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齋期為所有基督徒而設

ByAARON DAMIANI | 基督郵報客座撰稿人
2017年03月1日|08:47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基督郵報或其編輯的意見。)

  • 亞倫·達米亞尼
    亞倫·達米亞尼(Aaron Damiani)是芝加哥以馬內利聖公會教會主任牧師,著The Good of Giving Up: Discovering the Freedom of Lent(暫譯為「捨棄的益處:大齋期中找到自由」)

常有這麼一個誤解,那就是基督教的大齋期(四旬期)只是為了其他一些基督徒而設:天主教基督徒、超級屬靈基督徒和東正教基督徒,還有那些喜歡繁文縟節熏香繚繞的千禧一代們。

但大齋期並不只是給一部分基督徒預備的。實際上,所有基督徒都受邀參與到這個塑造靈性的季節——並不是為賺得他們的救贖,而是將救贖的意義內化到自己身心之中。我們需要一個屬靈的春天來除殘去穢,在我們靈魂中為福音紮根預留出空間來。

我沒有從小守大齋期的習慣,從小到大,我學到追隨耶穌的方式就是閱讀聖經、遵循聖經,從來不提“大齋節”(Lent)這詞。但沿着這條軌跡,我依然發現了一些大齋節的做法——聖經里的一些作者和人物曾強調在一段時間內要禁食、禱告、慷慨。這些人物包括摩西、以利亞和耶穌。我們的救主自己就在登山寶訓(馬太福音6章1-18節)中提到了這三項大齋節操練,並要求門徒在他復活之後禁食(馬太福音9章15節)。

Like us on Facebook

耶穌自己就背負起這禁食、禱告並慷慨的輕省擔子。這擔負讓他更親近天父的愛與能力。他最早的追隨者們也效仿這做法。

生活在羅馬迫害下的基督徒也背負起這輕省的軛來親近他們的救主。他們需要基督給他們的屬靈壓艙石,在禱告、禁食和慷慨中靠近他。不僅如此,對許多從異教背景中脫離而出成為信徒的人而言,這也是一種門徒操練的實踐方式。當這些信徒們照顧寡婦、救助被丟棄所在城市陋巷裡自生自滅的嬰孩時,他們恩典的果效就大大增加。

出於這些以及難以言盡緣故,主后325年,來到尼西亞大會的神父、神學家們決定要求所有基督徒在復活節前40天禁食、禱告並踐行慷慨。正是這群教會領袖為我們總結出了《尼西亞信經》,澄清了之前的種種珍貴教義,其中包括基督完全的神性,與父神永遠並存的地位。

為何我們接受尼西亞神學方面的禮物卻不接受其教牧指導呢?這兩項都屬於全部教會,並非“另一群”基督徒。

最後,大齋期也讓我們用一種切實可行的方法與全球受苦難的教會相聯合。生活在富裕西方的基督徒可以把大齋期當成與那些為信仰耶穌基督而受迫害的弟兄姊妹保持團結的一個良機。

國際敞開的門(Open Doors International)最近發佈的一項報告指出,全球超過1億基督徒因信仰受迫害。在齋戒期間放下一些舒適安樂,我們就能將自己的禱告和財富奉獻出來,讓無論是同城或海外受苦難的弟兄姊妹的苦難有所紓解。正如齋戒期間的其他做法一樣,這種帶着愛的團結能將善延展到復活節之外。

作為牧師,我很明白,沒有誰喜歡被外力或者羞愧來強迫進行屬靈操練。我當然不會這麼做!所以,這隻是一封通往充滿喜悅朝聖之旅的邀請函,並非強行軍。

我發現,大齋期很像是通往聖地的旅程,是讓聖靈變得鮮活栩栩如生的屬靈歷程。40天的掙扎與悔改有助我們明白,救贖的歷史並非觀看旁人比賽一樣,而是我們要受召參與其中的一場鮮活、生動的戲劇。沒有哪個基督徒應該置身事外。

齋戒並非我們最終目的。復活的喜悅就在前頭。東方傳統的基督徒們喜歡論述“光明的悲哀”((Bright Sadness),這是標志着每個基督徒將經受住復活節前的黑暗。

在齋戒的春天中,冬天慢慢讓位於夏天——生命、日出和盛宴就在不遠處。每一天的光照越來越長。大齋之期如同描繪了基督徒之旅的畫卷。這旅程從我們的釋放延展到我們的天家。這是信仰與盼望的日子,是希望與期待的時刻。

操練齋戒的邀請函乃是發送給所有基督徒的,並非只有其中一部分。其方法都記載在聖經里,也都源自早期教會的實踐。齋戒讓我們更貼近受苦難的教會,讓我們為復活節做好預備。願這個大齋之期成為你的一個屬靈之春,而非只是其餘一部分人的。

(翻譯: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