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卡里前妻談痛苦過往 稱教會未能幫助重建跌倒牧師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郵報撰稿人
2017年02月3日|06:05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熬過2009年與已故丈夫大型教會牧師扎卡里·蒂姆斯(Zachery Tims)離婚之痛,里瓦·蒂姆斯(Riva Tims)談到扎卡里死後的生活,以及教會如何能更好地幫助跌倒的牧師。據悉,扎卡里最終因毒品和濫交在2011年斷送了自己的生命。

里瓦·蒂姆斯
(圖片:基督郵報/MAJESTIC LIFE MINISTRIES)
佛羅里達州宏偉人生教會(Majestic Life Church)教會的牧師里瓦·蒂姆斯(Riva Tims),她與已故的前夫扎卡里·蒂姆斯(Zachery Tims)共同創建了寶娜·韋特(Paula White)帶領的新命運基督徒中心(New Destiny Christian Center)。

蒂姆斯在新書《When It All Comes Together》(暫譯為“當走過這一切”)中分享了痛苦的康復過程,以及作為單身母親養育四個子女的挑戰,她有一個兒子是腦癱患者。

她還談到失去一度受歡迎新命運基督徒中心(New Destiny Christian Center)的痛苦,現在該教會由寶娜·韋特(Paula White)帶領,這是她與已故的前夫共同創立的,以及神如何使用這些事件催生了現在她在佛羅里達州帶領的有着1700名會友的宏偉人生教會(Majestic Life Church)。

“這本書是在經歷七年極度可怕的考驗之後才出來的,”蒂姆斯周一接受基督郵報採訪時解釋說。

Like us on Facebook

這是個續篇,她曾在2012年出書《When It All Falls Apart》(暫譯為“當這一切崩潰”),她在那本書中詳細談到因“可卡因和海洛因急性中毒”最終導致前夫意外死亡以及隨後蜂擁而至的媒體。

“沒有一件事——我意思是說——我人生中沒有一件事時按我所期待發生的。我本應該是醫院管理人員,高高興興地嫁給了我的丈夫會計師扎卡里·蒂姆斯。我從來沒有想過扎卡里和我會成為牧師,但神差遣我們在奧蘭多建立教會,”她在新書中寫道。

“所以,難道我們不應該結婚,不應該建立城市命運(City of Destiny)嗎?難道我們不應該帶領‘家庭教會以滿足家庭需要’嗎?難道我們不應該參與到孩子的每一個裡程碑時刻,一起白頭偕老嗎?我的生活一點也不像我所期待的。但就像保羅說的那樣,我選擇竭力向前,做一切我知道需要做的,不管環境如何。”

蒂姆斯坦率地談到了有時看重職務而非事工的教會政治,以及這個過程給她造成的傷痛。她提到,她認為寶娜使用不當的手段,寶娜現在是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屬靈顧問,帶領新命運基督教中心,以及如何靠着神的幫助從這個痛苦的考驗中走出來。

“寶娜發佈新聞稿,稱她會成為新命運的新主任牧師。我不知道怎麼會是這樣。他們一直告訴我教會在尋找一名已婚的牧師,而且她是遴選委員會的成員。我的心很沉重......”蒂姆斯寫道。

蒂姆斯告訴基督郵報,她希望和扎克里破鏡重圓。她相信如果沒有離婚,丈夫今天很有可能還活着,但當時她沒有得到教會合適的支持,這部分要歸咎於教會政治問題。

“我在2006年底發現丈夫不忠,我們直到2009年才離婚,因為我一直在為我的婚姻爭戰。那時我們都在接受輔導,”她說。

“造成最終離婚是他並沒有停止自己的行為(背叛),我的健康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我的心智健康,類似這樣的事。所以,我到了不得已的境地,為了照顧我自己和家人,必須離開,”她解釋說。

