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学者毕德生:安息日不是消磨时光

《信息版圣经》翻译者在Q对话中与加布·里昂谈安息日

ByClara Morris | 基督邮报撰稿人
2012年02月29日|03:14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 尤金.H.毕德生
    (图:Q节目)
    作家、学者兼牧师尤金.H.毕德生(左)在2012年“Q Session NYC”讨论中出现,与加布·里昂(Gabe Lyons)一起,2012年2月28日。

作家、学者兼牧师尤金.H.毕德生(Eugene H. Peterson),以翻译《信息版圣经》闻名,主张基督徒必须把安息日作为他们生命中一个极具意义的部分,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改变的机会。周二,毕德生在与“Q Ideas”(问的想法)节目创始人加布·里昂(Gabe Lyons)的讨论中发表了此评论。

当今社会,关于安息日的想法常常变得混乱,并在永不停歇的活动中迷失,但毕德生坚持说,安息日可以而且必须被纪念。

毕德生分享到基督徒可以如何纪念安息日(《圣经》中表现为休息的一天)时,坦率地说人们只需要“出现,并闭嘴”。这位圣经学者更近一步解释说,为纪念安息日,一个人不应该害怕沉默或者厌烦,因为这段时间的不活动是让你有时间去注意到神的活动。

太忙以至于不能纪念安息日的观念是由于社会与时间相关的方式,毕德生说。他评论说,“我们消磨时间,我们耗尽时间”,但是信徒必须学会体验时间。毕德生引用了古希腊人对时间的2种概念“chronos”和“kairos”。Chronos指的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时钟时间,是人们充满、消磨和耗尽的时间。但是kairos是时间中一个机会的开始,是一个某些改变人们的事情发生的时间。并且基督徒必须在kairos里纪念安息日。

“Kairos时间是拯救、宽恕和敬拜的时间”,要体验kairos,基督徒必须“破碎消磨时间的习惯”,毕德生解释说。

如果基督徒在安息日摆脱了消磨时间习惯的束缚,那么他们应该发现自己只剩下2项活动可以做:玩和祷告。

Like us on Facebook

如同毕德生解释的,玩不一定是投篮或者坐下来玩一下午的“吃豆人”(Pac Man)电子游戏。玩是做一些我们没有义务去做的愉快的事情。举个例子,毕德生透露他个人会选择去登山,他的有些朋友会看很多电影或者去运动。这些事情不需要用工作的方式来完成,是从工作中休息一下。毕德生说通过这种方式,基督徒纪念了工作的尊严。

但是,祷告在对安息日真正的纪念中同样重要。“享受”创造是不够的,毕德生说,一个人需要沉思创造,与创造互动。安息日的祷告提供机会让我们不动,与此同时意识到神在行动,凝视神正在如何工作,尽管他的工作不总是可见。

“玩和祷告是没有意义的,如果它们成为了一种义务,”毕德生强调。

2月28-29日,为期2天的"Q Sessions NYC"(纽约市问题对话)活动在“Q Ideas”节目中举行,毕德生和里昂的这一讨论是第一场。该活动向寻求陶冶内面生命的99位文化领袖开放,目的是提供毕德生的一些深刻见解。毕德生说他用79年生命的大部分时间把神学活了出来,而不只是想想而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