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宗教授翻譯聖經新譯本 慶祝宗教改革500周年

ByMichael Gryboski | 基督郵報記者
2017年03月13日|06:54 PM
文字大小
免費訂閱電子資訊 ››
帶聖經去學校日:逾30萬學生參加全美宗教自由運動
(圖片:路透社/ Romeo Ranoco)
2016年9月12日,一名接受治療的吸毒者正在讀聖經,這是他在菲律賓安蒂波羅市基督教康復中心的定期活動。

一隊路德宗領袖與學者正致力於翻譯新版聖經譯本,慶祝宗教改革500周年。

該項目被稱為福音派傳承版(Evangelical Heritage Version,簡稱EHV),由來自威斯康星州路德神學院的榮譽教授約翰·布魯格(John Brug)進行監督。

布魯格擔任主輯和舊約編輯,來自密歇根州的聖斯蒂芬福音派路德宗教會(St. Stephen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主任牧師安布賴恩·凱勒(Brian Keller)擔任新約編輯。

這項翻譯工作被稱為瓦爾特堡項目(Wartburg Project),布魯格接受基督郵報採訪時稱之為“草根翻譯”——這意味着他們在翻譯過程中“廣泛使用教區牧師和信眾的編輯和評估”。

Like us on Facebook

“我們希望能讓聖經貼近教會,並讓教會參與到對我們的翻譯的評估和改進中,”布魯格解釋說。

“會眾在這個教會年中可以每周免費閱讀使用,可從瓦特堡項目網站上下載。”

1517年10月31日,德國修道士馬丁·路德在維滕堡教堂大門上張貼了《九十五條論綱》 。他抨擊羅馬天主教會許多條目之一就是缺乏以大眾語言書寫的大規模傳閱的聖經。

以下是基督郵報記者以電郵方式採訪布魯格的編輯文本,他解釋了翻譯新譯本的原因,該項目的進展,以及發行后如何發放。

基督郵報:你為什麼決定翻譯新譯本聖經?

布魯格:似乎很難找到公認的譯本,像欽定版聖經(KJV)和新國際版聖經(NIV)那樣曾經廣泛為絕大多數福音派基督徒所接受的標準譯本。在最流行的譯本中,有些似乎遠離了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原意。而其他譯本,對當代讀者來說,又太呆板。我們希望找到介於中間的合適翻譯。

對於我們來說,關鍵詞是“平衡” ——新舊術語之間的平衡,直譯和意譯間的平衡,保留原義和聽起來自然的英語之間的平衡,正式和非正式之間的平衡。

我們在尋找舊與新之間的平衡。我們尊重並努力保留那些在教會日常崇拜中確立的傳統術語,但是EHV譯本也在傳統譯本不再能清楚表達的地方引入了一些新術語。這些新術語將在譯本的腳註中有解釋。

我們尋求在所謂的直譯和意譯之間的平衡。譯者不應該太拘泥於任何一種翻譯理論,因為直譯有時會傳達錯誤的信息,或者譯文不能清楚地傳達原意。過度的意譯則剝奪了讀者了解表達、意象,及原文風格的機會。

在我們看來,一些當代譯本過度致力於使用更短的聖經文本形式。比起近些年的譯本,我們將優先考慮的是,要更全面地表達教會所傳達給我們的聖經文本 。 在近些年的譯本中略掉的古代手稿證實過的相關閱讀也收錄在EHV譯本中。其他譯本傾向於只是狹隘地關注手稿證據的某些方面,而不是所有方面。我們則根據具體情況逐一檢查文本證據的各個方面。

EHV致力於使用考古、地理和歷史來讓讀者更清楚地理解聖經文本的原意,這將在翻譯和腳註中反映出來。

基督郵報:你使用什麼素材進行呢?是早期的英語譯本,早期的希臘語和希伯來語手稿等等嗎?

布魯格:我們翻譯的基礎是希臘語和希伯來語的標準文本,但我們很高興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擁有英語聖經譯本的完整傳統和教會對文本註釋的豐富遺產 。對每本釋經書最寶貴地方都各不相同。

我們試圖保護傳承類術語,如稱義、聖徒等等,我們試圖區分出廣泛用於崇拜和教會信條的術語。我們不想讓聖經譯本太不貼近教會信眾和教會傳承。

基督郵報:項目的進展怎麼樣?發佈日期定下來了嗎?

布魯格:如果神允許的話,新約和詩篇的平裝版樣本可以在夏天出版。我們打算在今年完成整本聖經的翻譯,但是完整的印刷版本出現之前,準備印刷的工作仍然需要一些時間。電子版預計會更快出版。新譯本中也包含了很多副產品:福音書的統一,四旬節期間的的受難史等等。

基督郵報:翻譯工作完成後,你打算如何發行新譯本呢?

布魯格:西北出版社(Northwestern Publishing House)會出版發行我們聖經新譯本的完整紙質版和完整電子版。我們會有完整的電子版本,包括LOGOS。我們非常依賴我們的網站,每月的郵件推送(在瓦特堡項目網站上註冊可獲得免費樣本)和社交媒體,如臉書,來推廣我們的譯本和相關作品。

我們樂意與聖經類製作人協商在衍生作品中使用該譯本的權利。例如,我們很樂意和作曲家討論在音樂作品中引用我們譯本中詩篇的權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