蒂姆斯說,她從未捲入名人的生活方式,稱自己只是低調、節儉的“好管家”。她認為,她可以幫助到前夫,如果他讓她幫助,如果教會領袖以不同的方式帶領他。

“他去世前,他一直告訴人們,‘如果我接受良好的輔導,我的婚姻今天還在。我仍然與我的妻子在一起。’我們都相信那一點,”蒂姆斯說。

扎卡里·蒂姆斯
(圖片:FACEBOOK/NDCC)
扎卡里·蒂姆斯牧師。

她解釋說,跌倒牧師的恢復之路是非常複雜的過程,涉及諸多因素。有時教會並未為那一部分做好準備。

“這是一本我一直想寫的書,如何重建人們回到基督的肢體里,”她說。 “有一些事情可以得到恢復,但你可能無法回到相同的位置,你可以用適當的方式得到恢復。

“我心裏一直想做的事,我們想要做扎克里·蒂姆斯豐盛中心(Dr. Zachery Tims Enrichment Center)。疲憊不堪的牧師或者經歷問題的家庭[可以得到幫助],”她說。她解釋說,在這個中心,“家人一起得到醫治”。

“通常情況下,他們把人分開。他們把家人分開,把孩子分開,在妻子掙扎的時候,他們把跌倒的牧師帶走,而妻子是受害者。他們待[你]的方式好像你會沒事,我們已經在處理這個傢伙......他是大家在電視上看到的那個人,但他們忘記了神在看顧家庭。因此,通常破碎從起初就開始了,”她說。

談到自己與前夫複合失敗的經歷,蒂姆斯說,她感到掙扎,因為幫助她家庭的做法並不適合他們的需要。

“你要知道,在恢復的過程中,我[結婚前]是處女,我只知道他,我不知道別的。我甚至不能理解不忠。當他說不忠,我只是想象他吻了別人。我花了一段時間才想到比接吻更深的其他東西。而這真的衝擊到我了,過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才意識到,”她說。

“恢復”,她強調,“對每個人都是不同的。這不是千篇一律的的情況,我注意到,有時,當人們幫助一名牧師恢復,他們根據他所經歷的,根據教會不同的類型,不同的人口分佈幫助他。他們努力想恢復他……他們沒有聽從主的聖靈,不理解女人,一個離開了爸爸的家,來到丈夫身邊的女人。”

“對她來說,這個類型的恢復甚至與一個未曾保守自己,後來得救並結婚的女人得到恢復的過程都不同。她的心態是不同的。所以,我認為,如果我們幫助恢復的方式適當,我們還會在一起,”她說。

蒂姆斯解釋說,現有的資源缺乏,促使她寫她這本書。

教會工作人員,她說,必須認識到神的教會絕不會依賴於任何一個人或其個性才能存在。牧師跌倒后,教會應該有一個體系,確保牧師得到他所需要的幫助。

“我總是說,教會不屬於一個人,教會屬於神,神會照顧祂的教會。祂的恩典會進來,在那個期間肯定有方法讓教會繼續增長,得到醫治。

“我的計劃是有其他人來接替,當他(前夫)完全離開,家人完全離開后,允許神帶來醫治、恢復和拯救。但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她說。

她敦促教會確保有適當的問責制,來幫助保護牧師。

“通過問責制來管理。你可以有理事會,但如果這是‘凡事贊成的理事會’,那就不是真正的理事會。你需要得到管理。你需要有相互制衡,你的報酬是多少,有多少是你的收入,你在教會中擔任的財務職能,”她說。

她說,宏偉人生有一個體系來管理財務。

“我不參與財務管理,因為我想專註在事工上,我們有管理團隊來處理其他事物。我有住房補貼和汽車補貼,和一些牧師一樣——有制衡,這不會讓你拿的多過你所需的,”她說。

蒂姆斯警告要提防從信徒而來的偶像崇拜的誘惑。

“有時候,甚至不是牧師。人們這樣做。人們開始更關心什麼是牧師的想法,而不是神的想法。他們更關心取悅牧師,而不是神。作為牧師,你的工作是將他們指向耶穌,”她警告說。

“這是你的工作,將他們指向聖靈的帶領、神和他的話語與他的原則。無論何時,他們將自己指向你,或者給你應得的更多榮耀,那麼你就應該謙卑。說‘不,我要把你帶向耶穌。’我認為這是關鍵。你不能一味地讓人們待你,像對待神一樣。而且我認為這就是讓人們陷入困境的地方。他們享受比他們應得的更多榮耀,”她解釋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