丁·路德的話在我裏面迴響,他被問到:‘我們給人民什麼呢?路德,他們是如此習慣於聖物、向聖徒祈禱,以及教會這麼多年以來視為神聖的傳統。如果我們接受你所說的,我們該怎麼辦?’路德回答,‘耶穌基督。唯獨耶穌基督。古往今來,教會有耶穌已經足夠。唯獨基督。這是我的立場,上帝幫助我,我別無其他。”

里奇澄清說,福音派與東正教之間的具體分歧有待討論,而不是爭鬥。

“我們與希臘東正教的不同,已經有數百年了。我們不能接受這些神學方面的差異——我們如何解釋聖經——我們不能不顧這些差異,將兩者融合在一起,因為葛夫漢克覺得他需要這樣做。”

不過,里奇說她會繼續為這位CRI主席祈禱,尤其是他抗擊套細胞淋巴瘤,他在5月被診斷出患有這種罕見癌症。

“我不希望任何人經歷癌症的痛苦。我曾那麼近地看見過,這是一件可怕的事,非常痛苦。我永遠不想看到有人受那樣的苦,我會為他及其家人禱告,”里奇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