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卫理公会代表违反原则 选举首位公开同性恋主教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6年07月19日|08:4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联合卫理公会代表违反原则 选举首位公开同性恋主教
(图片:脸书/凯伦•奥利韦托)
联合卫理公会西部会议中刚刚当选主教的凯伦•奥利韦托(右)及其妻子UMC加利福尼亚—内达华会议女执事罗宾•黎登奥(左)。

联合卫理公会(United Methodist Church,以下简称UMC)西部司法会议(Western Jurisdictional Conference)的代表上周五公然违反该教派禁止同性恋的原则,选举凯伦·奥利韦托(Karen Oliveto)牧师为其第一位公开的同性恋主教,该教派随之出现了裂痕。

“我想,在这个时刻,我瞥见了神的国度。我想感谢过去几天一同走过来的候选人,以及我们彼此相伴一路走来的恩典。我站在你们前面,是因为许多的工作和祷告,特别是渴望着这一天的那些圣徒,他们在无路之处开道路,那些已经不和我们在一起,但我却站在他们肩膀上的人们,” 奥利韦托,现年58岁,在选举后发言说,据来自联合卫理公会的报道。

联合卫理公会的西部司法会议是包含美国最西部八个地区的会议:阿拉斯加会议、加利福尼亚—内华达会议、加利福尼亚—太平洋会议、西南沙漠会议、俄勒冈—爱达荷会议、太平洋西北会议、洛基山会议和黄石会议。

奥利韦托——旧金山市哥力德纪念教会(Glide Memorial Church)主任牧师——与该教派加利福尼亚-内华达会议的女执事罗宾·黎登奥(Robin Ridenour)结婚。

Like us on Facebook

联合卫理公会代表违反原则 选举首位公开同性恋主教
(图片:脸书/凯伦•奥利韦托)
联合卫理公会西部会议中刚刚当选主教的凯伦•奥利韦托(右)拥抱妻子UMC加利福尼亚—内达华会议女执事罗宾•黎登奥(左),照片未表明日期。

她在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市举行的每四年一次的司法会议第17次无记名投票中以88票当选为主教,多蒂·埃斯科韦多—弗兰克(Dottie Escobedo-Frank)牧师和沃尔特·“斯基普”· 斯特里克兰(Walter "Skip" Strickland)牧师退出选举,据UMC报道。另一位公开的同性恋候选人弗兰克·伍尔夫(Frank Wulf)牧师也在当天早些时候退出选举。

她向西部司法会议代表致谢,称“他们敢于活在这个对的时刻。今天我们进一步体现至爱社区,我们可能会向那里前进,虽然我们还没有到那里。我们在继续完善。”

她还表示,只要人们“走过我们的教会,想知道”他们是否因为种族、性向、民主、社会地位或移民身份而属于这里,那么“我们就要去努力”。

“我们能做到吗?是的,阿门,”她补充说。

联合卫理公会主教委员会(United Methodist Council of Bishops)主席布鲁斯·R·奥(Bruce R. Ough)对上周五的新闻作出回应,在声明中表示这一选举“引起了极大的担忧”。

“西部司法会议选举旧金山市哥力德纪念教会的凯伦·奥利韦托牧师担任联合卫理公会主教。凯伦·奥利韦托牧师被称为‘公开的女同性恋牧师’。这一选举引起了教派政治和团结的极大担忧和问题,”他说。

联合卫理公会代表违反原则 选举首位公开同性恋主教
(图片:脸书/凯伦•奥利韦托)
联合卫理公会西部会议中刚刚当选主教的凯伦•奥利韦托。

“一个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人对联合卫理公会的任何神职人员都可能造成遭控告的过失,如果情况属实的话,”他继续说道。

“教派当中会有人将这次选举看作是违反教会法,导致分裂的重要一步,也会有其他人庆祝这次选举市迈向更加包容教会的里程碑。其他人毫无疑问会发现自己站在一个从未到过之地。然而,其他人可能会把这次选举看作扰乱,甚至展现出该委员会目前正在进行的任命目的和工作毫无意义,”他补充说。

基督邮报在1月报道过圣公会投票决定美国圣公会因为支持同性婚姻暂时离开。同样地,大多数美国长老会教区投票修改治会章程(Book of Order)中对婚姻的定义,将同性伴侣包括在内,之后其教会成员数量迅速下跌。

美联社今年早些时候报道称,联合卫理公会最高决策机构5月也“勉强同意全面检查所有关于性倾向的教会法律”。这一过程,就像奥所指出的,正在进行中,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

尽管该教派的一些进步人士称赞代表违反原则选举奥利韦托这一决定,但联合卫理公会非官方福传机构“好消息”( Good News)主席罗布·兰弗洛(Rob Renfroe)坚持教派对同性恋问题的立场,对此进行了猛烈抨击。

奥利韦托当选,以及今年夏天UMC年会上的其他行为无视主教委员会对检查所有关于性倾向的教会法律的提议,兰弗洛表示。

主教委员会的提议,他说,呼吁“停止下来祷告,暂时放下在立法解决方案上的努力,有意为未来寻求神的旨意”。

“这些会议反而推动法律规定,保证教会手册(Book of Discipline)与不一致,最终选举同性恋者为主教,” 兰弗洛说。“如果西部司法会议想把教会推到分裂的边缘,他们不可能发现更确定的方式来这样做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