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一些人被神治愈,另一些则不?

By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2017年09月20日|09:56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当前,许多信徒正在为我们所爱弟兄纳比勒·库雷希(Nabeel Qureshi)的逝世而哀痛,他的遗孀和其他亲友、家人则以更切身层面经历其离世的痛苦。这是我们关注的第一焦点所在,所以我祷告祈求神能赐他们安慰与恩典。愿神将生命赐予死者,将救拯救赐予病者!

尽管我们要将祷告首先聚焦于库雷希的家人,我也肯定许多人会问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为什么他不被治愈?如此众多为信心充满的男女信徒为他的治愈而祈祷,为什么他还因为癌症英年早逝?

  • 迈克尔·布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对一些人而言,这是个抽象的问题。但对许多人来说,尤其是那些疾病晚期、有不治之症的患者而言,这绝对不是什么泛泛而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敢等能视而不见呢?

Like us on Facebook

如下这些问题,显然会出现在许多人想法。

是不是神在选择治愈某些人,而不是另一些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还能不能带着信心为治愈而祷告呢?

如果我们相信治愈包含在赎罪中,而且这永远是神对他儿女的渴望,那为什么我们在今天看到如此少的癌症被治愈呢?

还有,如果神只是选择因着癌症来把纳比勒(还有别人)接回家,那为什么圣经里有一些严重的疾病与罪和魔鬼相关?这些疾患为何不被视为神的礼物呢?如果我们的疾病是来自神的礼物,那我们又何必找医生来消除这个礼物呢?

就个人而言,我相信,如果纳比勒生在耶稣在世期间,像那些去耶稣那里寻求治愈的人一样,他当场就会痊愈。然而,耶稣告诉我们,如果我们信他,那也要做他所做的事情(约翰福音14章12节)。既如此,为什么在耶稣因着圣灵的作为和我们靠着圣灵的作为之间有如此大的区别呢?

我很明白,耶稣因神而来的异象、神迹和奇迹(比如使徒行传2章22节)而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当然,如果他的话是真的(的确如此!),那我们应该在今天看到更多治愈和奇迹。

我们也知道,保罗把生着病的特罗非摩留在了米利都(理由未知,见提摩太后书4章20节),而且他建议提摩太喝一点酒,来治疗小疾病(提摩太前书5章23节)。然而,我们还知道,神会通过保罗行各样的神迹,正如使徒行传里所记载那样(还可参见哥林多后书12章12节)。这对他的传教事工而言是打击或错误吗,或者,治愈是在正常情况下可以被期待的?

1970年代末,我对五旬节派宣扬治愈和神迹非常怀疑,尽管我是在1971年、自己16岁时就被一个五旬节派教会所拯救。我甚至带着否认今天依然有治愈奇迹的目标来学习圣经。(是的,我真这么干过。)

不过在1982-1983年间,在经历了深层的个人悔改与重生后,我开始见证确有病人被神的大能所治愈。然而在我看来,他们是对经文断章取义,作为自己信仰的基础。不过,既然这样,神又如何治愈他们呢?

为了深度研究这个课题,我将自己博士论文的主题改成了古代闪米特语,焦点就是圣经和古代近东语境下治愈(rapha’)这词的希伯来词源。(论文在1985年时于纽约大学完成)。此后,1992到1994年间,我重新修订了这个课题,尽我所知地重新研读圣经,为桑德凡(Zondervan)出版社学术丛书中撰写了题为Israel's Divine Healer(暂译为:以色列的神圣治愈者,出版于1995年)一书。在整个过程中,我为病患们祷告(看到许多显著的治愈发生,也有更多的人未被治愈),并阅读建立信仰的书籍和见证。

这么多年潜心研究与祷告之后的结论是什么呢?我认为治愈是神对他顺服儿女的理想化意愿,而不仅仅是正在祷告的儿女。“主啊,如果你愿意治愈,”我们应该带着这正是他意愿的期待去祷告,有时候甚至还要谴责疾病的本源。

