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最难之处在于成为单身基督徒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在“情“字开头又不直呼其名节日前的每周三,睿智、风趣、幽默的基督邮报撰稿人乔伊·贝丝·史密斯(Joy Beth Smith)将用五篇文章为正单身的人提供新鲜视角,系列内容取材于她即将出版的新书Party of One: Truth, Longing, and the Subtle Art of Singleness(暂译为“一个人的派对:真理、渴望以及单身的精妙艺术“,现在已经可以预订了,图书于2月6日上市,到处有售)。本周题目是:单身最难之处在于成为单身基督徒。

如果神并没有阻挡一个人来让我准备好,那他在等待什么呢?

“单身最难之处在于成为单身基督徒,”我的朋友凯特琳说过,“主流文化给那些没有结婚的人预备了更积极的完整生活模式。而在福音派基督徒社群中,我们一直铭记着类似‘婚姻是神给你最好礼物’或者‘婚姻是你虔诚的回报’之类的信息,要么就是教会只关注已婚家庭。

所有这些都会引发关于神之善与命定的艰难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当你开始在问‘在这一切中神在哪里?’时还会有额外的痛苦和属灵伤痛出现,而且你遇到的则是来自教会文化的沉默,并不总是知道如何用一种有帮助、建设性或带来自由的方式来回应这问题。”

如果神并没有阻挡一个人来让我准备好,那他在等待什么呢?那又怎么看待神不让我获得那件我极其渴求的好事情呢?我如何敬拜并侍奉一位有能力改变我的境况却不这么做,反而给我带来极大孤独和痛苦的神呢?

当我枯身孤坐,没有任何情人节约会计划(事实上,我想我从来就没有在情人节约会过,想到这个就让我更难过),上面这些就是我想到的问题,我没有得到任何回答——除了说神是善的,神控制一切。有些时候,这就足以让我点点头、深呼吸,继续孤身奋斗下去了。但有些时候却并非这样。有些时候,这些回答让我难过得要用枕头砸墙,或者在电话中哭泣,电话另一头的兄弟则想要解读我的啜泣和停顿,如同那是莫尔斯电码一般。

不过归根结底,有两大支柱让我持守住了信仰:神是善的、神控制一切。2016年,我曾被辞退,还是两次,在这两次经历中,人们都用同样的话语来支持我:“还有更好的东西在等着你呢!”以及“神关上了一扇门,就打开了一扇窗。”

尽管现实严酷,但总有人用自己的生命来爱神、崇拜神,他们有些人失业超过一年,或者有些被降职、降薪,被迫去找新工作。还有一些单身女士用一切来侍奉神,尽管渴望有伴侣,但从来没有世间婚姻成为她们的“回报”——神依然是善的。

耶稣从来没有鼓励我们去否认我们是受召背负十字架,这让我很安慰。他从来不告诉我们要无视十字架,或者把十字架想象成羽毛一样轻的东西,也没有要我们把十字架丢给别人。不,他只是说:“背起你的十字架,跟从我。”你不必否认你自己那个十字架的存在,无论那是什么——你只是要背负起来。

我不必否认自己想要婚姻,也不必否认自己的单身是一种痛苦。但我受召是要带着恩典、谦卑、忍耐和喜乐来经受这时间。有些时候我会确信单身是件很棒的事情,让人不想要结婚,但我也要背负起自己的十字架继续下去,日复一日,渐行渐远。当我被这十架重量压倒、磨破膝盖,感觉难以承受的时候,在这十字架下的艰难时刻,耶稣会找到我的。他也会找到你的。

如果你是单身,你在今天受召要单身,那我会与你一起为此而同喜同悲。我们必须接受。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心就不想要更多的东西了。承受这痛苦和烦恼吧。不必否认。不必丢弃。欣然受之。然后,在你可以的时候,仰望。在渴望中寻求神。

要找到在这个情人节去悲哀或欢乐的办法。要给自己找到可靠的人,让他们与你一起进入这空间。抓住一些气球(或者刺破一些),随你意都行。今天觉得不开心也没关系。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