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涌现:勇敢的穆斯林锡安主义者

ByNOAH BECK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6年09月2日|05:25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巴勒斯坦人在圆顶清真寺
(图片:路透社/AMMAR AWAD)
2015年10月23日,巴勒斯坦人在圆顶清真寺(The Dome of the Rock)参加星期五祷告,穆斯林称该寺为至圣所,犹太人则视其为耶路撒冷老城的圣殿山。巴勒斯坦各派系号召在“愤怒之日”的星期五举行游行示威,抗议以色列占领西岸与东耶路撒冷,而国际和地区势力则要求各方进行对话以结束持续了三周的流血事件。以色列官方星期五放松了对40岁以下男子进入阿克萨清真寺(al-Aqsa)的限制,该措施被视为安抚穆斯林的愤怒。

公开承认自己是锡安主义者(Zionist,犹太复国主义者)的穆斯林和阿拉伯人在数量上越来越多——拜社交媒体让信息与观念流动更自由所赐,更多人开始意识到要去寻求阿拉伯之春与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解答。

脸书(Facebook)上一个以色列的阿拉伯支持者们的新网页吸引了超过20000人。该网页提供英语、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内容,由一位犹太教女性和阿拉伯男性共同建立。网页展示了以色列善待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实例,分享全中东地区阿拉伯人支持以色列的惊人事迹,其中还包括突尼斯人在无法购买以色列国旗时自己创作了一面该国国旗,并因为自己的立场而面临威胁。

2014年夏天,穆罕默德·索阿比(Muhammad Zoabi)以一个自豪的阿拉伯穆斯林锡安主义者进入公众视野。当时他只有17岁,索阿比开始以英语、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为以色列倡言。他发布了视频,要求哈马斯释放在“保护边缘行动”(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即2014年以巴冲突)几周前被绑架的3名以色列青少年。很快,死亡威胁让索阿比不得不躲藏起来,他在凯·威尔逊(Kay Wilson)那里寻得庇护,威尔逊本人是2010年恐怖袭击事件的幸存者之一。

索阿比很快走红网络,他在脸书上朋友的数量达到了上限,有5000人之多,甚至出现了一个呼吁他成为以色列总理的页面。考虑到索阿比的成长环境,他的犹太复国立场并不太令人吃惊。他的母亲萨拉·索阿比(Sarah Zoabi)曾在国家电视台上讲述过自己对以色列的爱国感情。她以来自北方城市拿撒勒“阿拉伯人、穆斯林、以色列人、自豪的锡安主义者”的身份出现在以色列收视率颇高的电视节目“王牌大厨”(Master Chef)上。“我坚信以色列人民有权拥有自己的国家,这就是以色列国,圣地……我想要呼吁,所有以色列的阿拉伯人要醒悟过来,” 她说,“我们生活在乐园之中。相比其他国家,相比各阿拉伯国家——我们就是生活在乐园里。”

Like us on Facebook

索阿比家里也有许多非常仇视以色列的人,比如他的表亲哈尼恩·索阿比(Haneen Zoabi),哈尼恩是以色列的国会议员,但她经常利用职务之便来诟病以色列,与以色列的敌人站在同一立场。

17岁的马哈迪·萨特里(Mahdi Satri)是另一位年轻的穆斯林锡安主义者,他本人也是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他的父亲曾在加沙地区帮助过辛贝特(Shin Bet,以色列国内安全局),并获得政治避难身份,居住在阿卡(Acre)附近的一个阿拉伯村子里。当邻居们知道他父亲帮助过以色列安全机关时,他全家就成为攻击目标。“在受到3年的暴力对待之后,我只剩最后一个人,依然坚守立场,对抗全村,”他于上个月写到。

“我经常受到威胁。村子里的人威胁过我多次,他们说如果我再不收手,他们就要把子弹打进我脑袋里。我也收到来自加沙地区的威胁,来自拉姆安巴(Ramallah)地区的威胁,来自我母亲家族的威胁。”

