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非洲20多萬穆斯林歸信基督的故事(一)

ByMichelle A. Vu | 基督郵報記者
2012年03月22日|04:00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過去7年間,超過6000間新教會在非洲18個國家的穆斯林中間被建立,數百名酋長和阿訇成為了耶穌基督的跟隨者。就在幾年內,非洲45個“未得”的穆斯林佔多數的族群,可以獲得神的話語,由於3000多間教會在他們中間的建立。

這些鼓舞人心的驚人數據,還有火熱的敘事,自然地從傑里·特勞斯代爾(Jerry Trousdale)口中流淌出來。他之前是一名西非地區在穆斯林中間的植堂者,現在則帶領穆斯林族群中的門徒培訓運動。

特勞斯代爾是新書《Miraculous Movements》(奇跡運動)的作者,也是國際CityTeam的國際事工主任。上周他接受了基督郵報採訪,談到其團隊成功卻反常的門徒培訓戰略、為什麼失望曾讓他一度離開使役,還有他覺得做一名牧師甚至比做一名傳道士更難。

下面是採訪的節選。

基督郵報:我對你們的門徒培訓戰略很感興趣,通過培訓人們作門徒來帶領他們歸信,而不是先歸信再作門徒。你能講講為什麼要把順序翻轉過來嗎?能否比較一下你們實施這項戰略前後的成果?

特勞斯代爾:超過你想要的,我可能會給你更多背景描述,但這對你有幫助。CityTeam是一個50多年前開始的事工,在北美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救援佈道事工。10年前,事工主席讀了《Good to Great》(從優秀到卓越)這本書,他意識到CityTeam在傳統的慈善事業方面做得很好--每年有數萬人由於他們的慈善關懷作悔改禱告、接受耶穌--但他開始問資深的工作人員一些問題。“我們接觸到的城市變得有什麼不同?”“舊金山變得有什麼不同?屬靈水準如何?它改變得怎麼樣?”那些都很難量化。這個城市被改變得怎麼樣?當沒有簡單的答案時,他們告訴我們,卓越必須是耶穌的話語去培養門徒。

Like us on Facebook

坦白講,我們不知道怎麼做那個。我們嘗試很多事情來培養門徒,但是我們不擅長於此。我們擅長於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但不是培養門徒。

我自己的道路很不同。我在生命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傳教士。我牧養差派型教會。我在傳教方面取得了碩士和博士學位。我的心在傳教上,但是大概40歲的時候,我開始懷疑我們是否擁有在屬靈上的神學,你是否可以用那些話語,去完成在這一代中的使命。

我思考了馬太福音24:14,看起來沒有方法克服所有這些巨大的障礙。有很多我們不能進去的國家,有很多缺乏改變的障礙--盧旺達,基督徒的基督徒種族滅絕--在高度受限地區建立一個教會要付出極高代價,更別說數百數千。還有如此多事情要做,看起來我的孫子輩可以看到神完成使命。

所以我失望了,有很多年沒有傳道。接着神開始叫醒我,夢到我知道並愛着的那些在西非的族群。實際上當時我在托馬斯·尼爾森 (Thomas Nelson)出版社,我興奮地辭職回去重新參與對全世界未得人群的大使命。

雖然我有過很好的宣教上的訓練,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但這是一個禁食和禱告的時間。那時CityTeam也有着同樣的掙扎。我們一起見到了大衛·華生(David Watson)。大衛是一位在印度的傳教士。對他的宣教機構來說,他是一個很成功的傳教士。之前他因為在一個穆斯林國家太過成功而被抓進監獄並被踢出了那個國家。當時他被要求去一個更加困難的地區。於是他去了一個極度困難的印度教地區,在那裡的首次傳教活動導致了他培訓的最初6個人被殺害。他意識到,“我的天啊,我的驕傲造成了這個。”

於是他和其他幾個人在90年代早期花了幾年時間思考如何以耶穌的方式培訓門徒。我們如何回到聖經,讓聖經告訴我們關於宣教學。大衛,和一名印度領袖維克特·約翰(Victor John)一起,在北印度經歷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這成為了一本課本,研究一個未得族群如何能擁有成千上萬教會。

大衛見了CityTeam的Pat,還有我和我的非洲同事,他成為了導師,培訓我所在的非洲團隊還有CityTeam。他開始教,讓我們思考如何更加依據聖經來做傳教,更加依據聖經來培訓門徒。

就如大使命一樣開始,耶穌說你們要去,讓人作我的門徒,不是歸信。我們知道這個是因為耶穌下面的話是,‘教訓他們遵守所有我所吩咐你們的’。實際上,我們並沒有着力于教導他們要遵守,而這點恰恰是門徒培訓的核心。你需要用一種這樣的心態開始:神最大的祝福會降臨,當你愛上他、感謝他為我們所做的,並且我們選擇把我們的生命無條件地奉獻給他,遵守所有他所說的,接着戲劇般的“改變”發生了。並且這是耶穌在約翰福音14、15章臨別講道時所說的“改變”,他列出了歸給那愛神順從神的人們的15個不同祝福。

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情是,你在人們第一天發現《聖經》時就對他們這樣說,“你知道,我們從這些話語中學習了所有事情。如果我們真的相信它是從神而來,這意味着我們要在今天遵守它們。對彼此負責任。”這對於在西方世界的我們來說看起來是不可能的。
.
基督郵報:我在想當讀你的書時,我們在做所有和在美國做的相反的事情。

特勞斯代爾:我們在亞洲和非洲所學到的,現在應用在美國。這也同樣奏效。這就是為什麼托馬斯·尼爾森想讓我們出這本書的原因,他們覺得那些原則是如此基礎,如此反常,但又是如此真實。他們覺得它可以幫助徹底改革在北美的門徒培訓方式。

基督郵報:當我讀到你們門徒培訓戰略的見解時,讓我想到了陳恩藩(Francis Chan),他曾如此沮喪。他希望每個人很徹底並遵守聖經。

特勞斯代爾:當然,絕對地。我完全確信,牧師有着世界上最困難的工作。我在2個不同的教會做了15年牧師,這比任何其他事情都難得多。多年來有很多武器對着我,有幾次那樣的情況下我差點死了,在非洲因為疾病也差點死掉。但這都沒有像牧養教會那麼難。

我認為其中一個挑戰是牧師想要培養門徒。他們想要,但他們的時間很有限,他們發現人們條件性地順從。很難在教會看到你想要的結果,當你做了很多逆向的事情。我們的門徒培訓,比如說一個公式化的禱告,可能一個你甚至都不認識的人在帶領。我們去一個門徒培訓課,3周、6周或10周,讀一些經文,接着我就算被培訓過了。在你餘下的生活中你是否要過一個順從神的生活就看你自己了。有人做了,但是數據沒有在我們這邊。數據顯示,“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和“正常的生活”,這兩者在北美太相近,幾乎察覺不出來有什麼不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