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难民遭穆斯林欺凌 申请庇护受阻

BySamuel Smith | 基督邮报记者
2017年07月18日|01:50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基督徒难民遭穆斯林欺凌 申请庇护受阻
(图片:路透社/ YANNIS BEHRAKIS)
2015年11月19日,人满为患的救生艇停靠在莱斯博斯岛岩滩后,一名叙利亚难民和儿子拥抱在一起。

一家基督教慈善机构向希腊政府施压,希望修改拦阻无家可归的基督徒难民向联合国申请庇护的政策,这些难民在希腊莱斯博斯岛的摩瑞亚难民营中受尽迫害、欺凌和威胁,只好逃出来。

伦敦的巴基斯坦基督徒协会(The British Pakistani Christian Association,简称BPCA)最近代表巴基斯坦难民致信联合国和希腊政府,这些难民从联合国的摩瑞亚难民营和莱斯博斯岛逃出来,因为他们在难民营的穆斯林手中受压太重。

BPCA主席威尔逊·乔杜里(Wilson Chowdhry)周一告诉基督邮报说,他获知希腊政府落实“地域限制”政策,这可以有效地拦阻那些从希腊岛难民营中逃离迫害的人向联合国难民机构联合国难民署(UNHCR)申请庇护,如果申请了庇护他们就不必回到受迫害的难民营。

乔杜里解释说,这一政策唯一例外的是,如果寻求庇护的人有严重的健康问题,这就符合了一项宽减因素,允许他或她的庇护申请在希腊大陆接受评估。乔杜里说,这项政策是为了更容易地跟踪寻求庇护的难民。

Like us on Facebook

乔杜里呼吁希腊驻英国大使迪米特里斯·卡拉米佐斯给予帮助,寻求改变这一政策。

“我想让你注意几份英国巴基斯坦基督徒协会的迫害报告,这是与穆斯林占绝大多数的……摩瑞亚难民营中对基督徒的迫害有关,”乔杜里上周五发送给卡拉米佐斯的电邮中写道。“基督徒被穆斯林邻舍阻止举行教会礼拜、敬拜和祷告。此外,报告还显示帐篷被烧毁,暴力、欺凌、骚扰和严重威胁勾勒出了被困于难民营的基督徒生活惨淡。”

乔杜里在电邮中继续写道:“绝大多数基督徒难民逃跑了,但被希腊当局拒绝接受庇护,他们只把严重的健康问题当做宽减因素,而不考虑基督徒所受的迫害。我们寻求你的帮助,来改变目前的希腊政策,将摩瑞亚难民营基督徒再次受迫害的风险作为庇护评估的宽减因素。”

卡拉米佐斯还没有对乔杜里的电邮做出回复。

申请庇护的巴基斯坦基督徒难民之一哈龙·马克布勒(Haroon Maqbool)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来自巴基斯坦的拉瓦尔品第。

2015年,马克布勒逃离了巴基斯坦,此前他遭到囚禁和折磨。据美国敞开的门介绍,巴基斯坦在全世界基督徒受迫害最严重的国家排行榜上名列第四位。

2016年8月,马克布勒和其他寻求庇护的难民乘船抵达莱斯博斯岛,他们一群人被带到摩瑞亚难民营注册,申请庇护。

据BPCA介绍:“穆斯林将基督徒赶到队伍后面,并告诉他们不许进入营地,否则就杀了他们。”

BPCA报告称,马克布勒和这群人中的其他基督徒男子“意识到他们不会在难民营生存太久”,尽管他们在营中提交了指纹,但他们还没有完成庇护申请,就逃离了这个营地。

“哈龙立即被欺凌,所有的基督徒都离开了营地……然后乘船逃跑,不想每天被骚扰和欺负,”乔杜里在电话采访中告诉基督邮报。

尽管马克布勒已经逃离难民营九个月了,但这一政策仍令他无法在希腊大陆完成联合国庇护申请,他现在成为非法移民,面临着逾期逗留就会被捕的风险。

乔杜里说:“在哈龙的案例中,你可以了解这一体制根本不起作用。”

BPCA资助七名巴基斯坦基督徒寻求庇护,他们在希腊大陆无家可归,被另一家慈善机构发现。该机构接受在线捐款,为那些像马克布勒一样在希腊无家可归的基督徒难民提供急需的援助。

“由于迫害和欺凌,这些受害者逃离摩瑞亚难民营,没有获得认可的身份。难民营的警力严重不足,基督徒被告知不允许举行礼拜或向神祷告,”乔杜里告诉基督邮报。“此外,威胁、恐吓和欺凌迫使那些基督徒改信,但他们逃离家园就是为了不受这种迫害。”

他补充说:“到目前为止,许多人仍然没有申请庇护,因为他们拒绝回到最初抵达希腊时的莱斯博斯岛摩瑞亚难民营。”

乔杜里说,基督徒不仅仅在摩瑞亚难民营受迫害,希腊大陆上许多逃离难民营的基督徒也是如此。今年早些时候,他访问希腊大陆的难民营时注意到,难民营中很少有警察。

除了迫害之外,难民还在营中面临严峻和缺乏的生活,令他们陷入悲惨之中。

乔杜里说:“许多宁可选择无家可归,也不要回到难民营。那些营地非常可怕。”

乔杜里获知,UNHCR正在编制一份名单,上面有像马克布勒这样的案例,即那些寻求庇护的人非常害怕回到难民营,因此无法完成庇护申请。

乔杜里说:“我们希望这份报告有助于重新定义现存的宽减因素,为受到宗教迫害从营中逃出来的难民申请庇护。同时,我们致信给希腊驻英国大使,代表哈龙·马克布勒等巴基斯坦基督徒请求他进行干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