一天之前,萨特里发布了对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批评,将2014年与以色列发生加沙战争的责任归咎到这两派,并为以色列使用武力保护“所有以色列公民:犹太人、穆斯林、禁毒、无神论者、男女同性恋”的行为辩护。他自豪地宣称:“以色列是中东地区唯一的民主国家。”

上个月,他用社交实验的方式吸引了国际注意,在实验中,他蒙上自己的眼睛,举着标明自己阿拉伯人身份的牌子,要求特拉维夫市民来拥抱他。这段那令人鼓舞的视频(接近50万人收看)展示了以色列的宽容,支持以色列的团体“与我们同在”(StandWithUs)也分享了该视频。

萨特里甚至拜访了哈利·亚法·阿里尔(Hallel Yaffa Ariel)的父母,阿里尔在自己的卧室里被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刺死(以色列电视新闻全程报道了萨特里的拜访过程)。“当那些人杀害她的时候,他们也刺伤了我的心。”在这次慰问之旅中,他还带着以色列男子圆顶小帽(yarmulke)与以色列国旗。

阿曼德·麦里吉(Ahmed Meligy)为自己是埃及穆斯林而自豪,他同样是位以色列热忱的支持者。麦里吉收到了死亡威胁,并因为自己的激进行为而被警方逮捕,而其行为包括为耶路撒冷邮报(Jerusalem Post)撰写博客,支持埃及的民主运动与支持和以色列建立更密切的外交关系。

诺妮·达维士(Nonie Darwish)是另一位埃及出生、支持以色列的活动家,他创立了阿拉伯支持以色列组织(Arabs for Israel)。在一次采访中,达维士告诉恐怖主义调研项目(Investigative Project on Terrorism,缩写为IPT):“以色列人民在逆境中的正派、人道与诚实”坚定了她对锡安主义的认同。她有大约10多名朋友都是穆斯林锡安主义者,“不愿意结交那些不支持以色列的穆斯林作朋友。”

按照达维士的著作Now They Call Me Infidel(暂译为:现在他们叫我异教徒)的说法,她已经脱离了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她告诉IPT:“在伊斯兰教的核心教义里,有着对犹太文化的深层嫉妒……为了圣战(jihad),伊斯兰教违反了所有十诫,以击退并摧毁他们妒嫉的对象。伊斯兰……想要毁灭竞争。”

坎塔·阿曼德(Qanta Ahmed)是英籍巴基斯坦裔移民的女儿,一位虔诚的穆斯林,她发出警告说,存在一种危险的可能,就是让伊斯兰极端分子运用伊斯兰渎神的法律来垄断观念的自由市场:“美国与各国反极端伊斯兰主义的穆斯林们,如果要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与自由民主制度,那就必须确保……言论自由能够占得上风。”坎塔本人是为颇有建树的外科医生,曾在最保守的一个伊斯兰社会中治病救人,她出版了In the Land of Invisible Women: A Female Doctor's Journey in the Saudi Kingdom(暂译为《在女人无法被看见的土地上:一位女医生的沙特王国之旅》)一书。坎塔现居美国,她也在著述中以雄辩姿态支持以色列,谴责对以色列恐怖袭击受害者所使用的双重标准。

摩沙博·哈桑·尤素福(Mosab Hassan Yousef)是位巴勒斯坦的阿拉伯锡安主义者,1997到2007年间,他秘密地为辛贝特工作,但这并非他最初的打算。

“我想要渗透进以色列的辛贝特,当一个双面间谍,但结果却截然相反”,在亲眼目睹了以色列的价值观和人道主义后,他在2013年接收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所以我为他们工作,对抗哈马斯运动……对抗邪恶……我这么做是为了拯救人的生命——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生命。”

