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活动家:协助自杀并非是爱的选项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2月28日|04:12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马里兰州国家海港——协助自杀合法化为各种人权侵犯开了大门,给生命定价、贬低人类的尊严,保守派领袖在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简称CPCA)上称。

美国保守派联盟
美国保守派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的政策研究员朱莉·霍克(Julie Hocker)和犹他州GFC基金会(GFC Foundation)的斯坦福在保守派政治会议的分组会议上谈到协助自杀的危险。

2月24日,盖洛德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的保守派政治会议的分组会议上,美国保守派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政策研究员朱莉·霍克(Julie Hocker)和犹他州GFC基金会(GFC Foundation)的斯坦福·斯维姆(Stanford Swim)敦促与会者提高警惕做好准备,因为更多的州正着手处理协助自杀问题。

斯坦福说,目前已经有六个州承认协助自杀合法,并且21个州正在考虑将其合法化。

“对于某种决定人生死的事情,这样的速度快得可怕,”斯坦福说,并指出这些法律高举个人的自主权,但问题是这些法律中不包括精神健康检查的规定。

Like us on Facebook

这些法案大部分都承认姑息疗法和临终关怀的有效性,但医生并未有义务必须告知考虑协助自杀的病人,他们可以得到的姑息疗法,他接着指出保险政策也因为协助自杀合法化而出现变化,且有许多奇怪的事情发生。

霍克提到最近加州斯蒂芬妮·帕克(Stephanie Packer)的案例,斯蒂芬妮·帕克被确诊患硬皮病——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医生告诉她已经是晚期。 加州《选择死亡权利法案》(The End of Life Options Act) 生效后不久,她的保险公司拒绝支付医生建议的化疗药物,但同意支付协助自杀药物的费用——共同支付1.2美元。

“这就是这项立法的真实面目,”霍克说,霍克患有先天性成骨不全症,只能依靠电动轮椅出行。

协助自杀“是个楔子议题”,霍克在小组讨论后告诉基督邮报。给痛苦中的绝症患者提供协助自杀的黑暗面可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美国发生的优生学运动。

法规故意写得朦胧不清,以便给可疑解释留下空间。一旦医生认为你“有资格”得到协助自杀,“就没有什么能使他们放弃认定你能够得到协助自杀,”霍克说。

世界各地发生令人焦虑的滥用案例。

基督邮报 2月1日报道,荷兰的一名80岁老妇人,“患老年痴呆症,曾在较早时候表达过结束生命的‘时机已经成熟’。但是,当医生注射致命药物时,她的身体开始反抗,她需要家人把她按在病床上完成这个过程。”

虽然最终荷兰医生撇开了不法行为,但报道称“她没有告诉患者[注射死亡药物],‘因为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额外困扰,‘造成’进一步的破坏’”。

1920年以来,安乐死倡导者自就提到淘汰不受欢迎的人,霍克继续说,而并非是“保守派正在编造什么或吓唬人达到绝对禁止协助自杀。这只是事实。”

基督邮报问霍克,基督徒应该如何参与这个问题,尤其是那些认为协助自杀是个富有同情心的选择的人。

“谁不知道残疾人或老人仍然在给[社会]做贡献?”她回答说。“他们仍然为他们所爱和一起工作的人需要。”

“我们天生就是有尊严的存在,无法被衡量或夺走。尊严不是我们的政府定量发放的,”她补充说。

她说,协助自杀倡导者把自己当作尊严的仲裁者,好像他们赋予尊严给其他人,死亡被视为是一种权利。

“我的尊严不是人赋予的,我的尊严是因为我存在,”霍克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