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至上,在基督里人人平等

ByCARMEN FOWLER LABERGE | 基督邮报客座专栏作家
2017年08月22日|06:4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在谈论至高无上这话题时候:我想开门见山。基督徒相信至高无上事物的存在。确实,基督徒相信独一无二的至高无上。震惊吗?不过我不是谈论什么紫色至高无上、绿色至高无上、黑色至高无上或者白色至高无上。

对基督徒而言,关于至高无上的讨论始于耶稣、终于耶稣。我们只相信基督至高无上。歌罗西书1章告诉我们: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既然借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

Like us on Facebook

  • 基督徒可以看《天堂小屋》吗?
    (图片:卡门·拉伯德提供)
    卡门·福勒·拉伯德,长老会信徒委员会(Presbyterian Lay Committee)主席,广播节目《重新联合》(The Reconnect)主持人。

只有从这里才能明白我们的立场所在。因为每个人种、国籍和民族的人在与基督的关系中,都站在相同的地位上。

从创造角度而言,我们站在平等的地位上。

我们都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起初神创造天地的时候,创世记1章是这么说的: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亚当夏娃是什么肤色的?我们一无所知。我们知道的就是圣经告诉我们的:他们是有着神的形象,男男女女。所以,虽然我们不是神,不是神祗,我们从根本上、从表现上,都与神相似。

从我们同为受造物这一事实中可知,我们并非天使,也不是野兽,而是人,我们在天赋价值上是平等的,也同样拥有作为神形象承载者的尊严。我们属神形象这特质是平等的,这是神自己所赋予的。要否认与任何人的平等——无论什么理由——都是否认作为创造者的神,否认他所造物的美、真与善。

在十字架前,我们站在平等的地位上。

十字架面前的地乃是平地,这是常常被提及的话题。每个人都平等地作为需要拯救的罪人站在其面前。我们都是罪人——确实,我们都亏欠了神的荣耀。而且,重要的是,我们都被给予了同样的机会,通过圣子、靠着圣灵的大能来恢复与天父的关系。罗马书3章23节讲到了对各方而言都很重要的平等基础:“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这里可没有什么模棱两可的东西。完全如此。我们都需要救赎,我们都需要耶稣。

(我们都平等地站在神的审判宝座前,但那些基督里的人就不是在自己的罪里了,而是在基督里,这是通往圣洁之神面前的唯一道路。)

在天国面前,所有信徒都站在平等的地位上。

那些在基督里得到救赎的人都要在天国中站在平等的地位上。

神以他自己的话语为证,天国将接纳所有部落、民族和国度的人。无论你当前的肤色如何,其中总有一些人与你当前的肤色不同。那些在基督里的人将会和所有肤色的人度过永恒——此时此刻在当今世界的各个国家,为天国的存在作见证。

所以,从根本上说,我们在创造时、在十字架面前,在天国中与其他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我们生活在此世,一个破损的世界里迷茫的人群中。

在我们这个被罪玷污的现实中,人们被种族意识占据、刺激,同时对自己的种族主义、种族主义价值观却视而不见。作为基督徒,我们不能仅仅宣扬所有种族之人都平等的事实,还要将在我们自身人际交往、在神的家,也就是教会中体现出这一理念。礼拜日的早晨依然是每周中种族分裂的时刻,这个一事实太骇人听闻了。为什么呢?如果答案是“文化上的偏好”,那么,我们想要保持自己分裂的文化偏好,将其置于我们理应在世上展示的神国度的文化之上,这本身就是我们自身的可耻之处。

毫不意外,对这问题只有一个答案。耶稣和十字架。在基督里,我们中每一堵带来分裂的墙壁都被削平。在基督里,我们被塑造为新的人。在基督里,我们成为神的儿女,不仅共有一个信仰,一个希望,我们也共有一个神,一个天父,他是一切,一切也都在他里。在基督里,我们被同样的宝血洗净,接受同一个洗礼,拥有同一个圣灵,同样的传承。在基督里,我们成为真正的弟兄姊妹,从今世直到永远。

在美国,我们需要的不是谈论更多让我们不同的东西,而是那些让我们相同的东西。政府或者什么终生监禁并不会修复小詹姆斯·阿雷克斯·菲尔兹(James Alex Fields, Jr.)内心的破损。但也许终有一天,他和迪伦·斯多姆·鲁夫(Dylann Storm Roof)还有其他白人至上主义者会来到耶稣面前,承认自己的罪,离开自己邪恶的道。为救赎我们从十字架上流下的宝血也同样为救赎他们所流,我们准备好接纳他们了吗?

治愈内心的破碎、我们人与人中的分裂,唯一可能的方式就是耶稣真正将我们塑造为一个如同保罗在以弗所书里所说的那种新人。除了耶稣,还有谁能拯救法利赛教门的犹太人保罗、希腊奴隶主腓利门,逃亡奴隶阿尼西母他们所有人,还让他们成为基督里真正的弟兄呢?我是做不到的。你也做不到。政府也做不到。公司里的敏感话题训练也做不到。只有耶稣能做到。

耶稣怎么做?同时拥有一颗被改变的内心,公义的心思和被救赎的人生——直到全世界都知道耶稣基督,只有他才是唯一至高无上者。

天国的民啊——无论他们从哪里来,去哪里,为什么在这里——以不同的方式观看、参与、生活在这个世界中。这意味着神今天就能够使用你,让你成为调解的使者,哪怕在最困难的文化交流中,也能为属神国度的真实存在作见证。

(翻译:尤里)

卡门·福勒·拉伯格(Carmen Fowler LaBerge)是长老会信徒委员会(Presbyterian Lay Committee)主席,主持电台节目《The Reconnect with Carmen LaBerg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