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赫夫纳离世与性革命的终点

By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2017年09月29日|10:13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休·赫夫纳(Hugh Hefner)终年91岁。我希望他在离世前找到恩典并悔改。我也希望他的离世能成为性革命终点的标记。这革命在每个领域都一败涂地,希望它永不死灰复燃。

  • 迈克尔·布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性革命应许了自由,却带来束缚;应许了兴奋却带来空虚;应许了刺激却带来了性病。从第一天开始,就注定要毁灭崩溃。

就这样还蔓延如此之久,实在令人汗颜。

Like us on Facebook

尽管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Kinsey)早在1948年就发布了那本扭曲的性学研究报告,为性革命铺平道路,但性革命真正的种子,还是花花公子1953年发布的玛丽莲·梦露的裸照。随后,在1960年代反文化革命中星火燎原。再后来,按照一般的说法,那就是历史了——当然,一部很悲惨的历史。

今天,8岁大的孩子已经能接触到赤裸裸的色情读物。

最小10岁的孩子已经要面对与肛门/口腔/阴道性交相关的健康威胁。

12岁的孩子开始相互发送色情短信,有时因为裸照在学校内被传播而自杀。

一年级的孩子已经能拿到避孕套 。(一个6岁的孩子到底要避孕套干嘛?)

因为色情读物,健康的男青年没有万艾可(Viagra)就不能人道。

20多岁的已婚夫妇不再有鱼水之欢,因为这对他们已经毫无意义了。

有一半第一次当母亲的人,在怀孕时还没结婚。

这都归功于性革命。除了毁灭,什么都没有带来。

去年,有短暂的一段时间,花花公子公司宣布在其杂志和网站上不再刊载裸体图片。

但花花公子暂时放弃裸体图片并不是因为社会变得更道德了。放弃这些图片是因为社会更加不道德,花花公子那些相对温和的色情图片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最肮脏的色情图片已经随处可得了,谁还需要花花公子里那些裸女郎呢?色情现在已无所不在。

色情的饕餮带来了什么呢?破损的婚姻。性成瘾。堕落的肉欲。致命的性病。女性的尊严被消解。还有许许多多的罪恶。绝对一无是处。

想想这些来自政府网站的统计数据吧:“15-24岁的青少年在每年新感染性病的2000万人中占将近一半。今天,每五个性方面活跃的青少年女孩有两个患有会导致不育甚至死亡的性病。同样,尽管艾滋病比例在青少年中非常低,诊断出携带艾滋病病毒的13-19岁人群中,男性比例超过80%。”

这就是性革命的现实,这可不是邀请你进入香闺来满足你幻想的裸女。

先生们,从电脑里向你微笑的那个美人让你感觉自己被需要。她拥有你需要的东西。让你梦想成真!

但虚情假意之后给你带来的则是这些东西:对同样东西更多的欲望,随后是对更刺激东西的欲望,再之后是对更赤裸裸、更扭曲内容的上瘾。一切始于那个美丽的微笑!

年轻的女士,当摄影师告诉你你很美丽,他这么做只出于一个原因:钱。男人第一次花钱来观看,给你带来短暂的兴奋,紧随其后的就是难堪、再往后是冷酷,再后来是只有药物才能缓解的痛苦。

这是陷阱,这是谎言。趁还能走的时候,赶紧逃离!

有人告诉我,休·赫夫纳参加过麦克·道格拉斯(Mike Douglas)的访谈节目,尽管我本人没看那一期。

在访谈中(我转述一下),道格拉斯对赫夫纳说:“嗨,你的女儿已经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了。我猜也是她该派裸照的时候了吗?”

赫夫纳的回答说明了一切:“当然不会!我的女儿可不会拍裸照。”

一切水落石出,这就是性革命的破产:它会毁掉我们的儿子和女儿。

但并非所有的希望都丧失了。性革命可以被逆转。还有更好的道路,一条远远更好的道路,神的道路。

我了解过一些研究,得到了同样的结论:参与过一夜情、有多位性伴侣的单身人士对性最不满意。忠贞的已婚夫妻在性方面最满意。

那是因为我们并非身体的动物,只有身体上的功能。我们是人类,有感情,有价值观,有欲望,与忠贞关系脱钩的亲密性行为最终带来的是失望、羞耻和负罪感。

这就是为什么在我超过41年的婚姻生活中,赫夫纳那种一周经历的女性比我们绝大多数人一生都要多的生活方式从来没有让我羡慕过一次。

何等可怜、迷失的灵魂,何等悲惨、丑陋的人生。

回到最初的话题吧。我希望他能在离世前找到恩典和悔改。我也希望他的离世能成为性革命终点的标记。

(关于本文中更多论据的信息,请参考“Saving a Sick America: A Prescription for Moral and Cultural Transformation拯救病重的美国:道德与文化革新的处方“中的"From Playboy to Purity: Reversing the Sexual Revolution从花花公子到纯洁:逆转性革命“一文)

(翻译:尤里)

本文内容版权归基督邮报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发表。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2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