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国际领养之四:神对领养有计划

ByNapp Nazwor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2年03月1日|04:37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国际领养
    (图片:Vivian Carroll)
    Vivian Carroll和她在埃塞俄比亚领养的女儿。

“美国世界领养”(America World Adoption,简称AWA)的执行总裁布莱恩·路易斯(Brian Luwis)说,一些家庭领养那些没有家的孩子,是神的计划的一部分。

路易斯是AWA的全职志愿者,这是一个帮助家庭在国际上领养孩子的机构。

“就像做帐篷的使徒保罗一样,我喜欢有能力从我现在主要从事的事工之外赚取收入,”路易斯在AWA的网站上写道。

关于国际领养系列的前两篇文章,写到一些家庭在领养孩子并返回美国时所面对的艰难。第三部分则讨论了对孤儿成长最好的方式的不同观点,特别是在美国的,这些影响了国际领养的进程。第四部分中,基督邮报围绕基督徒应该如何回应全球范围内的孤儿领养的需求问题,于2月24日采访了路易斯。

基督邮报:你是如何开始关心对全球范围内孤儿们的需求?

路易斯:最初是自私的动机。我妻子和我不能生孩子,所以我妻子有点拖着我们进入了领养的世界。在国内领养18年前对我们关上了门时,白人领养其他种族的孩子还不是首选。后来改变了。我们看看海外,发现中国很适合我们。那让我们开始了领养,还知道孤儿确实是存在,他们的景况拍摄在一个叫做《The Dying Rooms》(意思是垂死之屋)的影片里面。随后,在中国,他们改变了那些收容所的孩子的护理水平。

Like us on Facebook

基督邮报:在美国还有很多孤儿,为什么一个家庭要从其他国家领养孩子呢?

路易斯:很多时候,在美国是更难的。州政府不是最有效率的,或者对基督徒家庭在他们的信仰体系上不是有利的。现在美国大约有25万孩子是可以被领养的,他们基本上年龄偏大,兄弟姐妹成组,在许多地方待过。当然,这些孩子都应该有家。它确实需要一位真正愿意看护这些生命中有过创伤、虐待等经历的孩子的父亲/母亲。因而我认为,人们倾向于在国际上领养, 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更容易。我希望我们有更多的家庭自告奋勇,这样我们安置在美国的所有孩子,然后从事海外孩子的领养工作。

基督邮报:就像基督邮报在第三部分中所报道的,对于一些人来说,一些孤儿被保留在他们出生的地方或附近、或是被他们同民族种族的家庭领养,也很重要。那会有多么重要呢?

路易斯:我听到这样的争论很多次了,我会告诉年轻人,你去采访一个5岁的、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问问他们文化是什么,民族是什么,问问他们什么是种族,他不能回答你。但是,他可以告诉你妈妈和爸爸是怎么回事,他能告诉你没有人抚养他、爱他、和没有一个叫做家的地方是什么意思。这确实是个有待讨论的问题。文化和种族是成年人加在孩子身上的。在差异性当中有美好的东西,如在食物、舞蹈、音乐、艺术等方面,但人终究是人。爱不是由种族来定义的。

基督邮报:你们的使命宣言是“根据神对领养的计划来建立基督化家庭”。“神对领养的计划”是什么意思?

路易斯:我们相信神创造了这个世界,亚当和夏娃的罪没有让神措手不及。神没有说:“哦糟了,看看发生了什么!现在我必须想出些新系统。”神知道会有堕落,神知道会有战争、饥荒和孤儿。这样,就像他计划孩子降生在一个家庭中一样,他也计划了领养。

它是模仿我们如何知道我们通过属灵的领养进入到神家里,但在世界上的领养,是一个实践,我相信神真的要打破种族的界限。我们怎样定义家庭?家庭真的只是物理上的基因遗传吗?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它不仅仅是物理上的基因遗传。我们怎样与彼此有联系?是通过属灵的联系。我们怎么跟别人交流,我们如何熏陶和对待彼此,这就是关系。

有创伤和抛弃,有对孩子的损害,通过领养,神能修复这些。其他家庭养育其他的孩子,那是神的计划的一部分,因为他知道世界会有罪。通过领养,一个孩子能进入一个家庭中,恢复就是有效的。

基督邮报:假设一对基督徒夫妇来找你,说他们正在考虑国际领养,但不确定对他们来说是否合适,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路易斯:领养的动机很重要,所以通常我会问:“你的动机是什么?”如果你们盼望着成为父母亲,很渴望有孩子,有时候如果你们不能自己生孩子,神特意那样做,因为在另外的地方有他的一个孩子。

我可能会问他们,你们的动机是什么?是要另一种族的孩子吗?这个孩子和他们没有关系吗?在基督教团体中,这些还容易处理。神看的是内面。我们不看外在的包装。属灵的关系比物质的更加坚固,你可以和不是你所生的孩子紧密地联系起来。一个孩子正在寻求人际关系,我们就是为了关系而设立的。你不必和哪个孩子在基因上就一定联系在一起。

基督邮报:假设他们决定在国际上领养一个孩子,他们应该怎样为此准备?

路易斯:有很多好的资料,很多好书。普维斯(Karyn Purvis)博士写了一本书,叫《The Connected Child》(意思是,连接的孩子),它是关于那些被抛弃的孩子的,他们生命中有创伤,被拒绝的创伤。但是神对我们有计划,所以我们能得胜。我们可以重建,我们可以负责,所以我们能与孩子联系起来。

那可能是家庭们谈论的最大事情之一,或者是孩子的种族,或者是和孩子的关系。看起来不自然,领养一个孩子,他不是你所生的,这实际上会有效吗?我们让人们确信,是的,神对这个世界有计划,它有效,孩子们正在找妈妈和爸爸。

基督邮报:我听说你正在推进一个改善在埃塞俄比亚的收养进程项目,可以谈谈吗?

路易斯:我们已经对埃塞俄比亚政府做了一些手势,他们感兴趣。他们想要改进他们的体系,不是缺乏智力和意志,而是缺乏资源。他们没有钱,没有所需的社会工作者,训练人们去做需要做的事情。这样,个人就填补了真空,政府允许。

它是第三世界国家,刚刚进入现代社会。即使在这样情况下,它也做了很好的工作。埃塞俄比亚人是非常坚定、聪明的人们,他们关心他们的孩子。艾滋病正在影响如此多的人们,他们面临死亡,他们意识到一种机制是没有地方给他们孩子生活和成长。他们意识到,我们没有足够的家庭,就让国际社会的家庭为孩子们提供家吧。

尽快地给他们安家很重要。找到一个家庭,找到一个亲戚,但是不要让他们长时间地被卡在某个机构里,事实证明那对孩子的伤害很大。

我们经常引用德雷莎修女的一句话,“对爱的渴望要比对面包的渴望更难消除 。”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