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衛理公會代表違反原則 選舉首位公開同性戀主教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郵報撰稿人
2016年07月19日|08:43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聯合衛理公會代表違反原則 選舉首位公開同性戀主教
(圖片:臉書/凱倫•奧利韋托)
聯合衛理公會西部會議中剛剛當選主教的凱倫•奧利韋托(右)及其妻子UMC加利福尼亞—內達華會議女執事羅賓•黎登奧(左)。

聯合衛理公會(United Methodist Church,以下簡稱UMC)西部司法會議(Western Jurisdictional Conference)的代表上周五公然違反該教派禁止同性戀的原則,選舉凱倫·奧利韋托(Karen Oliveto)牧師為其第一位公開的同性戀主教,該教派隨之出現了裂痕。

“我想,在這個時刻,我瞥見了神的國度。我想感謝過去幾天一同走過來的候選人,以及我們彼此相伴一路走來的恩典。我站在你們前面,是因為許多的工作和禱告,特別是渴望着這一天的那些聖徒,他們在無路之處開道路,那些已經不和我們在一起,但我卻站在他們肩膀上的人們,” 奧利韋托,現年58歲,在選舉后發言說,據來自聯合衛理公會的報道。

聯合衛理公會的西部司法會議是包含美國最西部八個地區的會議:阿拉斯加會議、加利福尼亞—內華達會議、加利福尼亞—太平洋會議、西南沙漠會議、俄勒岡—愛達荷會議、太平洋西北會議、洛基山會議和黃石會議。

奧利韋托——舊金山市哥力德紀念教會(Glide Memorial Church)主任牧師——與該教派加利福尼亞-內華達會議的女執事羅賓·黎登奧(Robin Ridenour)結婚。

Like us on Facebook

聯合衛理公會代表違反原則 選舉首位公開同性戀主教
(圖片:臉書/凱倫•奧利韋托)
聯合衛理公會西部會議中剛剛當選主教的凱倫•奧利韋托(右)擁抱妻子UMC加利福尼亞—內達華會議女執事羅賓•黎登奧(左),照片未表明日期。

她在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市舉行的每四年一次的司法會議第17次無記名投票中以88票當選為主教,多蒂·埃斯科韋多—弗蘭克(Dottie Escobedo-Frank)牧師和沃爾特·“斯基普”· 斯特里克蘭(Walter "Skip" Strickland)牧師退出選舉,據UMC報道。另一位公開的同性戀候選人弗蘭克·伍爾夫(Frank Wulf)牧師也在當天早些時候退出選舉。

她向西部司法會議代表致謝,稱“他們敢於活在這個對的時刻。今天我們進一步體現至愛社區,我們可能會向那裡前進,雖然我們還沒有到那裡。我們在繼續完善。”

她還表示,只要人們“走過我們的教會,想知道”他們是否因為種族、性向、民主、社會地位或移民身份而屬於這裏,那麼“我們就要去努力”。

“我們能做到嗎?是的,阿門,”她補充說。

聯合衛理公會主教委員會(United Methodist Council of Bishops)主席布魯斯·R·奧(Bruce R. Ough)對上周五的新聞作出回應,在聲明中表示這一選舉“引起了極大的擔憂”。

“西部司法會議選舉舊金山市哥力德紀念教會的凱倫·奧利韋托牧師擔任聯合衛理公會主教。凱倫·奧利韋托牧師被稱為‘公開的女同性戀牧師’。這一選舉引起了教派政治和團結的極大擔憂和問題,”他說。

聯合衛理公會代表違反原則 選舉首位公開同性戀主教
(圖片:臉書/凱倫•奧利韋托)
聯合衛理公會西部會議中剛剛當選主教的凱倫•奧利韋托。

“一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的人對聯合衛理公會的任何神職人員都可能造成遭控告的過失,如果情況屬實的話,”他繼續說道。

“教派當中會有人將這次選舉看作是違反教會法,導致分裂的重要一步,也會有其他人慶祝這次選舉市邁向更加包容教會的里程碑。其他人毫無疑問會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從未到過之地。然而,其他人可能會把這次選舉看作擾亂,甚至展現出該委員會目前正在進行的任命目的和工作毫無意義,”他補充說。

基督郵報在1月報道過聖公會投票決定美國聖公會因為支持同性婚姻暫時離開。同樣地,大多數美國長老會教區投票修改治會章程(Book of Order)中對婚姻的定義,將同性伴侶包括在內,之後其教會成員數量迅速下跌。

美聯社今年早些時候報道稱,聯合衛理公會最高決策機構5月也“勉強同意全面檢查所有關於性傾向的教會法律”。這一過程,就像奧所指出的,正在進行中,至少需要兩年的時間。

儘管該教派的一些進步人士稱讚代表違反原則選舉奧利韋托這一決定,但聯合衛理公會非官方福傳機構“好消息”( Good News)主席羅布·蘭弗洛(Rob Renfroe)堅持教派對同性戀問題的立場,對此進行了猛烈抨擊。

奧利韋托當選,以及今年夏天UMC年會上的其他行為無視主教委員會對檢查所有關於性傾向的教會法律的提議,蘭弗洛表示。

主教委員會的提議,他說,呼籲“停止下來禱告,暫時放下在立法解決方案上的努力,有意為未來尋求神的旨意”。

“這些會議反而推動法律規定,保證教會手冊(Book of Discipline)與不一致,最終選舉同性戀者為主教,” 蘭弗洛說。“如果西部司法會議想把教會推到分裂的邊緣,他們不可能發現更確定的方式來這樣做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