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撒旦崇拜者见证耶稣基督的爱

2014年11月24日|01:18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编者注:本文作者蒂芙尼·帕特森(Tiffany Patterson),根据她推特账户(@slowgaits)的描述,她先前是一位撒旦崇拜者,而后转变成为见证耶稣基督之爱的人。本文译自她在基督徒见证网testimonyshare的分享。

我要告诉你的事好像非常地不可思议,由于巨大的内疚和羞愧感, 我已将见证隐藏了15年。几个月前, 耶稣使我从这些情感中解脱出来,我感觉终于可以自由地告诉人们现实中的撒旦。但最重要的是: 我想向人们见证基督无以伦比的大爱!

申命记18章10节、11节:你们中间不可有人使儿女经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观兆的、用法术的、行邪术的、 用迷术的、交鬼的、行巫术的、过阴的。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关上了房间的百叶窗, 跪下并紧握双手, 小声地第一次对撒旦祷告。我刚满15岁, 已从头到尾读了已从头到尾读了《撒旦圣经》(The Satanic Bible)。作为雄心勃勃的A型血人, 我的天性总是驱使我以激情深入到我的兴趣之中。我的引自他人的座右铭是:我从不浅尝辄止,我总是认真的。我做事从不半途而废,这意味着我对撒旦教的兴趣不是半心半意,而是我的整个身心。在完全黑暗的房间里,我祈求我的黑魔主派人给我,他隶属于能教给我更多事物的团体。那时,没有手机、互联网能与其他撒旦崇拜者联系,我仅仅依赖撒旦的能力回答我的祷告。

Like us on Facebook

为了逃避被工作狂的父亲抛弃了的痛苦,我常坐公交车去当地的购物中心散步、逛店。我最喜欢的商店是斯宾塞礼品店(Spencera€™s Gifts),它是迎合哥特式人群的怪店。在我暗中祷告多周后,我站在斯宾塞礼品店内欣赏神秘的项链,裹剑龙、红眼头骨、五星靠在墙上被展示。当我站着想我会买哪个项链时,一个17岁大的男孩走到我的身后;我知道他的存在,但没理会他,想到他也在选视项链;我听到他清清嗓子,然后说:你对撒旦教感兴趣吗?我转过身,对他的问题非常惊讶,我可以告诉他:这个问题就是针对我的;我回答: 是的。他自我介绍后告诉我:如果我有兴趣更多地学习,他能带我去成员会议;我告诉他:我没有车,不会开车;他主动提出在商场接我, 参会来回接送。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他告诉我日期、时间, 我们就分手了。那天,我的祷告被回应了。

第一次会议在马克牧师的房子里举行。在他房子后面的林地,有位男士(称为术士)和马克一起用枪射击, 同时许多女巫坐在餐桌周围操练、讨论塔罗牌的细微差别,由名为简的合作牧师教导。我被热烈欢迎,这是渐渐引入,使我适应崇拜操练的狡猾策略。我知道我已步入一个最大的、最具组织化的撒旦教派,我的城市是许多隶属于它的分会(称为魔术圈)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被邀请参加更多的会议,直到最后,我发起了一个黑暗的仪式,包括饮用圣杯中的羊血对撒旦立血约。从那时起,我被邀请到许多的仪式和典礼。我学会了如何做仪式的诅咒法术,变得善于用塔罗牌,召唤恶魔并对恶魔说话,恐吓和操纵他们最讨厌的一群人——基督徒。我已经成为邪恶的女巫,我迷上了撒旦给我的力量。

从我忠实侍奉撒旦的那时起,我被给予了力量,去控制和得到任何我想要的事物。但这是有代价的,撒旦在我面前渐渐毁掉了我的生活, 但我却没有意识到。我经常抽烟,与朋友酗酒狂欢。我的身体被赠给了比我大得多的男人,有时同时有两个,邪恶的色情仪式没有使我惊恐。我参加了毁灭性的仪式:诅咒人们,最终常使他们受伤,有时会杀害他们。我对包围着我的超自然黑暗已变得如此麻木,以至于我对出乎寻常的事已几无反应,新闻中的可怕杀手不会让我眨眼,我想就是在世上少了个人而已。

我在家中的正常生活支离破碎,对基督徒的憎恨消耗着我的内心,我的基督徒家人也不能幸免。我妹妹变得害怕我,我用能够想到的所有粗鄙的名字称呼我的父母。我曾告诉我准备坐飞机的母亲,我希望她的飞机坠毁,我看到她热泪盈眶,但我没有任何反应,因为我的内心就是这样想的。当渴望帮助我的父母急进我的房间、寻找神秘物品时,我雇用术士对他们抛出诅咒。我梦到我高中毕业的那一天, 可以离开家,自由地崇拜撒旦;然后,我真的能不受约束,或许有一天,我会变得强大到引导城市、升迁上移。

我并不知道父母的朋友、周边郊区许多教会都在为我祷告。上帝多次回应祷告, 有许多次,在我全然不知时,他就将他的手放到我的身上。我将至17岁, 正在获得撒旦的力量。我的唯一阻力,就是我的父母努力地阻止我去参与。我尝试用新的、不同的策略来阻止他们的努力,但其中之一最终让我引火烧身!

