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需要马丁·路德

ByRichard Land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5年12月10日|07:33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DR. RICHARD D. LAND
    (图:基督邮报漫画家Rod Anderson)

不,伊斯兰并非敌人,但许多穆斯林是。这是今天的美国正在遭遇、刻不容缓必须严肃对待的困局。

圣贝纳迪诺(San Bernardino)的恐怖事件表明问题已发展到了危机程度。再趑趄不前、不敢公开说明这危机,只会导致更多无辜者丧命于政治正确的虚伪祭坛。

伊斯兰是“碎片化”的一样东西。正如这世界上其他宗教一样,伊斯兰教有许多不同的教义和意识形态,对每个人如何献身伊斯兰信仰的理解也各不相同。

换言之,伊斯兰教并非铁板一块。伊斯兰圣战主义用事实证实了这个判断,展现了伊斯兰教最残暴的一面(寻求通过武力建立世界范围的伊斯兰哈里发国)。迄今为止,伊斯兰圣战主义每杀害一个非穆斯林的同时至少杀害了四个自己的穆斯林同胞。

Like us on Facebook

他们为什么杀害穆斯林呢?他们屠杀自己的穆斯林同胞是因为那些人不愿臣服、通常还抵抗他们激进的伊斯兰圣战教义,也反对圣战者把自己对伊斯兰信仰的表达方式当成伊斯兰教唯一合法的解释。

这种情况可以类比于3K党和雅利安白人至上主义组织宣称自己是基督教唯一合法的表达,然后威胁杀害所有拒绝他们狭隘、邪教般对属基督国度理解的人,以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基督教。

也许有人会反对这观点,认为三K党只是古怪、邪教式的团体,在社会中没什么影响。感谢神,对现在而言,这是真的,但在过去,最晚在1920和1930年代,三K党在美国依然拥有巨大的政治和文化影响力,这种影响力由他们私刑折磨的恐怖行为所支持,而且其影响不仅仅限于美国南方。

并非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激进伊斯兰圣战者,但许多人是。

公开的民调表明,全球16亿穆斯林信众中,大约有10%-20%的相信,以暴力方式进行的圣战在道德上正确合法(那就至少是1.1亿人)。

距今不远的2011年,生活在美国的300万穆斯林中,大约有21%的人相信“极端主义”在美国的穆斯林中拥有“很大、相当数量的支持者”。同样的皮尤(Pew)调查表明,60%的美国穆斯林“对美国的伊斯兰极端主义问题非常/极其关心”。有趣的是,皮尤调查同样发现:只有8%的美国穆斯林相信暴力行为“常常/有时”可以是正确合理的,而86%则反对暴力。

巴黎和圣贝纳迪诺事件中的伊斯兰恐怖袭击者凸显了这危机在全球范围内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这是文明世界的危机,但不仅仅是伊斯兰和西方世界之间的冲突。这也是伊斯兰世界内部为伊斯兰信仰的灵魂而进行的角力。

今年一月一日,埃及总统阿卜杜·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去往开罗的爱资哈尔大学(Al-Azhar University,该校为阿拉伯世界公认的伊斯兰教义与信仰最重要的研究中心),发表了充满勇气与希望,具有历史意义、力挽狂澜式的演说。塞西总统面对面向集合在一起的伊斯兰教士、学者与伊玛目们发表讲话,号召他们来引领一次伊斯兰内部的革命。

他说:

“在此我要对所有神职人员说。我们要认真考虑所面临的问题……很难想象,我们尊为最神圣的思想竟然让整个乌玛(伊斯兰世界)成为迫使世界其他国家陷入焦虑、危险、杀戮和破坏的源头……这种思想——我指的不是‘宗教’而是‘思想’——也就是观念和文字的主体。几个世纪以来我们把这些经典和思想奉为神圣……正与整个世界为敌……我在此,向爱资哈尔大学的众学者和教士所说的话。全能的安拉会在审判日为我现在所说的话作真理的见证人。如果你们仍然困在这种思想中,我所说的一切你们是不明白的。你们需要走出自己的固步自封才能观察到,才能以一个更开明的视角去反思。我要再次重申,我们需要一场宗教革命。你们,伊玛目们,要在安拉面前负责。整个世界——再说一次——整个世界在等着你们的下一步行动,因为这个伊斯兰世界被人摧残、破坏、毁灭——而且这正是我们亲手这么做的。”

埃及总统并非空谈。1月6日星期二,塞西总统出席了科普特教会的弥撒(这是历任埃及总统中的第一位),向埃及基督徒表达了自己深切的关怀。无论别人怎么评价塞西的政策,这些都是大胆、勇敢的举动,这些行为很容易让他被暗杀,就像多年前他的前辈萨达特总统那样。

这可能是伊斯兰内部“宗教改革”开始的第一个信号,这和五个世纪以前马丁·路德所带领的那次宗教改革具有相同的历史意义。

伊斯兰需要宗教改革,其迫切程度与中世纪基督教在16世纪时需要改革一样。这改革必须由穆斯林领导,就如同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必须由基督徒领导一样。

现在是需要100万穆斯林在华盛顿街头游行的时候了,需要他们来抨击伊斯兰圣战者,从神学和文化上孤立他们。美国人需要看到这样由穆斯林进行的示威和谴责,谴责那些以他们信仰为名所犯下的野蛮暴行。

这种公开的谴责后,需要立刻公开地于司法于安全机构合作,协助确认、孤立并制服穆斯林中间的激进圣战者。是温和穆斯林们站出来的时候,展示自己忠诚于美国、支持西方文明,关注宗教宽容与人权,和所有心怀善意的美国人联合起来,拒绝一切激进伊斯兰圣战主义相关的言论和行动。

若非如此,我们就将使美国危机四伏。除非温和的穆斯林与他们的美国同胞联合起来反对激进圣战主义,否则更多野蛮的恐怖暴行将出现在国内。随着袭击继续、无辜者伤亡越来越多,美国人会面临日益增加的压力,在秩序于安全的名义下暂时取消、放弃那无比珍贵、由宪法所确认的自由。从过去的经验和人类本性可知,结果就是所有美国人的自由都会受损,穆斯林与非穆斯林都不能幸免。心怀善意的每个人都有责任去反对、击败激进伊斯兰圣战主义。对此的否认,就是对文明的致命威胁,这是既不理智而又愚蠢的奢侈品,各地热爱自由之人将不能承受。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