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难民——剧增的全球危机

ByDR. DAVID CURRY | 基督邮报客座撰稿人
2014年06月17日|01:28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世界各地的基督教机构和教会长期以来支持、关怀战争和饥荒难民,然而今日越来越多的基督徒自身沦为难民,该怎么办?!

  • 大卫·柯里(David Curry)
    (图: Open Doors USA)
    大卫·柯里(David Curry)是迫害监察组织“打开大门-美国”的新任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根据叙利亚内战、伊拉克冲突与尼日利亚北部伊斯兰教博科圣地恐怖组织袭击等未透露的数据显示,大量基督徒被流放驱逐,沦为难民。他们需要食物、药品和庇护所。基督徒不得不被迫艰难跋涉到邻国寻求安全,最终在条件恶劣的难民营栖身,父母失业、孩童失学,许多人因暴力和无家可归饱受创伤与流离之苦。

叙利亚、伊拉克、尼日利亚、中非共和国等国家正在蔓延肆虐的暴力恐怖阴霾之下,许多人面临着仅仅因信基督而沦为遭受不公正对待的目标群体。他们遭绑架、强奸、虐待、甚至杀害,他们的教会遭到毁坏。仅这周内,继圣战恐怖组织控制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大部分区域后,成百上千的基督徒家庭从伊拉克摩苏尔市纷纷逃亡。大部分难民正逃往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斯坦。

我们难以想象,每60秒,叙利亚就有一个家庭因三年以来的内战被迫搬迁流离。联合国官方预测,将近1/3叙利亚人在国内外流离失所。

Like us on Facebook

叙利亚内战使整个国家满目疮痍。但在受难人民中,基督徒占据受难民众的比例却高达10%。

叙利亚城镇马罗拉(Maaloula)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基督徒团体的集聚地之一,而今却成了圣战反政府分子和政府武装力量持续对抗的核心对象。大部分基督徒去年逃离该镇,该镇人口由6000人下降到2000人。

长期以来,马罗拉这样的基督徒集聚地水电供应被截断,农民因极端武装分子的影响而无法从事农业生产。马罗拉已沦为躯壳,许多民众纷纷逃亡。不仅仅是马罗拉;许多其他基督徒人口密集的城镇也成为空城、鬼城。

马罗拉这座古老的基督徒城市沦为基地武装组织和叙利亚政府交战的中心。拉卡的一名叙利亚基督徒难民讲述了她的心酸史:

“我和丈夫住在霍姆斯,生了两个女儿,我正待产第三个宝宝。极端恐怖分子闯入城市。有一天我丈夫外出找工作,那天夜里他没有回家。之后我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四天后,迫击炮弹在我家屋顶轰炸,我们不得不逃。最后逃到大马士革,临时寄居在外婆认识的一户人家。沿途我们一路在公园和街道上乞讨钱和食物。我的第三个女儿在这期间诞生。我希望我的丈夫还活着。我每天都在等待他回来。”

基督徒城Maaloula
(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古老的基督徒城Maaloula成了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争夺的中心。

在尼日利亚,因博科圣地组织的持续恐怖袭击,基督徒也正沦为难民。该恐怖组织宣布其目标是灭绝所有基督徒,在尼日利亚设立伊斯兰教教法。受到袭击的村庄中,基督徒被迫流浪,辍学。

全球充斥着骇人听闻的噩耗:尼日利亚东北部250名在校女生被恐怖暴徒分子绑架;据称她们将被卖为性奴隶或者迫使嫁给穆斯林。媒体纷纷报道,本月在尼日利亚东北部的一座村庄内,20到40名年轻妈妈遭到绑架,几百人被屠杀。对比这些基督徒所遭受的种种袭击和创伤,将近五百万尼日利亚人去年在国内大范围流浪是不是个奇迹?有报道称,博科圣地恐怖袭击、压制性的叛乱镇压行动、持续的社会团体之间的暴力冲突是叙利亚国内流离之乱日益剧烈的主要原因。

所有的这些恐怖袭击与对基督徒的施压,以及因此引发大范围基督徒难民危机,都在呼吁我们重新思考:基督教会和西方世界的基督徒该如何回应这些难民危机。我们不能冷眼旁观,或等着政府和全球救助机构来救助这些同胞难民。

相反,我们需要有策略地从个体角度表达爱和仁慈。教会,当今世界耶稣基督的身体和殿,必须认真思考如何救援、支持和拯救这些日益增加的无家可归、家人分散、流离失所的人们。

  • 为叙利亚祈祷
    (图片:路透社/Hasan Shaaban)
    2013年9月7日,叙利亚哈里沙的女孩高举黎巴嫩和叙利亚马龙教派标语,为叙利亚和平祈祷。标语写着:“为叙利亚祷告”(左)和“叙利亚,爱与和平”(右)。

打开大门(以支持世界各地因信仰而受迫害的基督徒为宗旨的国际组织)与其他基督徒机构正在帮助信徒和其他难民危机中的幸存者,携手与教会和基督徒弟兄姐妹们吹响关怀、救助、与属灵复兴的哨声。最近打开大门机构的工作成员向遭绑架的切布克女学生家庭发出了大量慰问信件。

打开大门也听到报道和传闻,在叙利亚基督徒的一些团体中,他们与穆斯林难民分享救援包。因此,有穆斯林人来参加教会礼拜,聆听神的道。

联合国难民署高级委员会将6月20日定为世界难民日。我鼓励你在这天与我一起祷告:

1,为了全球4370万受影响的难民,祷告结束武装冲突;
2,为了冒着生命危险将救助和鼓励带给成千上万个流离家庭的打开大门工作人员祷告;
3,为了那些被武装势力围困的基督徒能够坚定持守信仰、向他人传福音祷告,即便他们可能正遭受迫害和屠杀。
最后,我以加拉太书6章9节结尾,“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

(翻译:黄文英)

大卫·柯里(David Curry)博士是”打开大门“(Open Doors USA)组织的主席/CEO。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