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千禧一代离开教会?听年轻人自己来揭秘!

2017年07月24日|02:3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大约一年前,明尼阿波里斯市的千禧一代山姆·伊顿(Sam Eaton)写了一篇名为《千年一代不去教会的12个原因》的博文,此后他收到数千条仇恨和愤怒评论,但他希望基督徒知道那是他写给美国教会的肺腑之词。

山姆·伊顿
山姆·伊顿加入“餐桌播客”讨论千禧一代离开教会的原因。

伊顿,一名小学音乐老师,预防自杀事工“要活着”(Recklessly Alive)创始人,他表示:“我因为这篇文章遭到很多憎恨。我爱教会就像基督爱教会一样。我想看到教会复兴,环顾四周,我看到我这一代人已经离开了教会。”

伊顿这周与两名千禧一代在达拉斯神学院亨德瑞中心文化参与主任达雷尔·博克(Darrell Bock)主持的餐桌播客(The Table Podcast)上讨论了这篇有争议的文章。

博克邀请他们一起讨论,以便更好地了解千禧一代的想法,以及为什么这么多人离开教堂。

Like us on Facebook

原因之一是,千禧一代想要的是指导,而不是被传教。

“传教无法像触及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那样触及我们这一代,”伊顿在他2016年的博文上写道:“动动手指,我们就可以找到数百万的牧师播客和Youtube视频。”

“千禧一代渴望关系,渴望有一个人陪伴他/她们走过泥潭。我们是父爱缺失比例最高的一代。我们寻找真正关心我们的生活和未来的导师。如果没有真正关心我们的人,为什么不只在沙发上听讲道呢?”

伊顿在播客中澄清说,他并不是建议教会停止向年轻一代传福音。

“但是,如果你只依靠传福音把千禧一代推进你的教会,那行不通,因为如果今天我挣扎于恐惧的感受,我可以穿着睡衣坐在家里,找到陈恩藩(Francis Chan)关于恐惧的50篇讲道,”他解释说。 “是的,继续传道,但也请来到我们身边……教我如何活出这些东西。”

千禧一代不只是想要得到引导,而且还希望在一个说他们不够好的世界得到关注和重视。

千禧一代“不去教会”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厌倦了听有关价值观和使命的宣言。

伊顿写道:“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宗教性的繁文缛节上,要回归福音的核心。”

伊顿解释说,尽管教会会友需要有共同的使命,但是当教会花时间谈论使命宣言,而不采取行动时,无法打动千禧一代。

服务于年轻职业女性的事工机构Polishing执行董事凯特·L·阿姆斯特朗(Kat L. Armstrong)认为,诚信是千禧一代最关注的问题。

她说:“我认为千禧一代比我们所知的任何世代都更看重诚实的问题,让我们言行一致吧。”

伊顿指出其中包括侍奉“弟兄中最小的一个”。

伊顿认为,尽管许多教会安排了无数的“教会式活动”,如圣经研读、社会功能和规划会议,但很少有时间致力于帮助穷人或最不幸的人。

“我不是说我们不应该学习神的话语,我们应该每一天都学习。你应该有圣经学习……[或]在一个小组,但如果只是这样,你有点没对准这本书(圣经)的要点,”他解释说。

“我只是不知道你如何阅读雅各书或马太福音25章,却不顾这些最小的人,只是过你的美国人生活。”

伊顿指出,千禧一代也厌倦了教会将一切归咎于文化的姿态。

达拉斯水印教会(Watermark Church)妇女装备和课程主任尼卡·斯波尔丁(Nika Spaulding)表示,年轻的成年人需要教会帮助她们解读文化。

“不是听到它是邪恶和危险的,而是帮助我们解释它,”她在播客中说。 “这种教导需要了解细微的差别……来应付这个完全破碎的世界,但仍能在其中发现救赎的价值。”

教会也需要开始解决有争议的问题,而不是避免这个问题。

这些问题包括职业、教育、关系、婚姻、性别、财政、儿童、目的、化学品和身体形象。

“我们不喜欢世界告诉我们该如何生活,但教会也没有告诉我们该如何生活,”曾挣扎于自杀想法的伊顿哀叹说。

“告诉我们圣经对这些问题的看法,然后给我们一些空间自己思考,让我们跟上帝谈论圣经所说的话,”他说。

千禧一代对教会存有的另一疑虑是不信任和资源分配不当。

“我们一直被告知要‘交十一’,把我们收入的10%给教会,但这些钱实际用在哪里呢?”伊顿写道:“千禧一代比任何其他一代更不信任机构,我们目睹过腐败,谋取私利的例子更数不胜数。”

他说千禧一代想要的是“痛苦的透明度” ——比如在教会网站上跟踪每一美元的文件。

斯波尔丁指出:“我们一直被教导‘你入不敷出’,然后你看看这个500万美元的[教堂]建筑债务。”

斯波尔丁说,她的教会有一个原则:“如果我的预算发表在《达拉斯晨报》上,我能够坦然吗?”

她说:“我想这对我有某种程度的监督。我可以坦然地告诉20多岁的年轻人把他们12万薪水的10%奉献给教会……或者告诉60岁的老朋友把他们15万薪水的10%奉献给教会,并且说明这些奉献的用途吗?我是否善用他们的奉献?”

据巴纳集团2013年的一份调查,在教会长大的千禧一代(1984年至2002年出生)中有59%在某一时刻离开过教会。三分之一以上的人说,他们离开教会是因为与教会没有关联,或者教会领袖的虚伪和道德失败。同时,十分之二的人说,他们在教会中感觉不到上帝的同在。

阿姆斯特朗表示,希望教会可以放下“一些防御”,在努力把千禧一代带回教会时“采取主动”。

博克认为教会需要改变。

“我们怎么能教导人们改变,而自己不愿意改变呢?这样做没有道理,”他说,“所以教会受到挑战要做得更好并不是什么威胁教会的事,而是教会应该欢迎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