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凯撒烤蛋糕时,为什么我们可以说“不”

ByJohn Stonestreet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4年03月4日|09:33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John Stonestreet

容忍同性婚姻已经成为对顺服的一种要求了。然而美国科罗拉多州的马斯特斯面包店和新墨西哥州的伊尔安·休格纳摄影店的两个案例向我们表明,当说“不”的权利开始时,就是“容忍”的终结时。因此许多公民、商人、公益活动都必须在生活和信仰之间做出抉择。

有些基督徒对这样的声明表示赞赏,包括柯尔斯顿·鲍尔斯,他毫无畏惧地反对堕胎,我很钦佩他。还有斯凯·简塔尼,我非常敬重的朋友。

他们表明,不参加同性恋“婚礼”的基督徒,“选择实践圣经的原则”。他们说:如果你拒绝为同性婚姻的仪式提供蛋糕、摄影、音乐,你也应该拒绝任何违背圣经生活方式的人。但因为企业主不能调查每位顾客的私生活,鲍尔斯和简塔尼得出结论说:忽视有关商业的宗教异议是不合法的。

他们还说,烤蛋糕或者提供花卉摆设服务,并不意味着基督徒参加或者承认了同性恋“婚礼”;它们仅仅是一种商业行为。

在我答辩之前,有件事很重要,就是要知道这些辩论如此混乱,特别是那些围绕着堪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的反歧视法案所进行的辩论。

堪萨斯州法案是有问题的,它强烈地否定了亚利桑那州的法案,它并没有赋予任何人权利拒绝为同性恋、与自己信仰不同或政党不同的人提供服务。

Like us on Facebook

无论是丹佛的面包师、新墨西哥州的摄影、华盛顿的花店主人,都不能因为顾客是同性恋,就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但是他们可以拒绝参加同性恋的婚礼。

我认识的每个虔诚的面包师、摄影师都非常严肃地看待他们的服务,特别是婚礼。他们的蛋糕点缀了婚礼,他们的照片记录了过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反对被迫参加同性恋的婚礼,他们的良知促使他们这样做。

我的一个面包师朋友告诉我,因为坚定的信仰,他始终拒绝为同性恋婚礼提供服务,这使他减少了一些生意。无论他们是直接表明的,还是含蓄表明的,他只要知道了双方的同性恋身份,他就会拒绝为他们提供婚礼蛋糕。他这样做已经超过15年。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的信仰和生意能够分开呢?

此外,如果他拒绝向同性恋者售卖纸杯蛋糕,他就错了。因为这和为同性恋婚姻提供彩虹蛋糕是两回事。

鲍尔斯和简塔尼是正确的,因为耶稣也会这么做,他可以为同性恋洗脚,与他们一块吃饭,但这不同于做木匠的耶稣会为同性恋的婚礼制作十字架并换成彩虹标志的圣餐台。他可以花时间和税吏在一起,但他不会帮助他们窃取金钱。

神学教授拉塞尔·摩尔强烈主张不要和同性恋婚礼产生任何关系。我比较同意埃里克的观点,最重要的是要仔细考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有其他问题。

尽管我们可以假设耶稣不会参加同性恋的婚礼,难道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强迫别人也这么做吗?这样做扼杀了人的自由意志,人良知的差异是不能想像的。我不想成为一个法官,命令一个认同同性恋的面包店主人制作一个”神恨恶同性恋”的蛋糕,然后把它送给威斯特布路浸信会。我就是想保护每个面包房主人在恰当的时候说“不”的权利。

我们不能摆脱良心的控告,好像宗教信仰自由是无所谓的。葛尼斯(Os Guinness)在他的《The Global Public Square》一本书里提出宗教信仰自由是至关重要的,不仅对基督徒,也包括对其他信仰的人;在这个多极化的社会中,它对维护和平、繁荣、社会文明,都是至关重要的。

文章来自BreakPoint。版权归监狱团契事工(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使用。BreakPoint和监狱团体事工拥有最终解释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