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摩门教学者的自白:我为何离开那信仰

摩门教

林恩·怀尔德(Lynn Wilder)受够了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LDS)的谎言和经文之间的矛盾。她觉得深陷困境。

太多情况下,我们沉溺于那些让人逸乐的说法,不喜欢让人不安的思想。(约翰·肯尼迪)

四位学者会因为个人与永生活神的个人关系而离开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即摩门教,LDS、Mormon)?确实如此。圣经里的神是活的——全在、全知、全能——也是与人有关联的。摩门教在天上的父有血肉之躯,限制了他在同时身处所有地方(全在)、知道一切(全知)或拥有一切能力(全能)。他与人有关系吗?摩门教的经文说“认为父与子会生活在人心中的观念是古老的宗派偏见,这说法是假的。”

出摩门记

多年来一直有学者离开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但很少是因为与圣经里耶稣的关系,相反,都是因为无神论或不可知论。今天,各地的摩门教徒都在离开。2011年时,随着摩门教离教风潮的加剧,现已退休的摩门教主管马林·K·詹森(Marlin K. Jensen)当时被问到摩门教的领袖们是不是知道信徒们正成群结队地离开这信仰,而典型情况是在网上发现该教会历史中那令人不安的内容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15人组(总会长团,First Presidency和十二使徒定额组,Quorum of the Twelve Apostles)确实知情,他们也很在意。而且他们意识到,也许自嘉德兰时期(Kirtland ,1830年代)以来,这是我们从未经历过的时代,我称这些情况为叛教,就像我们现在看到这情况一样,主要是因为那些(历史上的)问题。

2014年,为回答提问者们,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向所有领袖发布公开信,指示带有疑问的成员要查考该教会内的可靠资源而不是基督教教会、离教者那里的外部资源。无论是因为展示真正教会历史所用策略,还是因为这就是该教会历史的一部分,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信徒们还是继续离开。该教会的领袖迪特尔·乌希多夫(Dieter F. Uchtdorf)给出了这样的建议——在你怀疑自己对摩门教信仰之前就先怀疑你的怀疑。

在这逃离大潮中,护教机构“基督的理由”(RatioChristi)的首席执行官克里·米勒(Corey Miller)和我想要找到每一个拥有博士学位而且离开摩门教并选择基督信仰的学者。令人惊奇的是,这样的人数很少。我们中四个人合作写了一本书Leaving Mormonism: Why Four Scholars Changed their Minds (暂译为“离开摩门教:为什么四位学者改变想法”,Kregel出版社, 2017版)我并不代表克里和其他两位作者——外科医生温斯·艾克莱斯(Vince Eccles)和基督徒作家拉泰文·斯科特(Latayne Scott)发言。如下只是我的理由。

我离开并选择符合圣经信仰的理由

第一,相信圣经里的神是合理的,1500年间40位作者超过60卷书所组成圣经里所传递的信息内部一致。我一旦用开放的心思阅读圣经,那就拥有了一个超越自然、无法抗拒的惊人吸引。摩门著作并没有这种一致性,对我也没有能力可言,常常自相矛盾。举例来说,摩门经说多妻制是可憎恨的东西,而在摩门教另的一部经典里则说多妻制是永恒的原则,会被杰出并虔诚的人延续到千禧年和来世。摩尔门经教导说神活在义人心中(阿尔玛书Alma 34章36节)。但在教义和圣约(Doctrine and Covenants)中则说并非如此(教义和圣约,D&C 130:22)。对理性的头脑而言,“神圣启示”中的这种矛盾无法被解释,这不会是来自于一位理性的神。

第二,对圣经中神的信仰是有证据的。关于圣经的历史性,以及耶稣受难、死亡并复活的证据都很有说服力。考古学(超过25000个点),自然的、历史的、植物学的、地理学的证据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圣经里的人、地点和事件,这如同是神真正要人来知道他。单单希腊语就还有超过5800份手稿存世。摩门经没有地理、历史、预言、动物,DNA或任何证据来证明其真实性和可靠性,也没有原初的手稿。

第三,摩门教教义和社会后果。作为社会学家,我在书中主要讲述的一个内容就是摩门教所结的果子。我发现了几个可能的负面社会后果。我注意到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教导有:(1)圣经有时候被“错译”,不能相信,(2)深色皮肤是一种诅咒,(3)一夫多妻制是永恒的原则,(4)圣殿工作对你和全家获得永生必不可缺,(5)只有尊贵、担任牧师职位的男性才可能拥有神性,而且(6)摩门教信徒和犹太人才是仅有的真正教会。简单说,这两个信仰的神拥有不同的性质,教导了通往永生的不同办法。我在想,在深受摩门教影响的地区,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的教导是否与社会学的一些统计数据有关,比如说高比例的处方药成瘾、观看网络色情、抑郁、自杀、破产、白领犯罪、在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有时还不会公布施虐者情况下那些成年男性与18岁以下男性以及与女性的性虐事件,以及犹他州监狱中异常高比例的恋童癖等等。因着神的激励和一个儿子的恳求,我开始读圣经。

第四,神向我显现。除了圣经信仰是客观、理性、证据确凿之外,这里也有一个神奇的主观因素。当我因为告别摩门教信仰而需要离开杨百翰大学(BYU)时,神给了我一个我自己从未应聘过的职位。某一天,一位系主任打电话给,说她那里有一份我的简历,想要给我一个工作。我震惊于神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当我失去了交往30多年的摩门教朋友,神就在那里等着我。他通过祷告、其他的基督徒还有神的话语给予我安慰。他改变了我的思想,那让我从内到外彻底发生改变。我完全地改变了,再也不往回看。耶稣就已经足够了,我知道了平安。

林恩·怀尔德博士(Dr. Lynn Wilder)和丈夫迈克尔创立了“前摩门教徒为耶稣”(Ex-Mormon Christians United for Jesus),欲了解该事工,请访问:www.unveilingmormonism.com。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