据信,尤素福提供的信息帮助阻止了数十起针对以色列人的自杀袭击与暗杀事件,曝光了多个哈马斯小团体,也帮助以色列追捕了多名恐怖分子,其中也包括尤素福自己的父亲,哈马斯领导人锡克·哈桑·尤素福(Sheikh Hassan Yousef)。

尤素福的故事最终成为畅销书The Son of Hamas(暂译为:哈马斯之子)、以及纪录片The Green Prince(绿色王子)的主题。尤素福在1999年首次接触基督教,在2005年(离开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他说,像哈马斯、真主党、博科胜地、伊斯兰国这样的组织,“都在以安拉的名义杀人”。

“以色列是光、以色列是哲学,以色列是价值观和道德,”2015年他在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上讲话时说,“我不能想象一个没有以色列的世界。”

“阿拉伯之春”的失败也许有助于解释支持以色列的穆斯林、阿拉伯人不断增加的潮流。民主改革希望的消散、国家陷入暴力混乱以及/或者对抗议者无情的镇压,让一些人愿意去回顾过去的反以色列宣传,让他们钦佩中东地区唯一的民主样板,该国容忍各种不同政见,经济繁荣,捍卫法治和人权,保护少数族裔。

比如,穆罕默德·霍赛尼(Mohammad Hosseini)在逃离了伊拉克的伊斯兰国(ISIS)后,他开始质疑自己从小被灌输的反以色列信念。

“我想要考察这些阴谋论究竟是怎么回事,在穆斯林和阿拉伯世界,反以色列、反犹太人的情况非常普遍,”他写到,“人们告诉我,美国和以色列要对一切问题负责,但事实却相反,我看家那些伊玛目和许多宗教人士出于主观意愿、以赞赏的态度参加了伊斯兰国。”

他的研究改变了自己的关于以色列及巴以冲突的看法。

“只要有人致力于毁灭以色列,那么以色列人就有义务首先进行自我保护,”霍赛尼说,“我想要以色列人知道,在我们之中也有以色列的支持者。我希望巴勒斯坦各帮派意识到先杀人然后再和以色列谈条件是不合理的,谈判就应该是纯粹的意愿上的交换。”

不仅如此,伊斯兰国对宗教上少数派人群、甚至敢于反对他们的逊尼派穆斯林的残暴行为——在极大程度上——对比、彰显了以色列社会的容忍程度。以色列的宗教少数派,如德鲁兹(Druze)人很受关注,他们更倾向于在以色列治理下的生活。

加布里埃尔·纳达夫(Gabriel Nadaf)是以色列少数族裔——亚美尼亚基督徒的一位领袖,他也是一位希腊正教的神父,鼓励以色列的基督徒参加以色列国防军(IDF)。在2014年9月,他告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以色列是基督徒在中东地区唯一安全的地方。”2014年2月,志愿加入以色列军队的阿拉伯裔基督徒年轻女性莫娜丽萨·阿卜杜(Monaliza Abdo)公开宣布自己对以色列的爱国感情与保护所有以色列人的决心。

即便中东地区宗教的主要群体——逊尼派伊斯兰教徒也在有人以色列国防军中服役,还有大约1700名贝都因阿拉伯人在以色列军方服役。

而且,露西·阿哈什(Lucy Aharish)也许是正在认同自己以色列国公民身份的更多阿拉伯人之一,她是以色列顶级新闻频道的第一位穆斯林阿拉伯裔主持人,她自豪地称自己为以色列人:“今天,当人们问我‘你是什么人’的时候,我会说我是个以色列人。我并不以自己的以色列身份为羞耻。然后我也是个女人,然后我是个阿拉伯裔穆斯林。这就是顺序:以色列人、女人、阿拉伯穆斯林。”

随着的穆斯林锡安主义者在人数上的不断增加,他们也许最终将成为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间和平的桥梁。但只要伊斯兰极端主义运动继续作乱,勇敢的穆斯林锡安主义者们也很可能面临严重的个人威胁。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