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邮报2016年十大新闻(下)

ByMichael Gryboski | 基督邮报记者
2016年12月21日|01:06 P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5,堕胎合法运动在政治和宗教上都不得人心。

  • 反堕胎
    (图片:基督邮报)
    2012年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第39届反堕胎游行。

今年提倡堕胎合法化运动遭遇重创。尽管6月下旬最高法院推翻德克萨斯州HB 2法案的部分条款,但该州的晚期堕胎禁令未受到挑战。

5月,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大会会议上,联合卫理公会(Th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下面简称UMC)投票终止与生育选择宗教联盟(Religious Coalition for Reproductive Choice,下面简称RCRC)的关系。

“RCRC进行片面的政治游说,反对任何对堕胎的限制和不赞成,”该提案写到,并以425票赞成268票反对通过。

Like us on Facebook

“RCRC的宣传往往直接违背我们有关堕胎的社会原则,却仍然使用我们教会的名字。许多联合卫理公会领袖在多次年度会议上都敦促教会撇清与RCRC的关系。”在数届年度会议上,联合卫理公会领袖都敦促教会终止与RCRC的一切关联。

11月,美国选民在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与共和党人唐纳德·特朗普之间做出选择,两人的党纲就堕胎问题持截然相反的立场。

共和党纲领包括反对联邦资助计划生育,支持收养服务和其他替代人工流产的选择,并且在国会通过晚期堕胎禁令。

相比之下,民主党呼吁结束海德修正案,该法案禁止联邦基金用于流产,除非极少数特别情况,以及赫尔姆斯修正案,该法案禁止政府对外援助用于堕胎,如与计划生育或鼓励或强迫人工流产相关的做法。

两位候选人承诺任命的最高法院法官也反映出他们对堕胎的看法。特朗普在11月获胜,拥护生命权者倡导者最终有可能看到一名反对堕胎的法官主导最高法院。

4. 全球基督徒迫害加剧。

  • 伊拉克牧师称美国忙于在火星上发现水 无暇顾及中东基督徒
    (图片:路透社/Ahmed Malik)
    2014年7月20日,一名女孩手持标语牌,上面写着:“我是伊拉克人,我是基督徒。”

全球基督徒受迫害情况在2016年持续恶化,中东的伊斯兰国继续迫害历史悠久的基督徒社区,朝鲜继续打压教会和囚禁信徒。

60岁的加拿大牧师林铉洙(Hyeon Soo Lim)去年在朝鲜被囚,1月在CNN的采访中透露被判终生劳教。

“林铉洙在劳动改造,他似乎是唯一的囚犯,他没有看见其他囚犯。林铉洙一天工作8个小时,一周六天,轮流休息,在监狱的果树林种苹果树。”1月CNN报道称。

中东地区,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继续攻击基督徒和其他宗教少数群体。

7月,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反恐怖主义法律,禁止在教会外传道。

牧师和浸信会传教士唐纳德(Donald Ossewaarde)在新法之下被定罪,他是莫斯科以南224里外的居民,已经提出上诉。

国际各地对基督徒的攻击似乎远未停止。今年12月,一起自杀式炸弹袭击在开罗教会爆炸,造成24人死亡,49人受伤。

上周,基督邮报报道苏丹两位牧师牧师哈桑·阿布杜拉希姆(Hassan Abduraheem)和夏马尔(Kuwa Shamal)因为信仰面临死刑。两位牧师在这个伊斯兰教为主的国家被逮捕,多次转移,政府官员指控他们犯有威胁国家安全罪。

3.安贫小姊妹会(Little Sisters of the Poor)赢得奥巴马政府。

数年来,奥巴马政府因为美国卫生与公共事业部(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Department,下面称HSS)的“避孕保险条款”备受争议。

  • 安贫小姐妹会
    (图片:Becket Fund for Religious Liberty)
    安贫小姐妹会的修女在照顾一位老人。

许多宗教机构和学校就这项条款向联邦政府起诉,称条款违背他们的宗教信仰,强迫他们为避孕和堕胎药物支付费用。

2016年安贫小姊妹会赢得诉讼,获得该指令的赦免权。

5月,最高法院的8名成员否决了地方法院反对安贫小姊妹会在两方寻求达成妥协的裁决。

“经过口头辩论,法院要求各方提供补充说明,解决避孕保险是否可以在没有得到请愿人签字的情况下,通过请愿人的保险公司提供给请愿人的员工。”

“请愿人和政府现在确认这样的选择可行。请愿人已经澄清她们的宗教实践不受侵犯在于能签署一份不包括某些或一切避孕形式的合同,即使她们的员工从同一保险公司得到避孕保险。”

代表该机构起诉HHS的法律团体贝克特宗教自由基金(Becket Fund for Religious Liberty)5月称,这一裁决是“安贫小姊妹会的重要胜利”。

