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基督徒母親遭穆斯林綁架逼婚折磨 現已獲救

BySamuel Smith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3月1日|06:06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巴基斯坦
(圖片:MOHSIN RAZA/路透社)
2016年3月28日,巴基斯坦拉合爾,家庭成員安慰一名為親戚哀痛的婦女,她的親戚死於一起爆炸襲擊。

巴基斯坦一位三個孩子的基督徒母親,遭穆斯林房東綁架並被迫與其結婚,作為一名穆斯林妻子遭毆打、折磨和殘害數個月後,終於獲救。

此前報道,薩迪克(Fouzia Sadiq),31歲,離異,2015年7月被Pattoki的穆斯林房東穆罕默德·納齊爾(Muhammed Nazir)叫去家做一些清潔工作,之後遭綁架。

第二天,薩迪克的父親和兄弟去納齊爾家中找她,但被告知薩迪克已與納齊爾結婚,現在是他的財產。

雖然薩迪克最終從納齊爾的房子里逃出來,但納齊爾及其家人向警察局呈遞了訴狀,稱薩迪克被綁架了。當地警察以酷刑和逮捕威脅薩迪克一家,讓薩迪克回到納齊爾身邊。

Like us on Facebook

雖然總部位於倫敦的慈善機構巴基斯坦基督徒協會(The British Pakistani Christian Association,以下簡稱BPCA)為薩迪克一家找到了安全的住處,但家人感到他們別無選擇,只能將薩迪克送回到納齊爾家。去年3月,為保護家人不被逮捕和迫害,薩迪克正式回到納齊爾身邊。

周二,BPCA宣布薩迪克已經逃脫這段奴役婚姻,並回到家人身邊。她現在住在BPCA提供的一處安全住所。

去年12月,BPCA與薩迪克的兄弟及表親一道幫助她逃了出來。她獲救的消息現在才公布,是因為該機構希望薩迪克能夠恢復過來,並有機會尋求安全庇護。

薩迪克告訴BPCA,作納齊爾僕人式妻子給她精神和屬靈造成巨大痛苦。

“我覺得神離棄了我,想結束生命。我不再禱告,恨自己。我以為自己很邪惡,肯定做過什麼事情讓神恨我,”薩迪克說,“我總覺得自己很骯髒,不幹凈,這個怪物讓我做羞恥的事。但我別無選擇。神在責備我,這讓我很痛苦。”

薩迪克解釋說,她被迫給納齊爾洗衣做飯。她補充說,她還需要滿足他的性幻想。

“我到了最低谷,嘗試服藥自殺。我被送到醫院搶救,這個怪物就趁機切除了我的卵巢,所以我不能再有孩子了,”薩迪克解釋說,“我甚至不能結束生命。我感到無助。我意識到靠自己無法走出這樣的生活,我請求神寬恕我對他的不信。我決定閑暇的時間都為自由禱告。”

“我唯一感到平安的時候就是禱告的時候。神是我唯一的陪伴。”

薩迪克回憶說,一天她的表親來了,送給她BPCA提供的幫助逃生的手機。

“我意識到神沒有忘記我。他一直與我在一起,就像從前那樣,”她說,“有了手機,我才得以逃脫這個怪物的魔爪及其邪惡的家人。現在,我祈求我能脫離這段束縛的婚姻。”

現在,薩迪克已經獲得自由,剩下的就是努力解除這段伊斯蘭婚姻。但在這個穆斯林佔大多數的國家,要穆斯林男子接受一名基督徒女人的要求,這可能需要成本高昂的法律訴訟。

BPCA正努力籌集近2,000美金,聘請專業律師幫薩迪克申請離婚。BPCA接受網上捐款,這將直接用於薩迪克的法律費用,以及BPCA用來提供給巴基斯坦受迫害基督徒家庭的安全住所的持續開銷。

此外,BPCA已發出請願,請求政府“通過更嚴格的法律和更強大的監管協議,制止對基督徒婦女和其他少數民族婦女的大規模綁架、強姦和逼婚”。

巴基斯坦團結與和平運動(Movement of Solidarity and Peace in Pakistan)2014年的報告發現,巴基斯坦每年有100至700名基督徒女孩被綁架,她們中許多人被迫進入伊斯蘭婚姻。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