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圣经在哪儿呢?教会无视“神之圣谕”吗?

ByEric Metaxas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7年10月19日|04:1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你的圣经在哪儿呢?教会无视“神之圣谕”吗?

克格勃们最终得偿所愿——西方世界教会与圣经的分离——及其伴随而来的灾难性后果。

  • Eric Metaxas

两个克格勃少校站在嘉文·阿申顿(Gavin Ashenden)面前,他在1980年代时把圣经走私进前苏联境内。你的联络人是谁,圣经被运到哪里?克格勃官员警告,如果阿申顿不合作的话,他就会以走私黄金罪被起诉——因为他带着黄金的结婚戒指!天呢,这种构陷可不是说笑话。刑罚是在西伯利亚劳改营里呆个20年。

Like us on Facebook

但阿申顿毅然肃立,最后克格勃只好放了他。

在圣经这事情上,西方世界的基督徒要是能做一样的事情就好了。阿申顿当时是圣公会的神父,BBC的撰稿人,这个月他回到了俄国,听到一些俄国人指责西方的基督徒向世俗文化投降,在重新定义婚姻的问题上尤其如此。他们告诉他:“我们曾生活在无神论世俗主义的重压之下,现在我们知道人类本性的爆发有多空虚、多危险了。”

在Anglican Ink(暂译为“圣公会墨迹”)网站上,阿申顿提到,一个多世纪以前,马克思主义控制俄国的时候,他们首先将目光放在了基督徒和教会上——现在他们又想故伎重演。和从前一样,他说:“文化和政治的枷锁慢慢拧紧,针对那些读圣经的人、针对那些坚持信仰并将其带入公众领域的人。”

悲剧的是,许多基督徒——或至少那些自认是基督徒的人——都毫无抵抗地放弃了圣经,按照阿申顿的说法,圣经是“教会的基石”。而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英格兰教会60%的成员“从未”读过圣经——没错,“从未”。也难怪那么多教会濒临衰亡了。正如阿申顿所说:“只有圣经能挑战世俗主义的主张。”

按照研究院乔治·盖勒普(George Gallup)和吉姆·卡斯特里(Jim Castelli)的说法,圣经盲在大西洋这边也飞速成长。两个成年人中只有一个不到能说出四部福音书的名字。许多基督徒都列举不出两三个耶稣门徒的名字。他们说美国是一个“圣经盲的国度。”

也难怪我们的文化混乱至斯。多少世纪之前,阿摩斯所写的内容对我们今天也如此真实:“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这是审判的话语——审判当年以色列的民以及今天的我们。

当我们未能触及圣经的力量,我们就错过太多太多了。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曾说:“如果你想要知道神,你必须知道他的话语;如果你想要得到神的能力,你必须先看他的话语中他如何做工;如果你想在神的目标实现前预先知晓,你只能通过他的话语来找寻。”

今年是宗教改革500周年,宗教改革将神的话语还给了他的民,宣告神的话语是基督徒人生最终极的权威,将神之话语赋予人自由的大能在社会中释放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前如此少的基督徒还在读圣经,简直是骇人听闻。

我们的世界观根植于圣经。没有圣经,我们就不会知道神、不会知道我们的救主,也不会知道我们作为按照神形象所造的存在生活在这世界上的目的。突破点BreakPoint.org网站能提供一些帮助你更好理解、享受神之话语的资源。其中之一是斯坦·古特利(Stan Guthrie)的杰作God's Story in 66 Verses: Understand the Entire Bible by Focusing on Just One Verse in Each Book(暂译为‘66节中神的故事:聚焦每卷书中的一节以理解整部圣经’)。还有马丁·路德的《简易祷告法》(Garland Prayer of Four Strands)——很简明,很有帮助!

在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加冕典礼上,她拿着圣经,说:“这就是智慧,这就是皇家法律,这就是神活生生的圣谕。”如果我们相信这话,就像克格勃们真正相信的那样,那就让我们来接触这鲜活的力量吧——从今天开始!

(翻译:尤里)

文章来自BreakPoint。版权归监狱团契事工(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使用。BreakPoint和监狱团体事工拥有最终解释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