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福音会卷入官司 被指控诈捐数亿美元

ByLeonardo Blair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6年02月10日|06:51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尤汉纳
    (图片:脸书)
    亚洲福音会主席尤汉纳(Dr. K.P. Yohannan)。

周一,美国最大的事工机构之一亚洲福音会(Gospel for Asia,下面简称GFA)遭到集体起诉,指控该机构和数个附属机构诈捐数亿美元,错误地将慈善捐款投入该机构领导人尤汉纳(K. P. Yohannan)的个人帝国之中。

该诉讼是由达拉斯的斯坦利律师团(Stanley Law Group)向美国阿肯色西区联邦地区法院提出。去年10月,福音教会财务责任委员会(Evangelical Council for Financial Accountability,以下简称ECFA)断开了与该机构的联系,因为该机构违反了ECFA的七项核心标准中的五项。

基督邮报周二获得的108页的文件中,原告称福音亚洲会、尤汉纳和其他GFA行政人员向捐助者谎称慈善捐款的用途,将该机构收集的数亿美元用于投资营利性企业和建设奢华的总部。

诉讼原告马修和珍妮弗·迪克森(Jennifer Dickson)指控被告违反RICO(反诈骗腐败组织集团犯罪法)及阿肯色州欺骗性贸易行为法,欺诈及不正当得利。

Like us on Facebook

与尤汉纳一起列为被告是:他的妻子吉塞拉(Gisela),GFA的董事会成员;他的儿子丹尼尔(Daniel Punnose),也是董事会成员,副主席大卫·卡罗尔(David Carroll),在GFA担任多个职位,包括首财务总监,以及帕特·埃默里克(Pat Emerick)。根据诉讼,埃默里克是居住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美国公民,担任GFA在加拿大附属机构的主任。

基督邮报周二就诉讼多次联系GFA行政人员,被告知要联系科尔塔(Taun Cortado),他是GFA在美国的广播及媒体关系部门主任。

记者通过电子邮件联系科尔塔,询问GFA是否愿意回应,他回答说:“别担心——我不会这样做。”

当被问及他的回答是否可被视为“无可奉告”时,他回答说:“噢,对不起,兄弟。那是给其他人的......”

记者第三次联系他,科尔塔没有做出进一步回应。

据诉讼称,亚洲福音会是全球性的传教组织,主要在南亚,尤其是印度开展工作。

该机构告诉潜在捐助者说,该机构为“穷人中的穷人”提供物品、粮食和基督教消息,但首席律师马克·R·斯坦利(Marc R. Stanley)在一份声明中说,GFA利用了基督徒的好心。

斯坦利说,“尤汉纳及其亚洲福音会的核心成员,数年来利用全美各地虔诚基督徒的善意和慷慨。亚洲福音会应将捐款退还给误以为钱是用于慈善的捐赠者。”

根据这项诉讼:“2007年至2013年间,GFA仅在美国就征得超过 4亿5千万亿美元的捐款,GFA的大多捐助者都来自美国。每年超过一百万的独特捐赠中,有数千名捐赠者一次性捐赠或多次以赞助形式捐赠。然而,虽然GFA向捐助者的反复承诺,但善款只有一小部分用于慈善,被告为着他们自己目的改变善款用途。”

该机构在美国被认为是符合501(c)(3)的非营利性实体,是个“宗教组织”,因此并不需要公布其财务报表,但其在印度并没有这样的特权。

作为在印度的外国慈善机构,根据2010年的印度外国捐款管理法,GFA须公开其在该国的所有资金花费。

根据一份提交给印度政府的对信徒教会(Believers Church)、亚洲福音会-印度(Gospel for Asia-India)以及相关的有限责任公司“最后时刻”(Last Hour Ministries)和“热爱印度”(Love India Ministries)的财务分析报表,GFA用于印度的资金非常少,而这实际上是美国捐助者指定捐款要用于的项目。

例如,2013年(这是最近的经审计可用的财务数据),GFA在全球共有1.15亿捐款(其中超过9千万来自美国),但只有14,644,642 美元用于GFA在印度支持的有需要者和穷人—— 直接违背了捐助者的指定目的和GFA的承诺,诉讼称。

这起诉讼强调了出售给捐助者的各类产品和捐赠目标,如骆驼、毛毯、摩托车和“耶稣井”,以吸引捐助者捐赠,但该诉讼认为,很少的钱用于这些原因,并以“耶稣井”为例来说明。

“GFA表示挖'耶稣井‘给在印度服务匮乏的村庄提供清洁的饮用水。2012年,GFA得到逾350万美元指定用于‘耶稣井’的捐款,但只有50万美元用于该项目。2013年,GFA征得超过400万美元指定用于‘耶稣井’的捐款,但只在该项目上花费了70万美元。按照GFA代表的说法,钻一口井只需1400 美元,按实际价值计算,GFA在2012年收到的捐赠足以至少挖2500口井,但其在印度的实际支出只够挖350口井,而2013年,GFA获得资金至少可以挖2800口井,但其在印度的花费只够挖500口井,”诉讼称。

根据诉讼,原告努力在适用法规的要求下,代表“美国所有捐赠给GFA的人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