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在受造物关怀与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抉择

ByE. Calvin Beisner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4年10月27日|05:2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开尔文·拜斯纳
(图片:基督邮报)
开尔文·拜斯纳(E. Calvin Beisner)博士是康沃尔受造物管家联盟(The Cornwall Alliance for the Stewardship of Creation)的全国发言人,这是2009年12月3日他在华盛顿市由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主办的活动中发言。

编者按:本文是以观点碰撞(point-counterpoint)方式呈现、以环球变暖与受造物关怀为主题两部分系列文章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请点击此处。

在之前《气候变化,受造物关怀与宇宙胶》一文中,作者保罗·德·弗里斯(Paul de Vries) 提出了基督徒关怀受造物的几个精彩原则:

当神创造地球的时候,地球是好的,而“当人类把神创造的某些领域弄得一团糟之后,我们应该想办法使其恢复。”

人类应该是神的地球的管家,创世记1章28节中的主宰权并不意味着可以滥用,而是“‘改进并保护’自然”。

Like us on Facebook

我们应当爱邻舍如己,这也包括了我们该如何对待地球及其资源。

耶稣基督“居住在他的创造物之中,保持了万物的持存”,我们应该“侍奉我们的创造者,负担起责任,将神的创造物从‘虚空之下’(罗马书8章20节,部分乃是污染导致)以及‘败坏的辖制’(罗马书8章21节,部分乃是因为对自然资源的攫取而导致)的中释放出来”。

这些内容是每个有思想的基督徒该赞同的。

然而,把这些原则落实为具体的行动,还需要另外一些关于世界及世界如何运转的确凿信息来支持。这些原则不会告诉我们是不是应该回收利用这样东西或者那样物质,施行这种或者那种采矿、耕作技术,也不会告诉我们使用这种还是那种能源、交通工具或灯泡。

或者,从弗里斯所提具体一个内容开始说,那些原则不能告诉我们,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结果会不会带来气候变暖、变暖一点点但不危险,还是带来严重的变暖并具有极大危险——或如何应对。

让我们更仔细地考量下全球变暖问题吧。德·弗里斯先生开始是归因于“碳氢燃料技术,据说是人类导致全球变暖的主因”,然后又说“环球变暖正拉响警报——即便过去200年里只是上升了1.5华氏度”。

这里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德·弗里斯只提到了使用碳氢燃料的一个结果,非直接结果:全球变暖。他并没有提到另外两个结果。这两个结果需要在思索全球变暖效果时一同考虑。

第一个是更为明显且直接的结果:我们从碳氢燃料中取得了能源。这是照明、供暖、烹饪、空调、冰箱、工厂、学校、医院以及我们差不多所做一切事情里都需要的电力。即便是简单的供暖、烹饪,因为电力比燃烧木材、动物粪便(许多发展中国家仍在使用)更为清洁,每年拯救了数千万人的生命。当然,还有汽油、柴油为我们运输所有的食物、衣物和我们维持生命、健康所需的其他一切。

第二个结果不那么明显,和全球变暖一样比较间接:增加了植物的生产。数百项研究表明,植物在二氧化碳含量高的空气中生长得更好。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每增加一倍,植物的生长效率就平均增加35%。无论是热带或寒带,无论干旱或湿润,植物都生长得更好了。他们也能更好地抵抗疾病与虫害。

按照这类研究中一项重要的评估所测算:单单因为我们在过去两个世纪中向空气中多排放的二氧化碳,在1960-2012年间,全球多生产的粮食就价值3.2万亿美元,该评估还预测,如果二氧化碳水平如预期般上升,粮食产量还将在此基础上再上升9.8万亿美元。这将让地球上所有生命都能获益,而由于粮食将更多、更便宜,穷人的受益将最大。

德·弗里斯观点的第二个问题是在科学上有可质疑之处,确切说,把200年内全球升温1.5华氏度看作“警报”很可能是错误的。气温在这种程度上的变暖变冷情况在过去快速、反复地出现过多次。相比寒冷气候而言,地球上所有生命都更倾向于生活在更为暖和的气候中。

对全球变暖的警觉主要是源自这样一个观念,即在空气中增加二氧化碳会造成许多变暖问题——如果二氧化碳浓度上升一倍,气温会升温5.4华氏度。联合国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20多年来使用的计算机气候模型的都是建立在这个假设之上。

不过,这个模型在真实世界的观测中是失败的。温度上升幅度超过95个百分点至少有两次发生在1979年至今,不过,没人预测到的事实是,即便当今环球变暖预警第一线气候科学家也都公认:过去18年中就根本没有发生过全球变暖。

这些事实表明,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比那些杞人忧天者预测的要低得多。这让许多气候科学家降低了“气候敏感性”的估值——即二氧化碳浓度增加一倍会让全球大气表面平均温度上升多少的数值。相比于上述模型,基于观测的估算从华氏0.54度、1.8度、2.25度到5.4度不等,最佳估计为华氏3.15度。也没有经验性研究能够支持环球变暖少于3.6华氏度时会带来危害的观点。

德·弗里斯先生也没有去探究,如果通过降低碳氢燃料使用来降低未来的温度,会带来什么后果。

从温度上说,后果确实可以降温,不过代价巨大。举例来说,如果完全执行联邦环境保护署(federal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缩写为EPA)所提案的法规,即要求现有电厂减排30%二氧化碳,这将让全球变暖降低0.04华氏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温度,对人类和其他生命毫无影响。但这代价却是每年500亿美元,让每户家庭每年平均减少1200美元的收入,毁掉60万个工作岗位。EPA说,事实上这项法规对人类健康并无直接好处。

不过,通过提高电费价格和其他能源的价格(从风能、太阳能中获取电力的代价是从碳氢燃料中获取电力成本的数倍)将对全球穷人产生的影响——那简直就是悲剧性的了。

这就是为什么49名科学家(其中21人是气候领域的科学家),22位经济学和政策领域专家、51位神学家、哲学家、牧师和32位事工领袖、13位媒体领导人签署了《保护穷人:反对有害的气候变化政策十大理由》(Protect the Poor: Ten Reasons to Oppose Harmful Climate Change Policies),该宣言9月时由康沃尔受造物管家联盟(The Cornwall Alliance for the Stewardship of Creation)发布,并得到了一份重要的研究报告的支持,报告名为《2014,对真相、审慎并保护穷人的呼吁:更强硬地反对有害的气候政策》(A Call to Truth, Prudence, and Protection of the Poor 2014: The Case against Harmful Climate Policies Gets Stronger),该项目由气候学专家和专业研究气候的环境经济学家主导。请您亲自阅读这份内容——想想在气候变化领域,应当如何爱邻舍如己。

(翻译:尤里)

开尔文·拜斯纳(E. Calvin Beisner)博士是康沃尔受造物管家联盟(The Cornwall Alliance for the Stewardship of Creation)的全国发言人,前神学院、基督教学院教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