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意义在于上帝

ByDaniel Fusco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7年11月10日|11:51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我们是谁?我们为何在这儿?如何在这个极富创造性的、痛苦的、美丽的生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件我们始终要定睛的重要事是什么?我们该如何才不会忽视它——什么是完成它的最好途径?

我知道,这是成山的疑问。是的,我们有成山的问题!

我们都想明白人生。我们想理解人生。我们想知道生活的意义。这恰好就是我想开始阐述的地方:用个简单的前提说,就是,每个人都渴望活得有意义。

Like us on Facebook

意义就是我们定义出何为生命中重要的事,以及如何追求它。

意义就是我们如何决定哪些事情更重要,或哪些事情不那么重要——如果我们足够幸运的话,我们终于得知何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我喜欢心理学家对此的解释:“作为人类,我们需要让自己的存在有意义。意义定义我们的生活和生活方式。这种寻求意义的行为经常受到挑战。在一个贫穷、战争及饥荒充斥,而一些人却享有极大特权的失衡世界,我们如何理解我是谁。”

我们都在学习何为向着三个方向生活:向上,向外及向内

  • Daniel Fusco
    (图片:DANIEL FUSCO)
    丹尼尔·富斯科(Daniel Fusco)是华盛顿十字会教会(Crossroads Community Church)主任牧师。

如果我们讨论关于生活的艺术,那么向内(我们)和向外(他人)就是最重要的。然而我们以向上开始,因为我们理解是上帝改变一切。我对此深信不疑。

看,我们相信(或不相信)上帝塑造了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这就是为何要了解如何向内和向外生活,取决于向上的生活。

通常,我们总是在生命里的下一件大事,而不是与上帝的关系中寻找意义。当我考上大学。当我毕业。当我找到梦想的工作。当我结婚。当我有了孩子。当我有了一个房子。当我得到晋升。

这些并不是坏事。但当我们期盼这些事提供它们本无法提供的那种意义时,问题就来了。

有时我们问自己为何在意这么多。或许我们正在办公室里做着“完美”的工作,想为什么以前会以为这能极大改变我们的生活。还有一些时候,那些应该让我们感到有意义的事情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意义感,然后我们只能说,“真的吗?就这样?”

接下来就该是我们发现自己追求了一件错的事......所以又开追逐下一件事取代它。

下一份工作,下一段恋情,下一笔钱。“意义这台跑步机”可以持续工作一生之久——但这根本没必要。意义并不是在什么地方流动着,等着去被逮住。意义是被创造出来的——就在向上/内/外的交汇点。意义就是当我们的想法与信念通过行为被表达出来(碰撞出来)时所发生一切。生活艺术的一部分内容就是要学习如何让我们的生活产生正确的意义。

这取决于我们如何与上帝关联。

很多时候我们像一条鱼,在自己小小的鱼缸中游弋。我现在不太知道鱼的意识水平,但我不认为它会思考,哇,今天鱼缸里的水这么有趣!我已经感觉到了!今天像是,可能,热了0.3度,水划过我的鳞片的感觉好极了!

当谈到意义时,我们也像鱼一样!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就是上帝,我们因他而生、而动、而存在,而我们又太容易忽视这一点。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特别开心你能看到这篇文章,因为我可以直接的向你提问:什么能比你和上帝的关系更重要呢?

我知道这是特“牧师”的一个问题,但这问题没错!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位上帝,他创造我们,维持天地万物的规律秩序(我深信这一点),那么我们和上帝的关系就该是最根本的。

这就是我想要带大家领会到的:我们都需要生命有意义,并且,因为终极意义只可以从我们和上帝之间的关系中得到,所以敬拜就是对意义这种需求的一种满足。

圣经讲述了关于上帝,以及上帝百姓的故事。

有时我们忠于上帝,有时则不是。这可不是上帝在这几千年的时间里变来变去——变的是我们!在人的每一个摇动中,上帝都不断地慈爱地呼喊他的孩子回来敬拜他。

为什么?因为上帝配得,因为通过敬拜,我们可以找到自己。

十诫中的第一条就是上帝告诉我们除他以外,不可有别神。因为他创造了我们,他知道我们多么倾向背离他。

我们不只是受试探崇拜坏的东西。比如,剥削穷人明显是错的,因为我们崇拜利益。但,我们甚至也崇拜好东西!我们趋向于得到好东西,让这些好东西成为最重要的事......但却适得其反。并不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坏的,而是因为我们摆错了位置。取代上帝而去崇拜其他事物,都会毁掉我们在探求的意义。

这就像我们晚上在森林迷路了,但只有一个人有手电筒。如果我们不去优先考虑追随这束光,就无法回到停车场。哪怕是一件好事,比如喝水歇息,如果妨碍我们追随带领者,也会变成坏事。

这是一个符合圣经敬拜的简概。“worship"(敬拜)一词来源于worth(价值),而后缀—ship指的是拥有这个“条件”或“质量”。所以如果什么事情对于我们有价值,我们就崇拜它,至少一定程度上是这样。所以打个比方,一个人敬拜上帝,同时崇拜足球也是有可能的。敬拜不是零和博弈。

但确实只能有一件事占据你心中的宝座。

所以如果我们将整个生命定义于挣了多少钱,猜猜会怎样?金钱会成为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孩子等等,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希望可以服侍两个造物主。如果可以把上帝排在第一优先级,把工作也排在第一优先级,我们可以分别爱着这两样。我们难道不能同时拥有吗?
不能。永远不可能。

那不是生命的法则。我们由一位造物主所造。当我们把某样东西提升到心中那个荣耀之位那一刻,其他事物就会失色。

我们的问题不是我们是否敬拜,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敬拜的那些值得定义我们的人生吗?因为,只有当我们所敬拜的那位是真正配得的,才可以从中找到真正的意义。

(翻译:哈亚)

本文内容版权归基督邮报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发表。

丹尼尔·富斯科(Daniel Fusco)是华盛顿十字会教会(Crossroads Community Church)主任牧师。他2分钟的讲道视频在脸书大受欢迎,他的证道每周在TBN上全球播出,他也是新书Upward, Inward, Outward: Love God, Love Yourself, Love Others的作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