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更多福音派支持同性婚姻?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6月29日|04:04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同性恋基督徒可以是福音派吗?
(图片:路透社/JOSHUA ROBERTS)
2015年4月28日,同性婚姻支持者在美国最高法院门前游行,资料照片。

民意调查显示支持同性婚姻的福音派人数不断攀升,这表明了文化的影响和教会的失败,基督邮报采访的两位专家表示。

最近皮尤调查报告显示,过去十年来,白人福音派中对同性婚姻的支持率翻了一番,从14%跃升至35%,此外大约一半(47%)的年轻白人福音派支持同性婚姻。

华盛顿特区家庭研究委员会政策研究资深研究员彼得·斯普里格(Peter Sprigg)周三接受基督邮报采访,他认为具体措辞调整造成的结果表明有更多人支持重新定义婚姻。受访者都被问及他们支持或反对“允许同性恋者合法结婚”。

“使用‘允许’这个词对自由意志论倾向很有吸引力,这在许多美国人中非常浓厚,”斯普里格说。

Like us on Facebook

“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人们应该‘被允许’过他们认为合适的生活——即使这些选择并不符合社会或道德理想。‘允许’的反面是‘禁止’,大多数人不希望法律‘禁止’人们做出关于个人恋情的选择。”

同性婚姻是在公民自由的条款中制造出来的。调查中使用的语言是根据并加强了斯普里格所说的“同性恋认同模式”。这种模式认为同性恋就像肤色一样是固有特征,并将同性恋权利斗争与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联系起来,他认为这种联系是依据错误的前提推理出来的。

一些福音派说,他们支持同性恋“合法”,但不一定在神学上也支持,然而民意调查中的问题并没有探讨这一层面,他补充说。

  • 为什么更多福音派支持同性婚姻?
    (图片:ALEXMCFARLAND.COM)
    亚历克斯·麦克法兰,曾合著《被遗弃的信仰:千禧一代为什么一走了之及如何引导他们回家》一书。

北格林维尔大学基督教世界观与护教学中心主任、护教学家亚历克斯·麦克法兰(Alex McFarland)周三接受基督邮报电话采访时表示,越来越多基督徒支持同性婚姻有多方面原因。

“我们文化中有几件事融合起来,”麦克法兰说。

“我们的公立学校系统和公立大学系统已经有几十年,至少50年,已经远离了对道德和上帝的信仰。”

大约25至30年来,公共广场中“好战的世俗主义者控制了论调”,他还表示,达尔文主义和道德相对主义现在已经在很多人心目中牢固地建立起来了。

这位护教学家认为,“政教分离”的概念也被许多无神论者所盗用,他们认为教会的声音在政府和学术界无关紧要。

关于婚姻法,斯普里格补充说,许多年轻的福音派接受世俗主义思想,认为“政教分离”意味着“一男一女的婚姻是独特的基督教观点——不是这样的——这不能‘强加’给世俗世界”,尽管他们认为教会应该自由地维护其宗教标准。

他补充说:“我们肯定达到了文化的要求,但反对而不是支持重新定义婚姻则需要更大的勇气。一些[福音派]私下反对这种重新定义,可能害怕公开说出来——即使是告诉民意调查人——因为害怕这会危及他们的教育和专业前景和公众声望。”

然而麦克法兰坚持认为,抛弃基督教性道德,歪曲婚姻的想法,这也部分由于近几十年来其他的属灵变迁,包括1960–1970年代主流新教拒绝耶稣运动,以及福音主义的不幸分裂。

“从1967-1977年,神来了,”麦克法兰说,他相信耶稣的运动是美国的第三次大觉醒。

但是,主流教派向左急转,抛弃了圣经权威,并停止强调福传,他解释说。福音派教派和运动经历了双重的分裂:强硬的,律法主义的正统和过于情感化的、寻求友好派。

“但是必须有第三种方式,”他说。 “爱里的真理,彻底为此祷告……我们需要复兴。”

为了减少这种衰落,他重申了此前为《被抛弃的信仰》(Abandoned Faith)一书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的说法,基督徒必须要毫无期待地爱人,同时分享福音。

就像家庭破裂让千禧一代离弃信仰一样,这扭曲了他们对婚姻的看法。他说,随着40年来无过失离婚和肆虐的父亲缺席合法化,美国社会生活成为了扭曲的婚姻态度滋生地。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