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洛杉矶到华盛顿 美国人相聚悔改、祷告

ByKevin Por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6年04月13日|01:02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从洛杉矶到华盛顿 美国人相聚悔改、祷告
(图片:路透社/ JIM BOURG)
2015年4月5日,复活节早晨日出之际,基督徒在华盛顿特区林肯纪念堂台阶上举行的宗教礼拜上祷告。

华盛顿——全美最有影响力的牧师和属灵领袖上周六齐聚林肯纪念堂脚下,参加“联合呼声DC16”( UnitedCry DC16)活动,为美国献上迫切需要的祷告。

在羊角号的低吼中,这一天的行程拉开序幕。各种教派、种族和年代的数百名参与者相聚在这个多元性集会中一起代祷,为了美国寻求神的饶恕和喜悦。羊角号是古代犹太传统使用的一种号角,把人们召聚在一起。

“联合呼声”强调悔改、属灵复兴和增权益能,呼吁反思被杀的人权领袖小马丁·路德·金博士的遗志,还有为金家成员洗脚的仪式,以抵偿美国错待金博士的过往,以及争取种族平等的挣扎。

小马丁·路德·金博士的侄女阿尔韦达·金,女儿伯尼斯·金代表金家参加这次活动,牧师、历史学家迈克·贝里(Mike Berry)祷告求神洁净全美过去灭绝人性和种族主义的过犯。

Like us on Facebook

洗脚仪式之后,阿尔韦达·金接受基督邮报采访,分享了她对这一象征性动作的感受。据阿尔韦达说,需要悔改并不是单方的。

“许多的祷告把我们带到这一刻,” 阿尔韦达告诉基督邮报说。“……双方都需要悔改,你注意到金家的回应[是],‘我们悔改,我们饶恕,我们去爱。’这必须是双方的,这样才会有深刻的医治。我们认为,这绝对是医治即将发生的标志。”

阿尔韦达认为,美国敬畏基督的传统十几年前就偏离轨道了。“我们1963年将祷告踢出学校时,美国就偏离了轨道,”她说。“当我们1973年(罗诉韦德案)开始不再认为生命神圣不可侵犯时,当我们开始认为‘我们信靠上帝’不过是印在钞票上,而不是刻在我们心上时,如果我叔叔小马丁·路德·金今天在这里的话——他是我爸爸(亚伯·金牧师)的弟弟——[他]会说,‘回到神面前’,我想这就是我们今天活动的目的之一。”

这位活动家、前乔治亚州代表补充说,祷告一直是美国的基础。没有祷告,美国就会走向灾难。“你会知道,当人们不再祷告时,这个国家真的会麻烦缠身。”

“联合呼声”创始人刘易斯·霍根(Lewis Hogan)认为,当属灵领袖聚在一起同心合意祷告时,国家中的许多问题可以开始得到改善,而这正是他们在上周六的活动中所做的。全美一些重要的牧师和信仰领袖,包括罗尼·弗洛伊德(Ronnie Floyd)、安妮·格雷厄姆·洛茨(Anne Graham Lotz,又译葛安妮,葛培理的女儿)、吉姆·格鲁(Jim Garlow)、哈里·杰克逊(Harry Jackson)主教,道格·斯特林格(Doug Stringer)和撒母耳·罗德里格斯(Samuel Rodriguez)都参加了这次活动。

霍根曾告诉基督邮报说,“只有合一的教会才能帮助医治分裂的国家。美国还有希望,祷告会带来改变。”

像“联合呼声”这样的祷告聚会并不是偶然性事件。从东岸到西岸,祷告运动似乎蔚然成风。DC联合呼声活动的同一天,另一场祷告活动“今日阿苏撒”(Azusa Now)同时在加州洛杉矶纪念体育场(L.A. Coliseum)开展,在某一时刻两场活动还彼此分享了现场转播。

“今日阿苏撒”是为了纪念1906年历史性的阿苏撒街复兴(Azusa Street Revival),当时黑人、白人、亚裔和拉丁裔聚在一起,领受基督之灵的浇灌,就像使徒行传中所预言的那样,因此迎来了五旬节运动(Pentecostal Movement)。基督邮报曾报道,有超过11.5万人注册“今日阿苏撒”活动。“今日阿苏撒”在活动网站上问道:“即使我们分裂,神的国度也会扩张,我们合一的话,会扩展得多么多呢?”

“今日阿苏撒”和“联合呼声”在同一天举行活动并不只是良好规划的结果。“联合呼声”计划于4月9日举行,纪念阿苏撒街复兴,这一事件发生在1906年4月9日,但象征意义并不只止于此。

正如基督邮报之前所报道的那样,4月9日也是向1865年4月9日致敬,那一天弗吉尼亚州阿波马托克斯郡府之役收官,美国内战冲突也随之结束。此外,亚伯拉罕·林肯总统曾试图联合这个种族分裂的国家,而“联合呼声”象征性地在林肯纪念堂脚下举行。

诸如此类史诗般的祷告聚会将会定期举行,神把同样的异象放在他的百姓心中,福音派人士尼克·霍尔(Nick Hall)说,他当时就在“联合呼声”祷告会现场。

今年夏天,霍尔将在美国首都举行自己的祷告聚会,主题为“相聚2016”( Together2016)。PULSE创始人霍尔呼吁美国人7月16日相聚国家广场,祷告求神改变四分五裂的美国之心。PULSE是一场祷告和福传运动,旨在为教会增权益能,唤醒沉睡的耶稣文化。

尽管霍尔的活动可能听起来和“联合呼声”类似,但这位福音派人士告诉基督邮报说,“相聚2016”更针对千禧一代,这会非常不同。

“今天[在‘联合呼声’上]发生的很多事情不会在‘相聚’上出现,因为‘相聚’更多是千禧一代的[活动],”他告诉基督邮报说。“如果下一代人会计划举行祷告聚会,这看上去会很不同。”霍尔自己也是千禧一代,被一些人称为“下一代葛培理”。

尽管这位福音派人士表示,他的活动会非常不同于“联合呼声”,但他也认为神的计划是相同的。

“……当你看到大规模集会和合一的呼召,以及所有这些正在发生事时,我们确实相信神在做事。这看上去就像神心上的事。这并不是人们[在他们自己心里]想出来的。这看上去像是超越了不同界限、互不交流的人们、彼此完全不了解的人们——神就像在许多人心里下载着这同一个版本。”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