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孩子的妈妈变性为男人 唯一儿子变性为女孩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7年03月16日|12:44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埃里卡·美美(Erica Maison)唯一的儿子,今年15岁的科瑞(Corey)4年前变性为女孩后,这位底特律5个孩子的母亲决定变性成名为埃里克(Eric)的男子,与她结婚10年的丈夫说,他对此没有问题。

变性人
(图片:FACEBOOK; INSTAGRAM; SCREEN SHOTS)
埃里克(先前为埃里卡)和莱斯已经结婚10年。埃里卡(图片中为她和丈夫及五个孩子)正在变性为名叫埃里克的男人。她唯一的儿子(图片中穿红色T恤的男孩)现在已经是一名15岁的变性女孩(左图)

“我很高兴这终于成真了。我们结婚后不久,我一直听到她说,‘我恨这个(指胸口)。我希望我可以把这切掉,’”埃里克的丈夫莱斯(Les)接受澳大利亚《60分钟》(60 Minutes)节目采访时说。

“我年轻时曾希望我得癌症,所以我就能做乳房切除手术,”埃里卡说,补充说她“讨厌怀孕”。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讨厌我的身体,我对我的身体感到非常羞耻,”埃里克回忆成长过程中对自己女性身体的感受时说。

Like us on Facebook

她说,一旦她的身体进入发育期,她挣扎着要成为一个女人,但毫无效果,她觉得自己是“乔装打扮”的。

莱斯说,尽管妻子变性,他仍然爱着那个她还是女人时爱上的人。

“我爱着同一个人......只是这样,”他说。

当主持人问他现在是否感觉与一个男人结了婚,他说:“不,我觉得还是与同一个人结婚。只是我老了10岁。”

但是,“现在埃里卡变成了埃里克”,主持人说到。

“没关系。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切就是这么简单,”他回答说。

埃里克解释说,在四年前看一个名为詹宁斯(Jazz Jennings)变性女孩的纪录片时,她意识到她是个男人,同时这对夫妻的儿子科里也意识到他是个女孩。

“第一感觉是宽慰,第二是恐惧,”经过多年对她的性别认同痛苦挣扎后,埃里克说到自己的感受。

“恐惧是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恐惧我的家人和孩子们会......恐惧我的余生会如何。”

科里解释说,在告诉父母前,他也非常挣扎,因为他希望父母为他感到骄傲。

“我希望父母感为我感到骄傲,但我觉得他们会不喜欢我,”科里回忆他的童年时期说。

15岁的他说,失去妈妈,看着她转变为一个男人,他还是有些困惑。

“我还是会喊她妈妈,直到她要我喊她爸爸。我会想念她帮我弄头发......”他解释说。

埃里克说,她一直梦想着能做个男人,科里的决定鼓励她开始自己的变性过程。

埃里克说,虽然已经变性,莱斯决定继续爱她,这让她感到非常宽慰,即使他认为这对他不公平。

“如果你在变成男人,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完全是异性恋的男人依然爱你?”埃里克问道,“这不公平。”

“我爱的是同一个人。她曾经是个美丽的女人,现在也依然,是内心的美丽,”莱斯谈道他的决定。“只要埃里克对她的外表感到高兴,埃里克就会对在她——或他脑海里的想法感到高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