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乃伊DNA研究发现支持挪亚儿子含的圣经记载

ByStoyan Zaimov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6月27日|07:01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研究人员称,最近对埃及木乃伊DNA的研究发现支持第一代埃及王朝起源于挪亚儿子含的圣经说法。

考古
(图片:路透社)
2017年5月13日,埃及文物部长在明亚市新发现的墓地内。

据CNN报道,来自德国图宾根大学(University of Tuebingen)和马普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的研究人员在破译古埃及木乃伊的基因组时收获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他们研究的成果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根据对来自埃及小镇Abusir el-Meleq的木乃伊样本的基因测试,古埃及人的基因与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近东人、安纳托利亚半岛人以及欧洲人最为接近。

研究人员指出:“我们发现古埃及人的基因不同于现代埃及人,更接近近东和欧洲人的样本。相比之下,现代埃及人的基因更接近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

Like us on Facebook

根据《以色列大事件》(Breaking Israel News)的评论,这意味着最新的科学发现支持圣经的描述,如创世记10章5-6节,其中指出:

“这些人的后裔将各国的地土、海岛,分开居住,各随各的方言、宗族立国。含的儿子是古实、麦西(也称埃及)、弗、迦南。”

《以色列大事件》的亚当·埃利亚胡·伯科威茨(Adam Eliyahu Berkowitz)称:“根据圣经,麦西定居在埃及,而古实定居在非洲,他们分别建立了两个不同的国家。这个科学理论意味着非洲人和埃及人有共同的起源。”

研究人员从Abusir el-Meleq地区的151具木乃伊身上提取了166个组织样本,这些木乃伊跨越了1300年的古埃及历史,来自公元前1388年至公元426年间。

透过DNA获取技术,研究人员“成功重组了其中90具木乃伊的线粒体基因组,获得了3个木乃伊的核基因组”。

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教授约翰内斯·克劳斯(Johannes Krause)解释说,研究人员先前对木乃伊的DNA研究持怀疑态度。

“当你触摸骨骼时,你可能在骨骼上留下更多的DNA,”克劳斯说。 “污染是一个大问题。……只在最近5年或6年时间才能实际研究古代人类的DNA,因为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其化学特性来显示DNA是否是古代的。”

他补充说,研究才刚刚开始,预计未来几年将会从古埃及木乃伊中提取出大量的DNA样本。

正如《以色列大事件》所说的那样,新的发现支持考古学家大卫·罗尔(David Rohl)的王朝种族理论(Dynastic Race Theory),罗尔认为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人征服了尼罗河谷并建立了第一代埃及王朝。

罗尔的理论基于圣经中对含的描述,含的后代在大洪水后从美索不达米亚迁居埃及。

1988年,罗尔带领考察队进入埃及哈马马特甘谷地区(Wadi Hammamat)——位于埃及东部沙漠的一条干涸河床——研究了那里的古老墙画,墙画描绘了一艘有多达70名桨手的长船。

据悉,这些墙画支持这位考古学家认为美索不达米亚精英大量进入埃及的理论,他们沿阿拉伯半岛沿岸航行,进入红海并抵达埃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