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姆·凱勒:西方教會在當今文化中發展的五大需要

ByAnugrah Kumar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2月14日|02:49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蒂姆·凱勒告誡不要被政治分裂:你首先是基督徒
(圖片:基督郵報/LEONARDO BLAIR)
2016年10月27日,紐約市救世主基督長老教會主任牧師蒂莫西•凱勒在紐約市賈維茨會展中心舉行的全球城市運動日會議上發表演講。

西方社會中,基督徒被視為過於排他和狹隘,可能很快會被排除在許多公共生活之外,這是早期基督徒在羅馬面臨的情況。今天的基督徒可以從後者中學習經驗,神學家、基督教護教學家蒂姆·凱勒(Tim Keller)表示,並列出了教會需要做的五件事。

早期基督徒在羅馬社會中有凱勒所說的“有效的傳教式相遇”。雖然他們因為太過排他和狹隘受到迫害,但人數卻迅速增長,特別是在市中心,凱勒——紐約市救贖主長老教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牧師——在該教會博客上寫道。

這種傳教士相遇包括“進攻和吸引,對抗與說服”。早期基督徒沒有適應文化,但也沒有從中退出,凱勒指出。他們還批評文化(並深受其害),但他們的信仰卻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每天都有人改信。

教會儘力克服今天的文化時,基督徒必須避免兩種極端的期望,“信仰的見證人要麼快速、爆炸式增長(如果我們的事工方式恰好適當),要麼長期以微小的成效或影響萎縮下去,”他指出。

Like us on Facebook

教會還必須要避免“同化或僵化”,這位《為何是祂:在一個懷疑世代相信上帝的理由》(The Reason for God: Belief in an Age of Skepticism)的作者凱勒補充說。

有效的“傳教式相遇”可能包括五件事,這位神學家分享說。

首先,教會需要做出公開的辯護,既通俗又“高超”的辯護。

我們不能只做出純理性的辯護,也需要做出文化性的辯護,就像奧古斯丁在批評異教文化時形成的“高論”稱:“我們的信仰和生活沒有以任何方式削弱社會結構——相反加強了這些結構。事實上,如果你堅持多神論,就永遠不會有你所希望的社會。”

還必須要有通俗的辯護,凱勒補充說。“我們需要表明世俗文化做出的關於意義、滿足、自由和身份的主要承諾無法實現。”

其次,教會應該反文化。

凱勒解釋說,基督徒應該:有顯著的多種族標誌;在文明和構建通向反對我們之人的橋樑上成為先驅;以慷慨、照顧窮人和致力於社會公正而知名;以支持生命的神聖和反性文化為己任。

第三,基督徒需要“在職業上忠誠”。

“今天的教會必須裝備基督徒神召的教義,將信仰和工作融為一體,”凱勒寫道。“除其他事項外,這種基督徒在職業領域中的‘忠誠’會導致資本主義的改革(透過自我調節恢復對金融市場的信任),政治的改革(不僅恢復中間路線,而且恢復兩黨合作),以及學術、媒體、藝術和技術的改革。

第四,基督徒需要有傳教的立場和方式。

“沒有適合每一種文化的傳教演講,”這位神學家解釋說。“每一種文化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傳講罪與拯救的基本知識。福音是其他宗教和世界觀‘顛覆性的實現’——福音實現了文化中最深切的願望,但只是以否定世界所採用的歪曲和偶像崇拜的方式來實現。”

第五,有效的傳教式相遇包括“數字時代的牧養事工”。

“早期教會在異教文化中把人們培養成充滿活力的基督徒,”凱勒說。今天的教會面臨同樣的挑戰,那就是在世俗文化及其敘述中,教會如何更多地用聖經故事和敘事來塑造基督徒?”

“在數字時代,一個人每天可以吸收成千上萬字和幾百種想法,這會破壞面對面互動時發生的力量。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塑造那些顯然是基督徒的人呢?”他提出,並建議基督徒需要教義問答和敬拜的新工具,將古代的禮拜儀式和文化形式結合起來,並大量利用藝術以故事或其他形式講述基督教故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