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特朗普分裂我们

By拉塞尔·摩尔(Russell D. Moore)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6年12月23日|02:0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拉塞尔·摩尔​​:为什么基督教现在可以繁荣兴旺?
    (图片:拉塞尔·摩尔)
    拉塞尔·摩尔​​,美南浸信会的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

在一次分崩离析的选举后,阖家团聚的圣诞节会是什么样子?

离开2016年的选举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当众多美国人回家、看望家人,你们中有许多人一定会成为热火朝天的政治对话中的一方。你们中有些人也许会遇到对你们如何投票非常敏感的家人。其他一些则会因为你说了什么或没说什么而不安。还有一些则会因为家人崇尚或争论什么而失望。

对此我非常理解。过去这个月中,在我这教派的家庭里也有一些关于选举及后续事件的对话,其中一些直接冲着我而来。不过,这也引发了一个更宽泛而又值得思索的问题: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如何在这个圣诞季里继续前进呢?

第一,要努力去寻找是否有误会存在。我记得有那么一次,我见证了一些基督教的政治活动为不道德的行为寻找托词,并歪曲了福音的意义。我公开了自己对其的批评,觉得我应该这么做。但也有一些牧师和朋友们告诉我,当他们读到我的评论的时候,觉得我是在批评所有投票给特朗普的人。当时我告诉他们,我现在也要告诉所有人:如果你听到我这么说的,那绝非我本意,我为此道歉。在有人积极踊跃地为不道德行为找借口和有人觉得情感上有所纠葛、基于圣经信仰难于取舍、出于良心而投票之间,两者有天壤之别。在如火如荼的竞选时节关注于只言片语,纠缠于此只会在头条新闻中迷失方向,因此也值得我重申一下。

Like us on Facebook

对许多人而言,你们会发现所处的局面乃是自己并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自己没说什么。我就有过这种经历。这不光是选举年会发生的事情,任何时候都会。当这种局面降临,要努力找出究竟。

第二,作为基督徒,尤其是在选举的时候,我们需要确保相互有同情心。今年当我走向投票箱的时候,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良知让我不能投票给任何一个主要政党候选人的时候。对我而言,投票给任何一个候选人,我觉得,都是对自己的良心犯罪。即便如此,许多基督徒,包括我最亲密的一些朋友和事工同道,他们在走进投票箱的时候也内心纠结,不得不投下“两害相衡取其轻”的一票,退而求其次于一个不那么理想的总统。在此情况下,存在一种可能的诱惑,那就是把这件事个人化了——认为这是一件让我们自己难堪的事情——但重要的是,我们并非难辞其咎。

这很重要,因为无论你站在哪个立场上,作为基督徒,我们是受召要尊敬众人(彼得前书2章17节),我们应该花时间去理解别人,而不是讽刺他们。所以,如果你投了票,但你的良心不让你投给主要两党的候选人,那你就别去判断一个带着虔诚地得出与你不同结论的基督徒。记住,无论是在涉及到未出生婴儿、最高法院或其他任何问题上,最可能的情况就是出于对圣经的相信,让他/她投下了那一票。

另一方面,如果你自己疑惑于有人从良心上无法接受投票给任何一个主要候选人,那也别判断那个决定。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选民也是因为圣经的缘故而受到激励:许多人要么是因为无法违反良心犯罪(罗马书14章23节),要么就觉得为伦理上有缺陷的候选人投票也意味这他们自己是在“作恶以成善”(罗马书3章8节)。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都应该理解主内弟兄姊妹,明白他们的信仰,当遵循圣经是他们的主要动机,那我们要判断的话也该三思而后行。在一次异乎寻常地分裂的选举之后,这是我们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应该记住的东西。

第三,别忽略了自己的良知。无论我们如何投票,我想我们都能认同2016年真是丑陋不堪的一年,其中有许多事情不能不反省。就我个人而言,在选举期间有许多出离愤怒的时刻,我觉得因工作所需不能不表达出来。当这些时刻到来,有时我受诱惑,为了“团队”或其他原因而保持沉默。归根结底,这些是我终生捍卫的东西,是我的教派直言不讳、坚持守护了数十年的东西。即便如此,在我而言,这之所以如此宝贵,是因为美南浸信会是捍卫生命、捍卫家庭、捍卫宗教自由、捍卫种族和睦以及捍卫公职人员品德价值观的,我觉得我的责任就是要在这些问题上发出声音。对我而言,保持沉默——无论对错——都不是恪尽职守之举。

这个选举年让我多少领教了一下在越南战争时代的历史。在那个时候,我们在厨房里的讨论,在夫妻间的争论,都为了战争问题而分裂。由此可能或者说常常会引发两个错误。一个错误是那些家庭继续为此分裂,相互不说话。另一个错误则是这些家庭得出结论,为了在未来避免这样的分歧,那就不要去操心什么战争与和平、生命与死亡这样的大题目。

今年也是这样。一方面我们固然可以得出结论说品德和良知问题根本不值得讨论,而这意味着在基督里悔改与相信,是对一切人而言人类的尊严所在。这么想的确是一种错误。与此相反的悲剧则是永远不离开选举日,为了选举中的谁对谁错继续大动干戈。作为基督徒,有太多可以让我们联合起来的事情了,如果我们都盯着那些永远让我们陷于同室操戈境地的东西痴迷不放,那代价就更沉重了。现在,选举结束,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为特朗普祷告(参见提摩太前书2章1到2节),当恭敬的,恭敬他(罗马书13章7节),作为负责任的公民,我们也应该与他一共工作,尽可能让所有人得益处。

无论结果有多重要,选举年至少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选举总是暂时的。美国,和其他国家一样,终有一天都要在神的统治面前烟消云散。圣诞节提醒我们,相对于电视新闻和社交媒体平台上讨论的东西,更重要的到底是什么。毕竟第一个圣诞节并不在于居里扭的总督任期有多长或者凯撒那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有多少。当时,除了被神所指引人之外,圣诞的荣耀在于再没人寻找的地方。圣诞的荣耀在于马槽,在于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是才是圣诞节的真意,即便在今年这样的选举年也不例外。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