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同性恋有话说

By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2017年07月12日|05:0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11年来,“真理胜出”(Truth Wins Out)网站激烈地攻击那些自称是前同性恋的人,也攻击那些支持前同性恋的个人与组织。上个月,“真理胜出”的创立者韦恩·贝森(Wayne Besen)宣布他打算关掉那个网站,因为他宣称“我们完成了自己的主要目标。”

  • 迈克尔·布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那么,所谓的目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韦恩写到:“我们协助揭发、并(在其他一些人的帮助下)最终消除了那些主要的‘前同性恋’项目,包括爱胜出(Love Won Out)、出埃及国际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以及约拿机构(JONAH)。”然而,他不情愿地提到:“类似的项目总归会存在,就像江湖骗子总归会卖大力丸来满足需要一样。”

现实截然相反。确实,有些特定的网络和事工不再存在。但对地方教会而言,帮助那些挣扎于同性欲望的个人的事工却越来越普及,也就是说,这不再是什么特殊的专门事工。

Like us on Facebook

不仅如此,出埃及国际终止运行的终极原因是其看不到自己的使命所在,那就是帮助不想要同性吸引的男男女女。这也就是为什么附属于出埃及国际的最重要那些组织们在其停业前就退出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组织运作依然火热至今的原因。

确实,一些新的团体,比如恢复希望网络(Restored Hope Network)起来取代了出埃及国际的位置,他们不是卖大力丸。他们是传布福音真理,也就是说,耶稣能够帮助并改变所有人、每一个人。他并没有将同性恋排除在他具有改造之能的大爱之外。

职业咨询师和治疗师也都看到了很棒的效果,他们继续集结成网络来帮助挣扎其中的人。

同时还发生了一些事情,让“真理胜出”这样的组织更难筹集继续运作所需的资金。越来越多的人有朋友、家人和同事是前同性恋,要否认他们的存在也越来越难。

这些前同性恋者中有一部分正处在很美好的异性关系中,长达几十年的时间了。还有一些人的生活中也显著减少了受同性欲望的影响,这让他们很高兴。还有一些则依然受同性吸引,但认识到这在神看来是错误的事情,悖逆了神的设计,他们在享受自己在神中的新生命,哪怕是单身。

在上述这些情况下,“同性恋”不在是他们的标签,如此难能可贵的男男女女太多了,根本无法否认。确实,我正在面临新的问题。我简直被一些诉求所淹没了,那些曾经是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的男男女女们请求我为他们的书写推荐或序言。那只是他们的曾经。不是他们的现在。

还不仅仅如此,整个同性恋是“先天且不可改变”的神话被曝光了,一些同性恋积极分子甚至说,他们甚至不需要再提这个论点了,而是承认性取向是可变的。最近一份今日美国(USA Today)杂志的头条文章宣称:“‘天生就这样’?情况远比这复杂。”

考虑到有种论调是有些人天生是同性恋,不可能被改变——这可是几十年来同性恋运动的核心教义——上面提到的这篇文章说:“许多LGBTQ(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酷儿)社群的成员反对这种说法,说这种说法只会让那些觉得自己性取向和性别是固定的人、而非认为这两者是流变的人获益,他们还质疑为什么同性恋者的尊严基于从一出生就是同性恋者的这种观念。”

老的神话难以退场,但最终会死掉。

对韦恩·本森自己而言,他当然是个不知疲倦,毫不留情的人,在“真理胜出”的最后申明中,他列举出了许多成绩。

对那些他并不欣赏之人的努力,他也不吝惜恶言毒语。

因此,当2011年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举行的同性恋骄傲游行,在我和几百位基督徒发放了2500瓶写着“耶稣爱你”的瓶装水之后,韦恩给我贴上了“反同性恋怪物”的标签。

他说我的“把戏是想要召集追随者,在可能的情况下对LGBT人群施加暴力,同时装出无辜地保持自己爱同性恋人群的形象,想要这些人群来满足自己对神好斗而又偏激的看法。”

他称呼我为“老滑头”、一个“病态、扭曲”之人,是一个“有着救世主情结的魔鬼一样的人,目标是操纵易受影响的追随者来发起某种意义上的圣战,”他还提到,我自己“太像小丑了,挑不起战争。”

他也承认:“我在内心强烈的相信,布朗的终极目标是要为肢体冲突创造条件。”确实,他写到:“这个疯子完全明白,他只需要创造出敌对的氛围,来煽动他那些最不稳定的暴徒,他们就会最终激起这个病态怪物深深渴望的那种冲突。”

按照我的认知,最为悲伤的地方在于,韦恩相信自己写的这些东西,这意味着他生活在一个被虚假现实所恐吓的世界中。那是何等糟糕的地方,在你的想象中,热爱和平、愿意为LGBT社群舍弃生命的耶稣信徒实际却是病态的怪兽,策划着暴力袭击。

我曾经在偏袒自由派立场的大卫·帕克曼秀(David Pakman show)上与韦恩互动过,告诉他那些只是他的信口雌黄,不是我的问题,这些言辞很危险。我也问过他,为什么那些听过我讲论的人都很小心翼翼地表现出对LGBT人群的极大关爱。你能点击此处来观看我们的互动,做出自己的判断。

坏消息是,充满暴戾和虚假指控的风气不断上升,同性恋活动人士与他们的盟友打算阻止那些带着自己不想要的性取向的人来获得帮助,首当其冲的就是未成年人。(换言之,“你就应该是同性恋,无论你喜欢与否。”)

好消息是,最终,真理总归胜出(参见哥林多后书13章8节),这就是为什么像韦恩·本森那种“真理胜出”的组织在被命名的时候就一语成谶。

至于韦恩本人,我很欣赏他的热忱,我也很钦佩他的关注焦点,尽管他说的那些恶毒的言辞,我还是很佩服他的文采。因此,我对他没有任何敌意,同为犹太人,我祈祷他能最终知道谁才是真理本身,耶稣就是我们的弥赛亚、主。

如果主能改变我这么一个异性恋的罪人,他就能改变任何人,也包括韦恩本身。数量不断增加的前同性恋读者们都能说:阿们。

(翻译:尤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