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闻、政治和信仰:我们信什么来着?

ByJohn Stonestreet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7年11月30日|01:45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对基督徒而言,有选择地认为自己的政治和期望的领袖就拥有较高道德标准,这令人不安的事实只表明我们自己信仰缺失。

  • John Stonestreet

过去几个月无休无止的事情就是权势者在性方面的众多不检点和暴行被曝光。从好莱坞到纽约,从明尼苏达到阿拉巴马,差不多每个地方都有,人类本性究竟能堕落到何等程度暴露无遗。

尽管这些事情的曝光令人沮丧,但它们并不是,或者至少不应该是意料之外。但真正令人沮丧、吃惊的是太多人愿意去否认、去找借口、去大事化小,甚至于如果犯事的是“自己人”就直接视而不见了。

Like us on Facebook

因此,一位经选举当选、基督教信仰昭然可鉴的官员居然告诉媒体说,她对自己党内候选人在作风不检点方面被人控告很“担心”,而且她“当然没有理由去不相信”那些检举者。然而她还宣布自己的打算是投票支持那位候选人,这是因为,用她的话来说:“美国参议院需要采纳我的意见,共和党占据多数地位才能赢。”

很难看出这种辩解和葛罗莉亚·斯坦纳姆(Gloria Steinem)在20年前为克林顿总统所做臭名昭著的辩护有什么不同。斯坦纳姆要求女权主义者捍卫克林顿,因为他对“保护生育自由”一事“至关重要”。

斯坦纳姆的结论是这么写的:“万一克林顿总统违背法庭誓言(在性污点方面)撒谎怎么办?……还是把私下的性行为还是当成隐私处理吧。”否则的话,斯坦纳姆总结到:“那就会让这个国家所需要能量和才智失去为之效力的资质。”

现在,我很有信心的是,当年不认同这类借口的人在今天也不会认同,那就是查克·寇尔森(Chuck Colson)。

在克林顿·莱温斯基丑闻如火如荼时,寇尔森称斯坦纳姆的同情心是在暗示“彻底执迷不悟。”他还说“在民主政体中,品德和领导力不可分割。”

寇尔森讲述了乔治·华盛顿如何平息未得军饷大陆军老兵潜在哗变的故事。在会晤那些官员、要求他们给国会更长时间后,华盛顿停了下来,戴上眼镜,说:“先生们,你们必须原谅我,与你们一起服役时,我已两鬓斑白,现在我发现自己视力也日渐衰弱了。”士兵们开始哭泣。哗变就此平息。

正如托马斯·杰弗逊后来所写那样:“单单一个人的谦逊和美德就很可能避免美国革命无功而返,就像曾经绝大多数革命那样,颠覆掉本意想建立的自由。”

正如查克所说的:“国父们明白,品德是领导力的第一必需,”因为“领导人如果不能通过自己的美德和品质为榜样来带领国家,那他也不会激励大众为了普遍的善而做出牺牲。”

我最尊重寇尔森的一点就是他并不是选择性地运用这些原则。当杰出的基督徒民选官员,其中有些人被寇尔森视为儿子一般,因为诱惑而跌倒,他们道德缺陷以可耻的方式被曝光时,我们都很清楚,寇尔森本人有多痛苦。

查克支持自己的朋友们,但从来不为他们的作为寻找借口。他告诉他们,要辞职,然后让人生重回正轨。对查克而言,品德不是党派偏见。

考虑最近那些事情,有理由想想,同样的事情是不是对我们也如此。现在我就摊开了说吧:程序正义就是让被控诉的人得到应有判决。然而,基督徒在公职人员品德重要性上因为政治利益被放在首位而做出180度的转变,太多人都会根据这些有据可查的事情进行判断。

不过,如果这在20年前是错的,那在今天也是错的。这是个可怕的见证。

归根结底,我们将信仰置于何处呢?我们不必在政治私利的祭坛上牺牲掉自己的原则和见证——这恰恰是出自我们所相信、并为之而活的终极真理:耶稣复活了,他就是主。主最终会复原一切。没有什么选举能改变这点。

(翻译:尤里)

本文内容版权归基督邮报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发表。

文章来自BreakPoint。版权归监狱团契事工(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使用。BreakPoint和监狱团体事工拥有最终解释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