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薩伊德牧師離婚 涉婚外情與陰謀指控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郵報撰稿人
2017年04月17日|12:44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薩伊德·阿貝迪尼家庭
(圖片:aclj.org)
薩伊德·阿貝迪尼家庭

薩伊德·阿貝迪尼(Saeed Abedini)牧師慶祝從伊朗監獄獲釋一周年不久,4月6日和妻子南姆(Naghmeh)的婚姻不歡而散,有傳言稱這是由於婚外情和陰謀的指控。

4月6日,阿貝迪尼在臉書頁面上寫道:“南姆,經歷一年半之後,今天離婚終於合法落定了。”

4月12日,兩個人申請離婚的愛達荷州埃達縣第四法院的官員表示,他們無法進一步討論離婚細節,因為這些文件已經密封。熟悉南姆的消息人士也證實,離婚最終落定。現在,南姆恢復了娘家姓帕納希(Panahi)。

4月6日以來,阿貝迪尼在臉書上批評知名宗教領袖,例如葛福臨——葛培理佈道團主席、撒瑪利亞救援會主席,稱他們利用他獲利,直到媒體對他的興趣消失為止。

Like us on Facebook

然而,葛福臨對這一說法提出了異議。

“遺憾的事,葛福臨努力確保他(阿貝迪尼)從伊朗監獄中獲釋,並提供了他從德國到美國的交通費用,並給予薩伊德和南姆個人政務援助……他提供了婚姻諮詢,而不用他們掏腰包,還給薩伊德各種就業機會,但迎來的是現在臉書上有關於葛福臨及其事工撒瑪利亞救援會的攻擊帖,”葛福臨發言人馬克·德莫斯(Mark DeMoss)在給基督郵報的聲明中表示。

至少有兩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訴基督郵報,葛福臨聽說阿貝迪尼有外遇,他在伊朗入獄前,以及回到博伊西家中后都是如此,此後這位福音派領袖就開始不再給予他財務支持。

有消息源稱,這些說法都在密封的離婚文件中羅列了出來。

4月12日,基督郵報就這些說法聯繫薩伊德,但沒有收到回復,但他在臉書上表示,南姆利用他,並在媒體上提出 “虛假的指控”。

他寫道:“我被捕之前,給了南姆全部的授權委託書,她在媒體上提出虛假指控之後也是這樣,我還在監獄的時候,她賣掉了我們的房產,我們的賬戶也空了,並且還申請了保護令。”

“因此我重獲自由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我甚至不能靠近她和孩子,問問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但我知道為什麼,我會在自己的書中分享和澄清。”

他補充說:“葛福臨知道針對我這一切的奸計,五個星期前,他讓我把這些都寫進書里。”

這對富有爭議的昨日夫妻有兩個孩子,阿貝迪尼2012年回到伊朗參與家庭教會,因此被軟禁后被關進監獄三年半,從此兩個人受到公眾關注。

薩伊德被監禁期間,南姆多次公開露面,為丈夫獲得自由遊說,包括2013年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講話。她還私下會見了前任總統奧巴馬,那是2015年,奧巴馬訪問兩個人的家鄉博伊西。

但是2015年11月,南姆暫停為薩伊德公開宣傳,稱他們的婚姻中一直有心理和性虐待,以及其他問題。

2016年1月,阿貝迪尼從伊朗監獄獲釋10天之後,南姆申請與丈夫分居。她告訴路透社,阿貝迪尼威脅要離婚,她已經採取了“暫時的法律行動,確保我們的孩子留在愛達荷”,直到他們之間的問題解決。

去年10月,南姆提出離婚申請。

4月6日,他們的離婚最終塵埃落定,阿貝迪尼一直猛烈抨擊司法系統、前妻及知名宗教人物。

4月6日,他在臉書上表示,“我在伊朗和美國的法庭經歷都很可怕,充滿了不公正。”

他寫道:“我從監獄回來以後,我的前妻南姆從未私下見過我,甚至沒有打電話和我談我們婚姻的問題,她不讓我見自己的孩子,我在監獄待了四年,回家后的第一天,她告訴我的孩子,我是罪犯,警察說我有問題,而不是她,是她申請了保護令。”

他在4月6日另一個帖子中解釋說,離婚案中的法官把兩個孩子的監護權交給了他的前妻。消息人士告訴基督郵報,這位法官是吉爾·于里斯(Jill Jurries)。

“伊朗政府讓我離開家人四年之久;美國法院把我的孩子從我身邊永遠帶走。兩者都是因為錯誤的指控,主會審判這兩件事。他知道,神一直聽我,他聽到了我的哭聲,他一直看着我,他看到了我的眼淚,”他寫道。

“我現在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到他們了,非常想念他們。他們太無恥了。一年多前,女法官朱里說:‘薩伊德,你在監獄五年,遠離你的孩子,我們不在乎你是犯罪被囚,還是為基督被囚。我們的心理學家認為,我們不應該改變孩子的穩定性和生活的地方,所以我們不能讓孩子在你的公寓過夜,’”他繼續說。

“因為我獲釋了,我每周只有不到10小時的時間見他們,因為這就是前妻想要的。法庭折磨我和我的孩子,甚至還認為他們在保護孩子。你們讓父子分離,你覺得這符合心理學嗎?!你們是精神病。你們試圖用法律改變神創造我們的本性。這是虐待,”他指控說。

阿貝迪尼聲稱,他的前妻操控了葛福臨及其專業的婚姻顧問,指責葛福臨建議他離婚。

薩伊德寫道:“他和南姆多次談話並努力,墮落的牧師鮑勃·考德威爾(Bob Caldwell)以及南姆父母狡猾的參與,六個月前他給我打電話說,’薩伊德,離婚吧,沒有別的辦法。’”

他聲稱,葛福臨做出結論說,他的妻子是受他虐待的人之一,敦促他搬去弗吉尼亞州的林奇堡,有消息源說他現在和妹妹住在那裡。

他寫道:“南姆兩次給警察打電話,並做出虛假的報告,這裏有一封信,證明她公然這樣做傷害我,併為自己爭取平台和關注。”

他還指責伊朗情報官員積極參與,破壞他的聲譽。

“昨晚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夜晚,無法停止哭泣,無法停止向我的主和救主耶穌基督呼求,但我認為過去幾年我是在和耶洗別的靈爭戰,他控制了我所愛的國家美國,我絕不會放棄,”他離婚的那天說。

這位牧師還指責葛培理鼓勵他離開事工,但表示駁斥這位佈道家是“撒但”的差役,試圖阻止他追求神對他生命的呼召 。

“他告訴我的事情不合聖經,當時我阿拉斯加像墨西哥工人一樣為他工作。他告訴我:離開事工,永遠不要傳揚福音。神從我的生命中挪去了他的手。你完蛋了,”薩伊德寫道。

阿貝迪尼說:“我聽到這些話,覺得這對我來說是撒但的聲音,因為耶穌基督我的主和救主17年前向我顯現,他告訴我:‘薩伊德,我要再來,去傳揚我的福音。’從那以後,我創建了伊朗基督教歷史上最大的教會,30個城市100個家庭教會。”

“而現在,他試圖阻止我不要跟隨主,而不是鼓勵我、幫助我跟隨呼召,所以我離開了他和他的噴氣機,六個月前回到博伊西。他在我的生命中抵擋神,”他辯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