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穆斯林基督徒作家出书 称伊斯兰教是对圣经的反抗

ByBRANDON SHOWALTER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2月24日|06:39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她曾是穆斯林,20年前接受了基督,现在敦促美国人看清伊斯兰教和圣经价值观之间的明确区别,因为她说二者“迥然不同”。

教堂
(图片:路透社/MUHAMMAD HAMED)
一名来自摩苏尔的男子在约旦安曼的拉丁主教教堂(Latin Patriarchate Church)阅读一本书,2014年8月21日。

娜希德·“诺妮”·达尔维什(Nahid "Nonie" Darwish)——《迥然不同:为什么我选择圣经价值观而非伊斯兰教价值观》(Wholly Different: Why I Chose Biblical Values Over Islamic Values)一书作者——出生于埃及开罗,在虔诚的穆斯林家庭长大,现在定居洛杉矶,是虔诚的基督徒。她认为,西方国家面对的问题可以延伸到像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这样的激进组织。

作为研究这些问题的资深作家,她认为美国正处在十字路口,必须应对支持穆斯林实施的恐怖袭击思潮,以及伊斯兰世界发生的不公,而不是迷失在穆斯林整体的默默无闻中。

  • 娜希德·“诺妮”·达尔维什
    娜希德·“诺妮”·达尔维什(Nahid "Nonie" Darwish)。

“这不是因为穆斯林是好是坏,”达尔维什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说。 “西方世界理解这些,非常重要。”

Like us on Facebook

“我们谈论的是意识形态,而不是人,”她坚持说,并指出主流媒体往往在这一点上“把形势搞乱”。

但是,达尔维什和其他人竟敢提出这个问题,有些人说她太过一概而论,赋予穆斯林最恶的动机,批评伊斯兰神学本身所产生的想法。

但是这违背了过去关于其他政治信条的辩论,她说。

例如欧洲法西斯主义和苏联共产主义,“我们没有说每个俄罗斯人都邪恶,纳粹期间每个德国人都邪恶的,所以我们现在应该超越这些,”达尔维什说。

“意识形态就是一切,”她继续说。 “这定义了我们生活中的文化,我们生活的标准”,伊斯兰价值观是“对穆斯林世界中好行为的衡量”。

这些价值观并不太好,她重申。

这本书的每一章都展示了圣经和基督教的一个特定方面,以及这如何与可兰经与伊斯兰教形成鲜明的对比。

第4章的主题为“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VS.说谎是种义务”(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 vs. Lying Is An Obligation),其中包括一些她个人的经历,她在这一章中指出,当她抵达美国,她在几个月里更深地了解了自己的宗教,这比过去在中东接受的全部教育还要多。

“起初这个过程很恐怖,”达尔维什写道。

  • 前穆斯林
    (图片:COURTESY OF REGNERY PUBLISHING)
    《迥然不同:为什么我选择圣经价值观而非伊斯兰教价值观》(Wholly Different: Why I Chose Biblical Values Over Islamic Values)。

“穆斯林经常感到沮丧,当被问及圣战士是什么,或者塔基亚(按照伊斯兰教法允许穆斯林撒谎的阿拉伯专业术语)是什么,并不知道怎么说。没有坚定的穆斯林敢于说出这些伊斯兰教教义的真相,即使他们自己也不行。

“这些离开伊斯兰教的人,就像我一样,就是无法再继续撒谎的人,”她解释说。

达尔维什告诉基督邮报,她对许多左翼的人感到特别困惑——尤其是女权主义者——以及她们愿意捍卫宗教,那是她来到美国时想逃避的,特别是他们在纸上谈论的价值观是如此截然不同。

“西方世界的左翼喜欢称自己是自由派:‘我是为了自由、民主和言论自由。’但是他们内心深处是愤怒。他们的立场更多的是反对派,而不是支持者;更多是叛逆,而不是确立的意识形态。”

然而,她在书中写道,把西方世界的世俗左派和伊斯兰世界联系在一起的是共同反对圣经真理的敌对精神。

在《迥然不同》的第14章,达尔维什将伊斯兰教部分定义为“对圣经的叛逆”。

欧洲和中东之间并没有出现伊斯兰教与圣经的第一个文化冲突,达尔维什说。

“第一个文化冲突,”她说,“是在中东地区。基督后600年,中东有个地区都不是基督徒,那就是阿拉伯半岛。那时基督教已经遍布中东。这是在埃及,在叙利亚、伊拉克地区,在土耳其。那时的拜占庭帝国繁荣强大。”

基督邮报问达尔维什,她如何看待知名温和派和自由派穆斯林异见人士和学者,例如贾瑟(Zuhdi Jasser)、阿斯拉·诺曼尼也(Asra Nomani)、阿雅安·希尔西·阿里(Ayaan Hirsi Ali)——她曾是穆斯林,现在是无神论者,并著有《为什么伊斯兰教现在需要改革》(Why Islam Needs a Reformation Now),这本书概述了伊斯兰教应该进行改革,才能与西方和民主规范共存。

“我向这些努力致敬,”她说,但表达了这些无法进行任何显著改变的悲观情绪。

“64%的可兰经以非常贬损的方式谈论非穆斯林,很多段落呼召杀掉他们,因为他们是真主的敌人,”她说。

911以来,达尔维什就是以这种方式发声。她慢慢接受基督教信仰,1997年接受耶稣为她的主和救主 ,就是那灾难性一天的几年前。她告诉基督邮报,她总是觉得和基督徒在一起很舒服,当她第一次去教会,眼泪就开始从脸上留下来,直到礼拜结束才止住了眼泪,然后她离开了那里。

基督邮报询问达尔维什,她写《迥然不同》时如何经历主。

她解释说,她奉献全部的心灵来写,写完之后觉得和耶稣更近了。

“我在一天的每一分钟都为在美国感谢神,这让我接触圣经,并认识耶稣,”达尔维什说。 “能够自由地触摸圣经,在公开场合谈论圣经,这是多么大的特权。如果你生活在穆斯林世界,这是被禁止的。”

“我在所有事情中都看到基督教。我在所有事情上都看到圣经的价值观。”

达尔维什说,她的公婆曾在加州伯克利,他们是无神论的自由主义者,用她的话说,“痛恨美国价值观,并希望改变一切”,但他们在家里的生活方式,她发现却“完全符合圣经的”。

“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达尔维什告诉基督邮报。 “他们认为这是因为他们很聪明,但实际上他们应该亲吻圣经,亲吻让他们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土地上,让他们按照这些价值观生活。因为在世界其他地方,价值观是如此迥然不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