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為什麼基督徒必須佔領媒體、好萊塢和大學?

ByMichael Gryboski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3月6日|04:51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 為什麼基督徒必須佔領媒體、好萊塢和大學
    (圖片:Charisma House/Frontline)
    比利·哈洛韋爾(Billy Hallowell)2017年即將出版的新書《斷層線》(Fault Line)封面。

《信心電報》(Faithwire)資深編輯比利·哈洛韋爾(Billy Hallowell)在其新書《斷層線——天翻地覆的文化劇變如何威脅自由言論及塑造下一代》(Fault Line: How a Seismic Shift in Culture Is Threatening Free Speech and Shaping the Next Generation)中呼籲虔誠的基督徒參與到世俗信息渠道中,像新聞媒體、好萊塢以及大學。

這本書將於3月7日出版,哈洛韋爾透過新聞媒體、娛樂以及高等教育這三大信息渠道,考察了世俗與自由意識形態對美國日益增長的影響。

這位《火焰》(The Blaze)前編輯哈洛韋爾告訴基督郵報記者,抵消對美國社會世俗影響的一個重要途徑就是參與到主流信息來源當中。

“不予理會不在場的人很容易,而不予理會在你身邊,和你一起工作的人要難得多,”哈洛韋爾說道。

Like us on Facebook

“當你了解一個基督徒的時候,當你在大學了解一個保守派的時候,作為同事就更難不予理會了。”

《福克斯新聞》(Fox News)的保守派社會評論員西恩·漢尼提(Sean Hannity)為《斷層線》作序。他在序言中寫道,這本書“將帶您了解各領域中一些含有偏見的案例,同時也會曝光表明這些信息給民眾帶來影響的數據和事實。”

“儘管媒體、教育、好萊塢有世俗和明顯自由派的性質,但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讓自己了解社會上發生的事件,以及是誰在真正掌控着我們所消費的信息,”漢尼提寫道。

“《斷層線》也同樣挑戰保守派和基督徒不要退出這些領域,哈洛韋爾懇求讀者進入到這些領域,成為製片人、演員、新聞記者和教授,參與到文化當中——或者採取其他方式,以確保他們的聲音能夠在紛亂中被聽到。”

哈洛韋爾上周五就該書接受基督郵報採訪,他分享了一些建議,給那些響應號召去從事好萊塢、新聞或者高等教育工作的基督徒。

基督郵報: 是什麼促使了你寫了這本書呢?

哈洛韋爾:這是一本經過很長時間才完成的書。這本書談到了我作為新聞工作者、作為在媒體工作了長時間,並長期觀察好萊塢的人發現的問題。我越來越關注許多問題中的公眾所在,以及文化所在。就是看着這些問題中過渡和變化的數據,比如從離婚到婚姻的所有數據。因此,我開始自己思考,“好吧,是什麼推動這些發生呢?是什麼如此快速地改變着文化?”我開始去分析這個問題。

如果你是個孩子,你不和家人一起去教會,而你的家人也許在他們的看法上並不堅定,你大概只能其他三個學習的地方。你從媒體學習,從好萊塢學習,從大學學習。所以,那就成為了焦點,我開始意識到,我的天啊,這就像三分天下,這三大領域在各樣話題上都影響着我們要相信什麼。因此,那真的促使我開始寫這本書。

基督郵報:新聞媒體、好萊塢和大學這三者中,你認為哪一個對基督教最不友善呢?

哈洛韋爾:最近,我覺得是好萊塢……因為有些人就是真的相信有些東西是對的,他們想要以一種會改變想法的方式將其呈現給大眾,因為他們認為那是對的事情。

我會說好萊塢是第一個,緊接着的第二位可能是媒體。我認為媒體中有一種無知。並不是每個記者都這樣,但是你大範圍去看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多報導主流新聞的人,可能他們並不太了解基督徒,可能他們本身並不經常去做禮拜。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07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全美只有8%的新聞記者每周去教會。那個時候,差不多有40%的人說,他們每周都去教會。所以那隻是一個風向標。但是這向你表明,在理解基督徒和保守人士上有斷層,因為這兩個群體對媒體上描述他們的方式有非常、非常相似的抱怨。

我會說這兩者都是這樣,但是真的很難,因為還有大學,對吧?他們多年來對待保守價值觀和學生的方式,以及對待基督徒的方式也是非常有問題的。

基督郵報:你的結論是,媒體、娛樂和大學道德衰退的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沒有虔誠的基督徒。對那些考慮進入這些受控於世俗和自由主義的實體的基督徒,你會給出什麼建議呢?

哈洛韋爾:我們很多時候都在抱怨,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有很多的偏見和不實的報道,而且很難進入這些領域。但與此同時,我認為我們退出了,因為我們感覺——作為基督徒和/或保守人士——我們被忽視,被不實地報道,我們沒有被充分地代表,我們用隔離和退出那些領域的方式來反抗。

我會建議,第一件事情是你必須看重你的價值觀,確保你堅定地相信你持守的,然後你得參與進去。

我在有信仰的媒體工作,我認為以信仰為題材的電影很棒,但是我認為我們也需要在這些常見的領域中佔有一席之地。我業餘時間在大學教書,因為我想在那裡有一席之地,因為我很喜歡和學生一起工作。

所以,我想說,在你的專長上努力工作,同時我們也需要的更多的製片人、導演、出現在鏡頭中的角色、鏡頭背後的人、教授,還有新聞工作者。我們需要更多的基督徒擔當這樣的角色,我想說,做你想做的任何其他的工作。預備你自己。帶着堅定不移的價值觀參與進去,佔有一席之地,佔有真正堅實的一席之地。一個人也會幫助帶來改變!

(翻譯:Sarina / 編輯:Priscilla)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