既如此,我见过其他可敬的信徒死于癌症吗?很悲剧,是的,包括一些很亲近的人,在为自己的治愈祷告、禁食多年之后依然如此。

我曾为未得复明的盲人祷告过吗?我曾为不再复聪的聋人祷告过吗?有好几次,很遗憾。

然而,我依然相信圣经的见证,因为我的神学理论是建立在神的话语上而非个人经历上。当我自己经历过奇迹般的治愈——包括从丙型肝炎中治愈,这病显然是在我1969到1971年间吸毒期间感染上的,但直到1990年代中期才发作,此后我就被治愈了——我为圣经上属神的确认而感谢不已。

而且,理所当然的,我会为自己所见证的每一次治愈欢呼(尽管我本人没有治愈、治愈事工的恩赐),然而我为来自全世界神之治愈与拯救大能的证言欢呼。数量太多了!

但无论我看到其他人被治愈与否,我会继续为患者祷告,会继续宣扬神是我们的治愈者。

至于我们的弟兄纳比勒(或者因病而去的其他可爱之人),只有神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他(或别人)为何没有被治愈。我想请你考虑下面这些事情。

你也许会相信,魔鬼是盗贼、谋杀者,因此,在你看来,是撒但杀害了你的弟兄。我恳求你记住,纳比勒将他的生命放在神手的保护中,许多人曾为他的治愈祷告并谴责魔鬼。你也许需要为自己的观点进一步祷告、反思。否则,你又如何能确信魔鬼不会对你下手呢?

你也许相信,神只是想召唤他的儿子回家,因着癌症来净化他的品格。我想问问圣经中是否有例子说明神会这么做。而且,为什么神使用这简直如同诅咒、罪、恶魔甚至圣经中的魔鬼一样的疾病呢?为什么疾病就其本身来说,从来没有被称为来自父神的恩典呢?(我不认为约伯的故事或保罗的刺能解答这问题。)

你也许会相信,在某些地方,在某种程度上,患病的人一定有有秘密的罪,否则他们不会被这样攻击。不过,如果你有这样的立场,那就和约伯的朋友们一样了,神可是在那卷书最后反驳了他们。(你也忘记了想约翰福音9章1-3节这样的经文了。)也许你不得不迁就认同这样的神学,以此作为一定程度上的自我保护,因为,如果一个属神的领袖会生病,你不也会一样吗?

也许你会说:“显然,那些死于疾病的人信心还不够。”不过呢,那也意味着许多为纳比勒祷告的人,包括曾经被神的大能所使用在治愈事工中的人,也都缺乏信心。而且,既然你有那么大的信心,为什么你为他的祷告也不成功呢?

人终有一死(除非主在我们身前就再临),离开肉体就是与神永远同在那言语无法形容之荣耀、喜乐、美好、完备的乐园了!正因如此,即便现实是所爱之人离开,我们人生中有了巨大的空洞,但死亡依然失去了它的毒刺。

至于本文所提的问题的答案,我想无法说出到底为什么我们的弟兄未被治愈。

但我可以说:

我们应该带着治愈的期待为病患们祷告
我们应该继续请求神将他完全的治愈大能赐予教会,以彰显他的荣耀和他的善良(我们也应该祷告,请求神帮助我们以配得的方式展示他的奇迹能力,否则我们肉体的欲望就会对此阻碍)
我们应该在疾病与痛苦中感谢神,请求神按照他的目标行出一切事,在痛苦中,我们依然寻求在恩典和耶稣基督的品德中的成长。
我们应该痛恨疾病的毁坏与伤害能力,渴望再没有病痛的那一天。
无论情况如何,也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应该同时靠自然与超自然办法来治愈、安慰。
我们应该记住,比身体治愈更重要的是拯救灵魂,改换新心。所以,我们最大的关注应该是赢得那些迷失的人,尽管拯救和治愈同步进行。

重申一下,愿神恩典的安慰能惠及纳比勒的遗孀和一切在今天为他哀悼的人。愿我们看到神在将来的日子兴起拯救的大能。愿神的仁慈流向这个受伤、濒死、迷失的世界!

(翻译:尤里)

本文内容版权归基督邮报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发表。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2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