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七歲女孩致信特朗普 懇求拯救飽經戰亂的孩子

ByStoyan Zaimov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1月25日|05:56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1

2

3

4

5

 

  • 敘利亞七歲女孩致信特朗普 懇求拯救飽經戰亂的孩子
    (圖片:路透社)
    2016年12月22日,巴娜·埃伯德(Bana Alabed)在土耳其的安卡拉接受採訪。
  • 敘利亞七歲女孩致信特朗普 懇求拯救飽經戰亂的孩子
    (圖片:路透社/Khalil Ashawi)
    2017年1月19日,敘利亞流離失所的女孩,一條腿被截肢,在敘利亞阿勒頗省北部,靠近敘利亞-土耳其邊境的巴卜薩拉馬(Bab al Salam)難民營查看手機。
  • 敘利亞七歲女孩致信特朗普 懇求拯救飽經戰亂的孩子
    (圖片:路透社/Khalil Ashawi)
    2017年1月17日,反對派從伊斯蘭國激進分子手中奪回al-Rai鎮后,學生回到剛剛重新開放的Aisha Mother of the BelieversÕ school,坐在損壞的桌子旁。
  • 敘利亞七歲女孩致信特朗普 懇求拯救飽經戰亂的孩子
    (圖片:路透社/Khalil Ashawi)
    2017年1月21日,來自al-Bab town小鎮流離失所的難民女孩,在敘利亞阿勒頗北部的Ekhtreen鎮等待領取食物。
  • 敘利亞七歲女孩致信特朗普 懇求拯救飽經戰亂的孩子
    (圖片:路透社/Khalil Ashawi)
    2017年1月20日,男孩們在敘利亞阿勒頗北部al-Rai小鎮殘牆斷壁旁拿着三明治。

阿勒頗一名7歲的敘利亞女孩給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寫了一封公開信,懇求他的政府幫助像她這樣身陷該國內戰的孩子們。

巴娜·埃伯德(Bana Alabed)和家人成功逃往土耳其,她在推特上發佈阿勒頗人道主義危機的情況而為人熟知,那裡是多年來持續不斷的敘利亞內戰中心之一。

巴娜在信中說,她以前在阿勒頗上學,但學校在空襲中被炸毀了。她的媽媽法蒂瑪(Fatemah)和《BBC新聞》分享了這封信。

“我的一些朋友死了,”她解釋說。

Like us on Facebook

“我為他們很傷心,希望他們能和我在一起,因為我們現在就可以一起玩了。我在阿勒頗不能玩,那是死亡的城市,”巴娜補充說。

“現在在土耳其,我可以出去玩。我可以去上學,雖然我還沒有去。這就是為什麼和平對每個人都很重要,包括你。”

巴娜在信中繼續懇求,並解釋說,像她這樣“數以百萬計的敘利亞兒童”在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不同地區受苦,因為“成年人”的問題。

“我知道你將會成為美國總統,所以可不可以請你拯救那些敘利亞的孩子和大人?你一定要為敘利亞的兒童做些什麼,因為他們就像你的孩子,應該得到像你擁有的和平,”她補充說。

“如果你答應我,你會為敘利亞的孩子做些什麼,我就已經是你的新朋友了。”

《時代雜誌》曾報道,特朗普對敘利亞的回復是同意再次和俄羅斯採取聯合軍事行動,打擊伊斯蘭國,這是奧巴馬政府拒絕做的。

奧巴馬曾承諾對敘利亞進行干預,如果他發現巴沙爾·阿薩德用化學武器對付百姓,但在本月早些時候接受CBS的史蒂夫·克羅夫特(Steve Kroft)採訪時解釋說,採取行動打擊阿薩德是個“錯誤”。

“我一點都不後悔說,如果我看到巴沙爾·阿薩德用化學武器對百姓,這就會改變我就我們在敘利亞做些什麼和不做些什麼的評估,”奧巴馬告訴克羅夫特,並解釋為什麼他沒有在敘利亞做得更多,儘管一再收到聯合國、人道主義組織和自己政府成員的指責,他們說阿薩德對百姓犯下了侵犯人權的罪行。

“我覺得,如果我說過,‘嗯,化學武器’,我會犯更大的錯誤。這並沒有真正改變我的算法,”奧巴馬在採訪中強調,如果他證明阿薩德對百姓使用化學武器,並重申他的觀點,他就會採取行動打擊他。“我想這對我很重要,作為美國總統,發出的信息實際上和化學武器有些不同。而且,不管最後怎麼做,我……真實的是阿薩德扔掉了他的化學武器。”

然而,白宮新聞秘書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在周一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特朗普願意和任何反擊IS的人攜手。

“總統已經說得很清楚,他會和任何對打擊ISIS感興趣的國家合作,”斯派塞說。

“我認為,如果有我們可以和任何國家共同打擊ISIS,無論是俄羅斯,還是其他任何人,我們對此有共同的國家利益,當然,我們會接受。”

聯合國兒童機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估計,敘利亞有多達600萬兒童需要人道主義援助,很多家庭失去了一切,逃到鄰國避難。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還稱敘利亞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道主義危機”,那裡的孩子忍受了侵犯人權的行為,例如招募進入武裝組織,剝削和虐待,強迫婚姻和童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