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蘭特利博士談西非侍奉經歷:這是神對我們的呼召

ByBenge Nsenduluka | 基督郵報記者
2015年07月24日|05:21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1

2

 

  • 布蘭特利夫婦
    (圖片:Gaylon Wampler Courtesy of Roslan & Campion Public Relations)
    布蘭特利博士和妻子安布爾。
  • 在這張撒馬利亞救援會發出的未註明日期的照片里,布蘭特利·肯特博士(R)與利比里亞蒙羅維亞ELWA醫院案件管理中心工作人員交流。
    (圖片:路透社/撒馬利亞救援會)
    在這張撒馬利亞救援會發出的未註明日期的照片里,布蘭特利·肯特博士(R)與利比里亞蒙羅維亞ELWA醫院案件管理中心工作人員交流。

在利比里亞險些喪失生命一年後,埃博拉倖存者肯特·布蘭特利(Dr. Kent Brantly)博士,談論了為什麼不後悔作為醫療傳教士去這個西非國家。他還希望,他的故事能夠激發其他人回應神的呼召。

2014年7月,布蘭特利與撒瑪利亞救援會的醫療團隊在蒙羅維亞(利比里亞首都)侍奉,治療患者時感染埃博拉(也被稱為埃博拉出血熱) 。他服用了實驗性藥物ZMapp並飛回美國,在亞特蘭大的埃默里大學醫院接受了三周的精心治療。

儘管有瀕死的痛苦體驗,這名兩個孩子的父親最近告訴基督郵報,“從來沒有後悔過”與妻子安布爾成為海外傳教士。

“這是神呼召我們做的,”布蘭特利告訴基督郵報。 而且在整個磨難期間,我們知道我們在正確的地方做正確的事,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沒有後悔。”

Like us on Facebook

布蘭特利夫婦,目前居住在得克薩斯州,2013年為回應神的呼召,帶着兩個孩子搬到利比里亞。但從未想過一年後,一切都不再一樣。

布蘭特利在治療埃博拉患者時被感染,即使診斷讓他悲痛欲絕,他說,“這是一個奇怪的平靜的時刻。我想大家都感受到現實的沉重,當(他們)告訴我測試是陽性。並不像你想的那樣情緒化。我的意思是,我說的第一件事是'好的,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們有什麼計劃,我應該如何告訴安布爾?'”

就在布蘭特利診斷被感染前幾天,安布爾和孩子已飛回美國參加一場婚禮。當布蘭特利打電話告訴妻子,他感染埃博拉病毒時,安布爾心痛不已,感到無助。

“除了‘我很抱歉’,我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這是我所有能說的話,”安布爾說。“我們哭了幾分鐘,然後他掛了電話,打電話給他的父母,兄弟和姐妹。”

這對2008年結婚的夫妻,在新書《生命的呼召:對鄰舍的愛如何帶領着我們走進埃博拉疫情》(Called for Life: How Loving Our Neighbor Led Us Into the Heart of the Ebola Epidemic)中,分享了他們面臨的嚴峻考驗。

布蘭特利將感染埃博拉病毒后能保持冷靜,歸功於他的基督教信仰。他說,在那一刻因為記得最初為什麼被呼召到利比亞,他內心感到平安。

“我能以這樣的方式回應,真的是祝福,”他說。“如果換成其他一天,我可能無法能以同樣的方式回應。”

他接着說: “……在我診斷出來那天,我有一些時間靈修和讀經,並思考我們的處境。在診斷結果出來之前,我被隔離了三天。在這段時間,我明白了我們在那裡所做的。我認為這是神賜予的禮物,完全改變了我對當時情況的回應,因此,當知道診斷結果,我說,‘神,我來這裏是侍奉你;我只是想榮耀你。’我想他回應了我的祈禱。”

布蘭特利夫婦上個月首次返回利比里亞,即使只是一種情感體驗,他們感到壓倒一切的感恩。

“我們希望人們會讀[我們的書],這是一個關於勇氣和希望的美好故事,我認為這將是對人的一種鼓勵,”安布爾說,布蘭特利補充道,“我們也希望我們的故事會挑戰人們詢問尖銳的問題......我們希望它會挑戰人們問,‘回應神對我的呼召是什麼樣子?’我希望它挑戰人們打破我們對其他人的成見,並公開對話和交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