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之四福音派认为医生协助自杀可接受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6年12月9日|02:37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福音派民意测验公司生命之路研究(LifeWay Research)的一项新调查发现,超过四成的福音派认为,应该允许医生协助绝症病人结束生命。

安乐死

这项调查于9月27日至10月1日间在线抽查全美范围内的1000位受访者,有正负3.1个百分点的误差幅度,发现69%的美国人某种程度同意或强烈同意“应该允许医生协助绝症病人结束生命”。

“如果他们面临缓慢、痛苦的死亡过程,美国人想要其他选择,”生命之路研究的执行董事斯科特·麦康奈尔(Scott McConnell)在一份声明中说。 “许多人认为请求协助死亡是一种道德选择。他们不相信忍受痛苦直到自然死亡是唯一的出路。”

42%的福音派对这种说法表示一定程度的同意,而70%的天主教徒和53%的新教徒一致认为,应该允许医生协助病人结束生命。

Like us on Facebook

总体而言,60%的受访基督徒同意这个说法。相比之下,受访的非宗教人士中有88%,拥有其他信仰的人中有77%赞同这个说法。

调查还询问受访者是否同意“绝症病人请求医疗辅助结束自己的生命”在“道德上可接受”。

生命之路

虽然67%的受访者有些或强烈同意这个声明,但38%的福音派也某种程度上同意医生协助自杀“在道德上可以接受”。

59%的受访基督徒表示同意,70%的天主教徒和53%的新教徒在一定程度上同意。

52%每月一次或多次参加宗教服务的受访者同意该声明,而参加宗教服务每月不足一次的人中有78%认为这在道德上可接受。

然而,许多研究公司对福音派的研究可能存在偏差,因为受访者自我定义是否是福音派,但生命之路列出非常复杂的要求,受访者必须满足这些资格才能被归类为福音派。

福音派残疾人活动家琼妮·厄尔克森(Joni Eareckson Tada)周四告诉基督邮报,生命之路研究的结果显示,福音派“对受苦有普遍的恐惧”。厄尔克森是四肢瘫痪的作家,也是琼妮之友国际残疾人中心(Joni and Friends International Disability Center)的创始人。

“他们对衰老、疼痛和残疾有种基本的恐惧,但良好社会政策的基础不应该是恐惧。关于痛苦和残疾的基本恐惧应该永远不要成为社会政策的基础,”厄尔克森称,“我的意见是,大多数基督徒不明白我们书本上已经有良好的法律,让人们‘有尊严地死去’”。

琼妮·厄尔克森
(图片:COURTESY JONI EARECKSON TADA)

“你不必有延伸治疗。你不必有额外的手术。你不必采取化疗。你不必接受肾透析。你不必延长痛苦,”厄尔克森继续说,“如果有什么我们应该专注的事,那不应该是使人们更容易死亡。让我们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开发更好的镇痛疗法,疼痛管理技术和培训更多医生有效地治疗疼痛。”

她警告说,她认为基督徒变得不太愿意在这样和其他政治问题上成为见证。

“我认为很多基督徒都服输了,觉得文化如此庞大,我们无法改变它,所以,他们只是把这归咎于在报纸、杂志或后院听到的观念和文化信息,”她说。

生命之路研究报告发布时,正值科罗拉多州成为美国第六个医生协助病危患者死亡合法的州。该州的选民在选举日投票,允许精神上有能力行事、生命剩下不到六个月的成年病危患者得到致命处方药,根据个人意愿结束生命。

反对“106号提案”(Proposition 106)的人则认为,适当的保护措施还不到位,担心“106号提案会诱使保险公司放弃绝症病人所需的昂贵的治疗,而医学的进步可能会为病人增加数月或一年的时间”。

10月,据报道在加州协助自杀法律颁布不久后,保险公司拒绝支付该州一名身患绝症母亲的医生所推荐的化疗,这位母亲从公司得知,自杀药物在她的保险计划之内。

生命之路研究报告发布前一周,有报道称荷兰一名医生在7月协助一位41岁的男子死亡,因其存在酗酒问题,批评者说“这令人极其不安,是绝不能引入协助自杀和安乐死的另一个原因”。

厄尔克森告诉基督邮报,协助自杀法可能会迫使法院扩大身患绝症的定义。她说,这将使一位觉得活着没有意义的残疾人要求法官要扩大绝症定义。

“我能看到这一天,像我这样受轻蔑的四肢瘫痪的人,举手投降说‘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并向法院提出挑战,要求法官扩展绝症的可能性定义 ——像我们在比利时和荷兰所看见的,”厄尔克森说。 “我可以看到那样的情形,除非我们为有特殊需要家庭提供所需的支持服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