憐憫國際在印度被迫關門 無法繼續資助14.7萬兒童

ByStoyan Zaimov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2月1日|02:45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憐憫國際在印度被迫關門 無法繼續資助14.7萬兒童
(圖片:路透社/Pawan Kumar/資料圖片)
2008年1月16日,達利特兒童站在勒克瑙郊區破舊的房子里。

基督教兒童資助組織“憐憫國際”(Compassion International)可能會被迫在3月前離開印度,還有他們幫助的14.7萬兒童,此前該國政府限制接受南亞次大陸之外的資助。

憐憫事工成立於1952年,在世界各地“奉耶穌的名”幫助孩子脫離貧困,該事工去年年底透露,這一工作受到《外國捐贈管理法》(Foreign Contribution Regulation Act,簡稱FCRA)最新適用的限制,該事工無法再向這個印度教徒占絕大多數國家的500多個當地兒童發展項目輸送資金。

“印度政府讓我們處於可能會被迫在這裏關門的情況,我們非常傷心。我們為解決方案禱告,希望能允許我們繼續和580多所教會合作,為逾14.7萬兒童提供全人兒童發展項目,”憐憫事工主席兼CEO聖地亞哥·“吉米”·梅利亞多(Santiago "Jimmy" Mellado)在基督郵報的最新消息中說。

“但是,如果未來幾周沒有任何變化,我們就會被迫在3月中旬撤離印度,”梅利亞多指出。

Like us on Facebook

正如憐憫事工之前所述,印度政府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嚴加管理接受國外援助的組織,使其難以繼續運營。

該組織去年12月解釋說,63家合作夥伴沒有獲得FRCA認可,政府官員拒絕提供不予認可背後的細節。

憐憫事工被迫終止與這63家中心的合作夥伴關係,並且無法資助任何其他的合作夥伴。儘管再三要求,印度政府顯然仍拒絕解釋拒絕的原因。

憐憫事工請求50多萬支持者給美國國會議員寫信,邀請干預此事,但截至目前進展甚微。

“1968年該組織在印度開展人道主義工作以來,超過25萬印度兒童及其家人從憐憫項目中受益,”梅利亞多12月表示。

“我們希望繼續侍奉這些孩子,這讓我們鼓勵支持者,去請求國會代表幫助。我們不過是想遵守印度的法律,在那些掌權的人眼前蒙恩,授權我們繼續照顧這些在極端貧困中掙扎的孩子。”

《今日基督教》的一篇文章談到這個問題,指出如果憐憫事工確實被迫在3月離開印度的話,該國政府沒有為那些不再接受資助的孩子提供備用計劃。

憐憫事工發言人貝卡主教(Becca Bishop)說,當地教會有望能夠繼續幫助孩子們。

“[孩子們]可能失去了憐憫事工的支持,但他們不會失去當地教會的支持。這些教會,如果他們有資金,仍然可以提供很多的服務,”這位主教說。

福音派講員、暢銷書作家埃里克·梅塔克薩斯(Eric Metaxas)最近在基督郵報發表的專欄文章中建議,該國的民族主義日益上漲,視基督教為西方舶來品,而不是真正印度的一部分,這可能是為什麼憐憫事工被針對的原因。

“執政黨信奉印度教至上,這可能在各種禁止宗教改信的法律中最好地體現了出來,”梅塔克薩斯指出。

“過去幾年中,六大印度邦省頒佈法律,有效地禁止了從印度教改信基督教或伊斯蘭教。”

其他組織,例如基督教救援會(Christian Aid Mission),這是一家援助當地宣教士的國外宣教董事會,也認為莫迪政府收到印度教民族主義氣氛的影響,鼓勵暴力打擊信徒。

去年,該國印度教激進分子興起,襲擊基督徒,其中很多人逍遙法外。正如“印度福音團契宗教自由委員會”(Evangelical Fellowship of India's Religious Liberty Commission, 簡稱EFIRLC)的報道,僅去年上半年就有至少134起襲擊基督徒事件,相比之下,2014年全年有147起,2015年有177起。

去年11月,一位事工領袖告訴基督郵報,很多印度人反對該國的慈善工作,如果這些努力附加上基督教信息的話。

“他們只喜歡純粹的基督教社會工作。如果附加福音,或者讓福音成為其中的一部分,他們就會反對,並且盡全力阻止,”該事工領袖補充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