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在印度不受欢迎

ByEric Metaxas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7年02月1日|04:59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Eric Metaxas

印度为何阻止国外捐款帮助贫困儿童?答案在于:印度教特质(Hindutva)。

1月13日,“怜悯国际”(Compassion International)告诉13万印度儿童的资助者们,除非有不可知的逆转发生,该机构将于三月中旬停止在印度的一切运作。

此声明源于一年前印度当局告诉该机构“印度不再接受南亚次大陆之外的任何资助。”

尽管这则消息使怜悯国际的捐助者们相当失望,但对熟悉印度宗教自由恶化状况的人而言却并非意外。

Like us on Facebook

怜悯国际的声明发布前夕,敞开的门(Open Doors International)公布的全球守望名单(World Watch List)列举出了基督徒遭遇最恶劣的国家。

毫不意外,北朝鲜再度名列第一。排在其后的12个国家或者是穆斯林人口占绝对优势国家,比如尼日利亚,或者就是遭遇伊斯兰极端武装袭击的国家——比如在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Boko Haram)组织——以基督徒为攻击目标。

排名第15,紧挨着沙特阿拉伯的就是印度。为什么呢?印度既不是伊斯兰国家也不存在北朝鲜或者中国那样的专制政权。

大卫·库里(David Curry)是敞开的门的主席,他告诉《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杂志的摩根·李(Morgan Lee)和马克·加里(Mark Galli),印度的局面反映了他称之为“种族民族主义”的兴起,也就是说,印度人由其宗教所定义——也就是说,由印度教定义。如果有个印度人是基督徒,或者说是穆斯林的话,那他就被认为不是完全真正的印度人,因为印度教对成为印度人具有核心意义。

这种意识形态以“印度教特质(Hindutva)”为名,从字面上说,就是“印度性”。这种意识形态否定了西方把印度描绘为甘地、古鲁修士(guru)和非暴力之境的形象。印度教特质与和平、容忍无关。恰恰相反,暗杀甘地的人恰恰就是印度教信徒,暗杀者认定甘地背叛了印度教社群。

印度当前的执政党是印度人民党(BJP),其意识形态就是忠于印度教特质。Vice新闻频道表示,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除了在担任古吉拉特邦(Gujarat)州长期间与2002年时2000名穆斯林被屠杀事件有牵连之外,还被指控“鼓动人数占多数的印度教伤害基督教、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信仰。”

各种禁止改变宗教信仰的法律最能反映执政党致力于建立印度教的霸权地位,我在一年前的突破点(BreakPoint)相关栏目上就有所介绍。在过去几年中,印度已有六个州立法禁止人们从印度教改宗基督教或伊斯兰教。

这是怜悯国际所做决定的政治和文化背景。印度政府也明知来自印度之外的资金不太可能被印度国内的资金捐助所替代。

当局也清楚自己可以利用这些援助来做哪些事情:印度五岁以下儿童中有44%体重不足,72%的新生儿罹患贫血症。

那为什么还要为怜悯国际的运作设置障碍呢?因为以印度教特质为名的民族主义比帮助营养不良的孩子们更重要。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好消息是,与北朝鲜或索马里不同,我们对其还有一些政治影响力。印度想要在“不久的将来”将其与美国的贸易额扩大五倍。基督徒应该让特朗普政府明白,贸易的增加必须与南亚次大陆对宗教自由更大的尊重挂钩。

当然,我们也应该祷告。库里告诉《今日基督教》如果他感觉到“美国的教会至少在为”被迫害的信徒们祷告,那他就觉得“好多了”。

 “至少”,确实如此。

(翻译:尤里)

文章来自BreakPoint。版权归监狱团契事工(Prison Fellowship Ministries)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使用。BreakPoint和监狱团体事工拥有最终解释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