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非洲20多万穆斯林归信基督的故事(一)

ByMichelle A. Vu | 基督邮报记者
2012年03月22日|04:0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过去7年间,超过6000间新教会在非洲18个国家的穆斯林中间被建立,数百名酋长和阿訇成为了耶稣基督的跟随者。就在几年内,非洲45个“未得”的穆斯林占多数的族群,可以获得神的话语,由于3000多间教会在他们中间的建立。

这些鼓舞人心的惊人数据,还有火热的叙事,自然地从杰里·特劳斯代尔(Jerry Trousdale)口中流淌出来。他之前是一名西非地区在穆斯林中间的植堂者,现在则带领穆斯林族群中的门徒培训运动。

特劳斯代尔是新书《Miraculous Movements》(奇迹运动)的作者,也是国际CityTeam的国际事工主任。上周他接受了基督邮报采访,谈到其团队成功却反常的门徒培训战略、为什么失望曾让他一度离开使役,还有他觉得做一名牧师甚至比做一名传道士更难。

下面是采访的节选。

基督邮报:我对你们的门徒培训战略很感兴趣,通过培训人们作门徒来带领他们归信,而不是先归信再作门徒。你能讲讲为什么要把顺序翻转过来吗?能否比较一下你们实施这项战略前后的成果?

特劳斯代尔:超过你想要的,我可能会给你更多背景描述,但这对你有帮助。CityTeam是一个50多年前开始的事工,在北美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救援布道事工。10年前,事工主席读了《Good to Great》(从优秀到卓越)这本书,他意识到CityTeam在传统的慈善事业方面做得很好--每年有数万人由于他们的慈善关怀作悔改祷告、接受耶稣--但他开始问资深的工作人员一些问题。“我们接触到的城市变得有什么不同?”“旧金山变得有什么不同?属灵水准如何?它改变得怎么样?”那些都很难量化。这个城市被改变得怎么样?当没有简单的答案时,他们告诉我们,卓越必须是耶稣的话语去培养门徒。

Like us on Facebook

坦白讲,我们不知道怎么做那个。我们尝试很多事情来培养门徒,但是我们不擅长于此。我们擅长于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但不是培养门徒。

我自己的道路很不同。我在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传教士。我牧养差派型教会。我在传教方面取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我的心在传教上,但是大概40岁的时候,我开始怀疑我们是否拥有在属灵上的神学,你是否可以用那些话语,去完成在这一代中的使命。

我思考了马太福音24:14,看起来没有方法克服所有这些巨大的障碍。有很多我们不能进去的国家,有很多缺乏改变的障碍--卢旺达,基督徒的基督徒种族灭绝--在高度受限地区建立一个教会要付出极高代价,更别说数百数千。还有如此多事情要做,看起来我的孙子辈可以看到神完成使命。

所以我失望了,有很多年没有传道。接着神开始叫醒我,梦到我知道并爱着的那些在西非的族群。实际上当时我在托马斯·尼尔森 (Thomas Nelson)出版社,我兴奋地辞职回去重新参与对全世界未得人群的大使命。

虽然我有过很好的宣教上的训练,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这是一个禁食和祷告的时间。那时CityTeam也有着同样的挣扎。我们一起见到了大卫·华生(David Watson)。大卫是一位在印度的传教士。对他的宣教机构来说,他是一个很成功的传教士。之前他因为在一个穆斯林国家太过成功而被抓进监狱并被踢出了那个国家。当时他被要求去一个更加困难的地区。于是他去了一个极度困难的印度教地区,在那里的首次传教活动导致了他培训的最初6个人被杀害。他意识到,“我的天啊,我的骄傲造成了这个。”

于是他和其他几个人在90年代早期花了几年时间思考如何以耶稣的方式培训门徒。我们如何回到圣经,让圣经告诉我们关于宣教学。大卫,和一名印度领袖维克特·约翰(Victor John)一起,在北印度经历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这成为了一本课本,研究一个未得族群如何能拥有成千上万教会。

大卫见了CityTeam的Pat,还有我和我的非洲同事,他成为了导师,培训我所在的非洲团队还有CityTeam。他开始教,让我们思考如何更加依据圣经来做传教,更加依据圣经来培训门徒。

就如大使命一样开始,耶稣说你们要去,让人作我的门徒,不是归信。我们知道这个是因为耶稣下面的话是,‘教训他们遵守所有我所吩咐你们的’。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着力于教导他们要遵守,而这点恰恰是门徒培训的核心。你需要用一种这样的心态开始:神最大的祝福会降临,当你爱上他、感谢他为我们所做的,并且我们选择把我们的生命无条件地奉献给他,遵守所有他所说的,接着戏剧般的“改变”发生了。并且这是耶稣在约翰福音14、15章临别讲道时所说的“改变”,他列出了归给那爱神顺从神的人们的15个不同祝福。

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情是,你在人们第一天发现《圣经》时就对他们这样说,“你知道,我们从这些话语中学习了所有事情。如果我们真的相信它是从神而来,这意味着我们要在今天遵守它们。对彼此负责任。”这对于在西方世界的我们来说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
基督邮报:我在想当读你的书时,我们在做所有和在美国做的相反的事情。

特劳斯代尔:我们在亚洲和非洲所学到的,现在应用在美国。这也同样奏效。这就是为什么托马斯·尼尔森想让我们出这本书的原因,他们觉得那些原则是如此基础,如此反常,但又是如此真实。他们觉得它可以帮助彻底改革在北美的门徒培训方式。

基督邮报:当我读到你们门徒培训战略的见解时,让我想到了陈恩藩(Francis Chan),他曾如此沮丧。他希望每个人很彻底并遵守圣经。

特劳斯代尔:当然,绝对地。我完全确信,牧师有着世界上最困难的工作。我在2个不同的教会做了15年牧师,这比任何其他事情都难得多。多年来有很多武器对着我,有几次那样的情况下我差点死了,在非洲因为疾病也差点死掉。但这都没有像牧养教会那么难。

我认为其中一个挑战是牧师想要培养门徒。他们想要,但他们的时间很有限,他们发现人们条件性地顺从。很难在教会看到你想要的结果,当你做了很多逆向的事情。我们的门徒培训,比如说一个公式化的祷告,可能一个你甚至都不认识的人在带领。我们去一个门徒培训课,3周、6周或10周,读一些经文,接着我就算被培训过了。在你余下的生活中你是否要过一个顺从神的生活就看你自己了。有人做了,但是数据没有在我们这边。数据显示,“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和“正常的生活”,这两者在北美太相近,几乎察觉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