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教的犹太人如何归信耶稣基督?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6年09月26日|09:14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不信教的犹太人如何归信耶稣基督?
(图片:安德鲁•克拉文提供)
安德鲁•克拉文,《天大好事:不信教的犹太人归信基督》(暂译,The Great Good Thing: A Secular Jew Comes to Faith in Christ)的作者。

一位不信教的犹太人相信了耶稣,他表示美国人没有意识到社会上不信的智性思潮多么强烈,而无神论正是这一思潮的默认设置。

这一智性思潮把人们冲进不信的海洋之中。

安德鲁·克拉文(Andrew Klavan)最近接受基督邮报采访,谈及他如何遇到永生之神,以及他的新书《天大好事:不信教的犹太人归信基督》(暂译,The Great Good Thing: A Secular Jew Comes to Faith in Christ)。他表明,他在做不只是讲述改信基督教的故事。

“我的故事并不只是我的故事,” 克拉文告诉基督邮报。“这实际上是影响了许多人的故事。”

Like us on Facebook

“尽管,很明显,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犹太人,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我的教养,”他继续说道。“我们生活的世界假定,如果你是聪明的人,有洞察力的人,成熟老练的人,你就不会相信[耶稣]。”

那些寻找有智慧、有洞察力和成熟老练之读物的人们正好需要看看克拉文的自传。这本书切中要害,文笔优美,克拉文以迷人的文字描述了他信主的旅程,按照时间顺序记录了其深刻的问题和感受。

克拉文,现年62岁,在大颈区(长岛)长大,现在和结婚36年的妻子埃伦及两个孩子居住在加州好莱坞山。他长期间以来的职业是小说家——他两次荣获美国埃德加悬疑作家奖(Mystery Writer's of America Edgar Award)——今天克拉文成为剧作家,“安德鲁·克拉文秀”(The Andrew Klavan Show)主持,该节目是《每日电报》(The Daily Wire)的文化和政治评论播客。

尽管他没有出生在宗教性的犹太家庭——他的父母甚至不相信神神——他的父亲确保他和传统相连。但克拉文发现,犹太教几乎毫无意义;对他来说,宗教性的礼仪一点也不重要。就像他在书中写到的,他接受了违背自己意愿的成人礼,他说,他发现逾越节家宴“吵闹得好笑”。

自从归信基督后,这位作者指出——让他的犹太朋友大为懊恼的是——发现耶稣让他能够去经历犹太教。

评论家们直截了当地称赞他的作品——有些称克拉文是“讲故事的大师”——他的写作天赋在这本深刻的个人自传中闪耀。“突破点”(Breakpoint)的埃里克·梅塔克萨斯(Eric Metaxas)表示,《天大好事》“值得成为这种作品的经典之作”。每一章不时被启示时刻打断,这让克拉文清晰地认识到,正是宇宙的神在掌控着他。

作为好奇的青少年,让他的父亲大为不悦的是,他开始读新约,并且保持着对基督教智性的兴趣。尽管他没有信仰,确认是不可知论者,实际上他是无神论者。

“尽管我确实觉得宗教很重要,” 克拉文在书中写道。“我认为这是鲜活的神话,塑造人类的思想,表达我们最深处的恐惧和渴望。我知道和读过的思想家中有许多人都抛弃了这种宗教力量对人们生活的影响。他们认为,信仰只是人类过去迷信的遗物,现在我们科技时代中,我们已经长大而抛弃这些了。”

与他的父亲不同,克拉文以前并不特别担心反犹太主义在美国滋长,但鉴于在欧洲、甚至在美国这里对犹太人日益增长的敌意,现在越来越担忧了。

克拉文认为,答案相当明显:“人们恨犹太人,因为他们恨神。”

“犹太人是神的选民,在人们堕落之后,与神失去联系之后,他们把神的观念带回人类之中,他们是神重新进入世界的门,人们因此恨他们。更进一步说,人们恨犹太人,因为他们恨神,你恨神,因为你恨你自己。我确实认为,本质上来看,那是未能接受原罪。”

克拉文多年来和许多哲学困惑争战的过程中,他归信了,这位作家很快指出,理性只能让你走这么远。

基督邮报问克拉文,他认为经历有多重要,鉴于当代文化看重理性过于感受,特别是我们所认为理性是客观真实的,我们所经历的事物是主观的,因此不能成立。

克拉文指出,在过去几十年中,除了其他事情之外,爱上妻子的主观经历成了那种对事物真谛的顿悟,爱情向他表明,只是因为有些事物可能是主观的,并不意味着不真实。

“这让我开始思考,‘现在,等一下,也许如果你可能会被你的主观感受迷惑,但也许你在主观感受中是正确的,” 克拉文说。

一路上,克拉文对无神论的拒绝贯穿其中,因为他在某些地方发现了重要的真理,这是许多虔诚的基督徒很少看到的。克拉文告诉基督邮报,他和艺术作品最重要的交战之一是法国作家、哲学家萨德侯爵(Marquis de Sade)。

“萨德侯爵写了一些最猥琐不堪的色情作品——是我读过的最恶心的一些东西——他的书用掺杂着无神论哲学。当我读那种无神论哲学时,我看到里面伴随着色情,我对自己说,‘这是诚实的无神论。这是我读过的唯一真实的,真正理性的无神论,如果你想成为无神论者,这就是它的逻辑,这让我转过脸来。’我转过来,从那里走开了。”

“这是个丑陋的家伙,却写着灿烂的艺术,灿烂的精神错乱的艺术,这包含着我需要找到的真理,”他继续说道。

基督邮报问克拉文,当基督徒和那些知识分子和更广泛的文化交战时,他们应该做些什么,才会更有洞见。

“我想看到基督徒做的一件事是,停止立即谴责那些不能马上与他们坚定的信仰一致的艺术。因为我确实认为,所有伟大的艺术都在讲述真理。神是真实世界的神,他并不是梦幻大陆的神。当你让人们从生活的丑陋中隔离,从生活的肉欲主义中隔离,从圣经和艺术中的热情和贪欲隔离,你就让人们从真实的世界隔离了,”他说。

“我想,艺术是人类人们透过内在体验彼此相连的方式之一。我相信,在那种内在体验中,我们会发现信仰,找到神。所以学会如何阅读艺术,学会如何阅读一些让你厌恶的东西,实际上那里面可能有人们需要知道的真理。”

当问及他希望读者从这本自传中有何收获时,克拉文重申为了信仰,为了自己,为了抵御不信的激烈文化潮流,去研究证据的重要性。

“你必须从这种思潮中出来,这就像它本身一样难,看到新鲜的世界,开始从那里找到真理,”克拉文说。“因为就像解析报告总是告诉我们的那样,真理就在那里。这真的在照着你的脸,这真的在对你说话,对你歌唱,几乎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我觉得,如果你和我一起经历我的故事,可能就会产生共鸣。你可能会回到你的生活,说,‘你知道,我一开始听,就听到那首歌,这可能会帮助你走出那种思潮 ,这种思潮会把你冲进完全不实的东西,’”他最后总结说。

欲了解更多关于安德鲁·克拉文及其新书,点击这里。欲收听《安德鲁·克拉文秀》,查看《每日电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