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教会应该复兴主日晚礼拜?

ByEryn Sun | 基督邮报记者
2012年01月31日|05:47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如果主日早礼拜已经成为了基督徒星期天的开始要做的一件“苦差事”,是一长串周末必做清单中的一项的话,那参加或者开始主日晚礼拜或许有助于改变今天很多基督徒对主日礼拜的这种心态。

近日,改革宗大学教会(University Reformed Church)的主任牧师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在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网站上,揭示了几个“会众应该考虑‘保持’、‘打算’或者‘开始’教会晚礼拜”的原因。

“做晚礼拜让主日成为主的日子,”这位密歇根州的牧师说。“没有晚礼拜,我发现我们太容易把主日礼拜的一小时当作一天开始必须去完成的一项任务。”“当我们在周六晚上8点之前就完成我们的敬拜‘要求’,把敬拜挤压到生活边缘的试探就更加明显了,”他接着说。

在他自己的教会,晚礼拜从2004年开始恢复,那正是德扬开始服侍的时候。他很想要继续改革宗大学教会长期存在的晚礼拜传统,虽然传统几乎都消失了。现在,大约有125人参加晚礼拜,是参加主日早上礼拜人数的1/4。

这位《Why Our Church Switched to the ESV》的作者解释说,虽然圣经没有要求要做晚礼拜,而且如果成员不参加两场礼拜也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不顺从的”,但是这(做晚礼拜)还是一件值得考虑的事情。

这位出生于伊利诺伊州的神学家理解附加另一场礼拜因不同情形而有所不同;有些教会正在竭尽全力,而另外一些教会缺乏资源。个别成员可能住得很远,或者和工作日程冲突或者有其他原因而不能参加。

Like us on Facebook

“我不认为在圣经中晚礼拜是强制的。”他澄清说,“但是我感到悲伤的是,如此多的教会已经远离了晚礼拜。有很好的理由去保持晚礼拜的传统,或者考虑开始晚礼拜。”

比如说,用共同礼拜开始和结束安息日符合早上和晚上献祭的模式,德扬描述说。“用敬拜开始和结束一天符合一种好的模式。”另外,举行一场晚礼拜也给了信徒通过附加的讲道和圣礼经历恩典的机会。

“钟马田(Martin Lloyd-Jones)牧师对做晚礼拜表示支持,因为他相信应该有一种对于话语宣讲的渴慕--一种想要再次从圣经中得到饱足的渴慕,”这位牧师说。

虽然晚礼拜对于领袖来说会有更多工作,但它让更多教会成员拥有机会去侍奉,也迫使牧师花更多时间在话语上。

德扬分享说在他自己的教会,晚礼拜是一个额外的祷告和团契交流的好机会,它创造了在主日早上更难去完成的“延迟的对话”。

他说,“教会的传统不应该轻易被颠覆,特别是被那些想要自称为改革宗清教徒的人,”但他也反复重申,晚礼拜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不是被要求的--而是对大家有益的,并且是得到恩典的额外途径。

德扬上午和晚上的礼拜区别于有些教会因为要适应参加人数、参加人员情况统计和日程而在全天提供几场礼拜:在一天的所有时间,讲道常常都是一样的。

虽然一些读者赞同德扬的观点,但是也有一些人觉得主日没有晚礼拜是更好的。

罗伯特(Robert)评论说,“我们将主日晚上作为家庭之夜,在程式化的教会世界之外,主日晚上是我们自由释放的时间,在这个时间里面也更容易体会到一种甜蜜的氛围。也许我们不需要强制人们,当我们可以给他们休息的恩典来做成一个更伟大的事工的时候。”

比尔·唐纳修(Bill Donahue),柳溪教会及协会(Willow Creek Church & Association)领袖培养和团契生活的前任总监,认为教会需要拓展对于主日的定义,不要只是局限于做早晚两场礼拜。

“我一定会远离去增加‘牧师’领导的‘在校’聚会人数--教会需要对我们工作中公共性、参与性、启发性和使命性的部分有更多体验。”“我们有‘圣殿’(以周日早上的敬拜、教导和圣礼为中心)--而我们需要在我们的家/邻居/文化中变得更‘日常’,还有在行动中更福音,”唐纳修说“每一天都是主日。”

这位读者鼓励基督徒看看全世界的弟兄姐妹们,说:“记住教会没有墙壁,教导不是局限在讲道和集中的聚会中,领导力培养和装备是像保罗那样完成的--在路上,个人化地,一天天地,是在事工中不是在建筑里面。当我们在事工中局限或聚焦于‘话语和圣礼’时,我们无视了真理的力量是通过实践、失败、祷告和对基督的共同委身而学习到的--就像耶稣所实践的那样。”

其他人也同意,说教会实践需要用经文来串连,而不是某些改革宗传统,但同时他们也突出了忠实地参与教会的重要性。

“我觉得在我们做出有关主日晚礼拜的艰难及仓促的决定之前,我们应该看看《使徒行传》” 泰勒(Tyler)说。“看起来初代教会每天都聚会,从一间房子到另一间房子,也在圣殿里。然而,看起来这些聚会的目的不是完成传统性的要求,而是互相鼓励、被话语激励并且祷告。”

泰勒发现很多教会只是因为它是传统的一部分而举行晚礼拜,根本不管其是否有效。而另一方面,有些教会因为晚礼拜是“过时的”而把其丢弃,也同样不具圣经性。“底线是……我们这样做是在培养门徒还是只是满足于更新我们的教会文化?”泰勒问。“如果是在培养门徒,太好了--不要改变。如果只是尽义务并且死气沉沉,那么可能需要重新考虑一下。”

丹·马修斯(Dan Matthews)评论说,“如果我们把更多注意力放在我们一周其他6天如何生活上,我们会在主日是否参加一次或两次礼拜的合法性问题上少一些困扰。”

不管那些赞同或者反对的意见,德扬只是希望教会考虑一下在主日敬拜中加上或者保持晚礼拜的诸多益处,作为一种忠实地使用恩典降临通道的途径。

德扬从2004年开始成为改革宗大学教会的主任牧师,负责讲道、领导和行政。他现在和妻子特丽莎(Trisha)及5个孩子住在密歇根州首府兰辛(Lansing)。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