2.变性人问题。

2016年美国关于变性人权利及其对宗教自由和隐私权利影响的辩论愈演愈烈。

佛蒙特大学认可“中性”为“第三性”学生的选择(图片:路透社/LUCY NICHOLSON)2014年9月30日,加州欧文的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中出现一间中性洗手间。

5月,奥巴马指示美国所有公立学校学区准许跨性别学生选择使用符合他们的性别认同的洗手间、浴室和更衣室。

这项指令解读“IX of the 1964 Civil Rights Act”中的要求包括变性人,批评者称这与法律最初的原意不同。

数州就这项指令向联邦法院起诉,称这项指令非法篡夺国家决定教育政策的权威。

8月,德克萨斯州北区的奥康纳(Judge Reed O’Connor)裁决否决奥巴马政府的指令,支持德克萨斯州提出的诉讼。

在私营企业中,零售巨头塔格特(Target)4月宣布,将允许身份认同为女性的男性客户使用女性更衣室和洗手间。

塔格特因该政策受到强烈反对,超过140万人签署美国家庭协会(American Family Association)的请愿,呼吁抵制这家零售巨头,直到其改变决定。

8月,为应对抵制带来的严重财务损失,塔格特公司的管理层表示,将在全国300家商店中花费2000万美元安装单人带锁洗手间。

然而,塔格特提出的解决方案,仍未解决他们允许男性进入女性和女孩更衣室和洗手间的政策。因此,抵制仍在继续。

今年,北卡罗来纳州议员通过的HB2法案也引发争议,这一法律禁止城市和地方政府颁布法令强迫企业主允许生理上为男性的人使用女性洗手间,反之亦然。

这个应对夏洛特市支持变性人权利法令的立法,造成几家大公司抵制该州。目前这项措施正面临法院的挑战。

北卡罗来纳州的法案有效地打击了夏洛特自由立法者通过的不歧视条例,不歧视条例迫使私人企业、机构和城市内的其他公共住宿场所向所有的变性人开放洗手间。

虽然该法案确实影响州政府管理的洗手间,但企业和其他私人机构仍然可以自由地创建自己的洗手间政策。

1.特朗普与福音派

赢得总统大选的路上,唐纳德·特朗普揭露了美国福音派之间的分歧和多样性。

唐纳德·特朗普(图片:推特/JERRY FALWELL JR)纽约,图为自由大学校长杰里·福尔韦尔(Jerry Falwell)和妻子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和福音派是基督邮报2016年报道最多的话题,显而易见使之成为我们今年的头号新闻话题。

在角逐共和党提名期间,特朗普的候选资格揭露出去教会的福音派信徒和不去教会的福音派信徒之间的分裂,或白人福音派信徒和非白人福音派信徒之间的分裂。

竞选提名期间,大部分正统福音派领袖和教会支持参议员特德·克鲁兹或参议员马可·鲁比奥,而特朗普在成功福音的领袖中和那些自称为福音派或“重生基督徒”但不太去教会的人中获得支持。特朗普的一些五旬节派和灵恩派的支持者甚至预言特朗普将成为总统。

特朗普也获得两位著名福音派领袖支持,第一位是达拉斯第一浸信教会(First Baptist Church)牧师罗伯特·杰夫里斯(Robert Jeffress),其次是自由大学校长杰里·福尔韦尔(Jerry Falwell Jr),但大多数人(不包括成功福音派)建议不要支持特朗普。

2月29日,基督邮报编辑团队发表社论警告说:“唐纳德·特朗普是个骗局, 福音派选民不要上当。”

“基督邮报以前从未对总统候选人表明立场。然而,因为特朗普极其恶劣,声称代表福音派的利益,并承诺为其发声,我们不得不例外地对此表明立场。”

但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情况发生改变。面对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大多数福音派投票支持特朗普。

虽然一些福音派开始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其他福音派属于“绝不投特朗普”(#nevertrump)阵营,在整个竞选期间反对他,还有的人是希拉里的支持者,特朗普当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大多数福音派陷入不情愿支持特朗普范畴。

特朗普与福音派的关系不可预知地在种族主义问题上出现重叠。白人福音教信徒更可能支持特朗普,非白人福音派似乎更反对特朗普。“绝不投特朗普”阵营的福音派最大的担忧就是特朗普利用种族主义和反移民情绪调动选民。与此同时,一些特朗普最稳固的福音派支持者是黑人牧师。特朗普今年继续与这些牧师见面,其中一些在他的大会上发言。