在我走过父母的房间时,我注意到桌上黑色的书,名为《以撒旦的名义》(In the Name of Satan),鲍勃·拉森著。就像任何与撒旦有关的词都会立刻吸引我的目光一样,书的标题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拿起书,阅读封底,我的口张开,我记得我大声说出:噢,不! 封底是讨论如何中止邪恶计划;我明白他们买这本书是为了找到如何使我停止参与崇拜的策略!我翻开书的中间,读了几页。我记得我当时在想:这是一本充满谎言的书,基督徒作者是白痴!否则为什么我父母买这本书,除非它是给他们提供办法来阻止我参与撒旦教崇拜?于是,我决定,我要领先他们一步,我会从头至尾读完这本书, 弄明白策略,在他们如此行时有所防备。

随后几周,当我有机会读这本书时,越读我越意识到这与如何阻止你的孩子参与邪教无关;然而,我继续读它,希望能发现几个我父母计划使用的策略,作为备用。有一天,我躺在母亲的床上读这本书时,我开始哭了起来,眼泪越流越多,我擦了又擦,在我读的书里,我指不出任何可以使我泪流不止的原因。我已多年未哭,因为对撒旦崇拜者来说,哭被认为是软弱的表现。当你复仇时,你为什么会哭?我把书扔得离我远远的, 怕它使我哭泣,我不软弱!我擦掉脸上的眼泪,起身在我妈妈的镜子前看我的面容,我必须确定我擦去了脸上所有的眼泪, 当我父母回家时,看不到有斑点和发红,他们不能知道我一直在哭。我盯着镜中的我,擦去我的眼泪,然后注意到我的眼睛,它们在变化,我的目光由浅蓝变为冰冷。作为撒旦崇拜者,在我的时间里,我见过许多事情,包括真实的恶魔表相。然而, 在观察我眼中颜色变化的时候,我看到了住在我里面的凶狠邪恶是多么地可怕, 以至于我尖叫起来,我害怕地跑出房间。后来几天,我对所发生的事情深思和痛哭,我不能去找我的牧师,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已变得软弱;另外,我知道他们将会把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合理化。当然,我的父母不会在我排斥他们的时候帮助我,我很孤单。

一天,我站在家中厨房里准备晚餐,我做着饭,马上想起了三天前发生的事。我开始绝望地痛哭,我必须弄清楚该做些什么,我有问题,我很困惑。当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滚落时,我听到男士的、可听见的声音,在我身后说: 蒂芙尼(Tiffany),给你妈妈写信;我转过身,吓了一跳,没人在家,是怎么回事?我是听到声音了吗?我认为这一定是我的想象,我转过头去,继续准备我的晚餐;然后,我又听到了一次,可听到的声音在重复第一次的引导:蒂芙尼,给你妈妈写信;这声音好像在努力地恳求我, 好像那时我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是耶稣,在我的身后,让我知道:不管我多么地恨他,不管我做了多少迷惑、恐吓不热心基督徒的事情,不管我多少次亵渎了他的名,我依然被他爱着。

真的, 持续、重复的引导使我完全有了感觉,我不再准备晚餐,跑回自己的房间,拿出铅笔、纸, 实话实说,我对母亲承认了一切。我把信装入信封,紧张地把它放在她的枕头上,等着她下班回家;她会像我对她那样排斥我吗?我躺在床上, 为我的困惑和绝望痛哭。

我听到妈妈到家了,我焦急地等待着;最终她走进我的房间,坐在我的床上,我们一起讨论我的信。我已经意识到我的灵魂正在死亡,我一点点地杀死了我的灵魂。我所侍奉的主子,它对我的关心还不如我们对人行道上行进蚂蚁的关心,我不能再这样做了。然而,如果我背叛已拴住我内心的撒旦,我害怕它会做些什么;因为如果某人背叛、离开了撒旦,血约是意味着自动死亡的诅咒。但是,我妈妈给予了我信心:耶稣会爱我,耶稣会保护我。如果我把我的生命交托给他,这黑暗就会结束。1997年1月11日的那天夜晚,我将生命交托给了我慈爱的主——耶稣基督。

耶稣已将我从黑暗引领到光明,很多时候,我慈爱的主在帮助我、祝福我。大学毕业时,我获得了心理学学士学位和MBA商学位;我有一个漂亮的家,一个美好的教会, 最好的是: 我有着慈爱的主, 他深深地关心我!

我的见证不是荣耀撒旦和它的作为,而是要告诉你:无论你做了什么,你都能被原谅。耶稣爱你, 他最渴望你和他在一起,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被原谅。圣经说:我们若承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公义的,会赦免我们的罪,他将清除我们所有的罪恶。他唯一的要求是:以真实的你来到他的面前,向他承认你的罪;你这样去做的那一天,就是你找到了你所寻求的、平安喜乐的那一天;黑暗将结束,他的光将充满你!

(翻译:朱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