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教会为何该成为社交俱乐部?

ByGARY L. WELTON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7年03月20日|08:2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别误会。教会意义远超社交俱乐部。但也有证据表明,我们的教会需要成为社交俱乐部。

  • Gary L. Welton
    盖理L.韦尔顿(Gary L. Welton)博士是格罗夫城市学院心理学教授和机构评估的副院长。

作为基督教领袖、意见领袖,美国的世俗化是我们必然关注到的一个问题。有调研表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自认为是无神论者。按照乔纳森·希尔(Jonathan Hill,我从前的学生)在他专著Emerging Adulthood and Faith(暂译为“摆脱成年与信仰”)中的说法,这种局面常常爆发式出现。无神论者数量的增加并非由教会里那些虔诚人群转变而来,而是来自于那些自认为很少去、不怎么去教会的人。参与宗教活动的青少年很容易成为虔诚的成年人,尽管有时也有证据显示他们在成长的时候会经历几年上下求索的时光。

无论如何,作为信仰宗教的父母,我们很关注自己儿子、女儿们的信仰成长。有什么因素有可能影响下一代,让他们会继续成为有信仰之人的呢?

Like us on Facebook

格罗夫城市大学(Grove City College)心理学系的一个研究团队评估了191名13到16岁间青少年的宗教信仰状况,并在四年之后进行了回访。该人群的宗教程度下降不大,却也很明显。来自这些即将成为成年人的反馈表明,从一定意义上说,相对比四年之前,他们不那么倾向于宗教了。

宗教状况的稳定与衰退之间有何预兆呢?

作为调研的一部分,我们询问那些即将成为成年人人的他们朋友、家人和其他一些重要的成年人之间的社交互动和共有价值观的状况。

他们社交关系的频率和质量又如何呢?

结果表明,只有青少年与他们朋友的社交互动能影响他们的宗教稳定状况。青少年与朋友们的活动频繁程度非常重要。我们花在青年团体、青年外出活动上的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投资。

然而,你不必担心我是鼓吹在所有教会生活中进行年龄区分隔离的做法,我接下来就要说青少年与家人、其他重要成年人的社交互动甚至比与朋友社交互动更重要。

这些家人和成年社交互动有31%到42%可能成为宗教状况稳定的标志。我与教会里青少年们一起的时间对他们未来的宗教状况非常重要,这就像我承担家长职责对孩子的未来极其重要一样。我们和青少年们在一起的时间能稳固住下一代的信仰状况。

然而,为了不让读者你误会我又要建议减少敬拜与教导以增加社交互动时间,我现在就要提到另一个变量——共有价值观——这是更强大的影响因子。

当青年人表示他们自己与朋友、家人和其他重要的成年人拥有共同价值观时,他们的宗教信仰就更加稳定了。共有价值观对宗教稳定性的影响力比社交互动的影响大32%到47%。作为意见领袖,我对教会里孩子们、青少年而言可谓影响深远,正如我作为家长对孩子也影响深远一样。确认共有价值观有助于稳定下一代的宗教状况。

现在,我们能把这两部分区分开了。我认为只有要通过社交互动,才能让青少年来理解、欣赏我们拥有的共同价值观,跨越代际鸿沟。社交互动和共有价值观其实具有内在关联。

我们教会必须继续成为敬拜神、教导基督徒的堡垒。然而,教会生活在社交层面也有其价值所在。

在一个家庭不稳定、人群流动太寻常的文化里,人的社交状况越发艰难,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我们教会能提供青少年、即将成年之人所亟需的社交稳定性、力量和支持。我们的教会不能忽视其在基督教教育中的职责,但也不应忽视基督教人群的社交需求。

我们的教会不仅仅是社交俱乐部,但必须提供必要的社交支持,在世俗压力的文化之中促进宗教的稳定性。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