6月16-19日期间,CNN的民意调查发现共和党人中自认为福音派的白人信徒中有一半希望共和党挑选别人,一半支持特朗普作为提名人。

选举前一个月,巴纳集团在调查中采用福音派更狭义的定义,发现十分之四福音派在当时拒绝投票支持特朗普或克林顿。其中,八分之一决定投票给第三方政党或独立候选人,十分之三的人未决定在选举日投给谁。

为努力巩固已有的福音派的支持,前总统候选人本·卡森组织特朗普和900余名福音派领袖在6月21日进行非公开会议。

一些福音派领袖告诫与会者,帕特里克亨利学院校长兼在家教育法律辩护协会(Home School Legal Defense Association)会长迈克尔·法里斯(Michael Farris),在写给基督邮报的社论中称会议“标志着基督教右派的结束。”

会议上,特朗普承诺,作为总统他将努力结束的1954年约翰逊修正案,该修正案禁止教会赞成某位政治候选人,并重申承诺任命拥护生命权的法官。

会议结束后,有反应表明特朗普“触动了”出席的福音派,但问题仍在继续。根据他对关于基督教婚礼供应商是否应当服务于同性婚礼的回答,有些人怀疑他致力于宗教自由的诚意。

不过,特朗普正确识别宗教自由是福音派的主要关注,经常谈到它。

特朗普在政治演说中继续深入福音派,包括7月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演讲。8月在佛罗里达州会见奥兰多牧师的活动上,特朗普声称如果当选,牧师将有“更大的权力”和更高的教会出席人数。特朗普还任命福音派人士,印第安纳州州长迈克·彭斯作为竞选搭档,这有助于安抚福音派。

有关特朗普个人的信仰问题在2016年继续引起关注。特朗普说他是一名基督教长老会信徒,但也表示从来没有祈求过上帝的宽恕,而这乃是成为基督徒的基本。此外,他声称最喜欢读的书是圣经,没有人谁比他更爱读圣经。

1月,在自由大学的演讲中,特朗普引述哥林多后书3章17,但他说“哥林多书二”(two Corinthians)而不是“哥林多后书”(second Corinthians)。后来,他批评家庭研究理事会主席托尼·帕金斯(Tony Perkins)写给他的是“2 Corinthians”(哥林多后书)。

特朗普的失态“显示他并不熟悉圣经”,帕金斯告诉CNN。

今年6月,詹姆斯·多布森说,他早就听说牧师保宝娜·韦特(Paula White)带领特朗普接受基督,后者说特朗普是“一名婴儿基督徒,不知道信徒如何思考......”

“我有信心告诉你,我听见特朗普先生口中承认对耶稣基督的信仰,并在祷告中请求赦免他的罪,我绝对相信像我们任何人一样,他是一位成长着的基督徒。我从许多私人的谈话中知道这一点,”佛罗里达州阿波普卡新命运基督徒中心(New Destiny Christian Center)的牧师宝娜·韦特(Paula White)在先前的访谈中告诉基督邮报。

大选前一个月,数种迹象表明不愿意投票给特朗普福音派已决定支持他。盖洛普每日跟踪的民调显示,宗教分歧(高度宗教人士比非宗教人士更不可能支持特朗普)已经证明无效。10月下旬PRRI调查发现,自2011年以来称在个人生活中犯下不道德行为的民选官员也可以表现道德,并履行公务的白人福音教派人数急剧增加,从30%到72%。在最后的辩论中,希拉里展示了她支持堕胎极端主义。

选举日,福音派在特朗普赢得选举中发挥了作用,但并不是像多新闻媒体所宣称的。

出口民调显示,81%福音派投票给特朗普。但是这些都是自认是福音派信徒的白人。在一份深入调查中,巴纳发现特朗普在福音派选民中的支持比2012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还要低。特朗普比罗姆尼赢得更多支持的地方是在“名义福音派信徒”中间。所以,特朗普赢得选举是在于把握住虔诚的福音派信徒的支持,以及提高了自称为福音派但不持有福音派信念之人的支持。

赢得大选后,特朗普与福音派不平稳的关系仍然继续。在曾暗示推翻最高法院关于同性恋婚姻裁决的问题上,特朗普退却了。虽然重申承诺只任命支持拥护生命权的法官,但特朗普暗示不愿意在推动支持生命议程上走得更远。

特朗普选择的内阁成员也消除了一些保守的福音派的担忧,一些任命也引起惊愕。他们喜欢特朗普选择的内阁成员教育部长贝特西·德沃斯(Betsy DeVos),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本·卡森(Ben Carson),能源部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卫生部长汤姆·普莱斯(Tom Price),司法部长杰夫·赛辛斯(Jeff Sessions),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但对最重要的内阁职位国务卿的人选感到担忧,特朗普提名埃克森美孚公司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为国务卿,雷克斯曾带领童子军接纳同性恋人士成为领队和雇员,并带领公司捐赠给计划生育组织。

Advertisement